第十一章 主动出击

出租车在证券公司门口缓缓停下。

宋言背着背包,从车上走了出来。

交了两万块的医药费后,宋言的手中还有二万五千块钱,此时都在背包中。

掂了掂书包,宋言径直走入证券公司。

此时正直上午,证券公司大厅空荡荡的,零零星星的几个人正趴在前台,盯着电脑上股市的变化,神色紧张。

“给我开户。”宋言将两万五千块钱全部放在台上,对着电脑前的工作人员说道。

看到面前的钱,工作人员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宋言。

等工作人员弄好以后,宋言继续说道:“我要元森,长宏和百钢三支股票,全部买入。”

“什....什么?”就连有着丰富经验的工作人员,此刻都是愣住了。

两万五千块钱,这在九七年可不是什么小钱。

而眼前这个人,竟然要全部用来炒股,还是三支一路下跌,丝毫不见起色的烂股?

“怎么,不能买?”宋言皱着眉问道。

“能....当然能!”工作人员连忙回答。

只不过,出于好心,他在马上买进的前一刻,还是出声问道:“先生,你确定你没有买错吗?”

宋言点了点头,神色淡然。

他当然没有买错,至于别人能不能理解,与他无关。

工作人员闭嘴不语,心底却是在吐槽宋言。

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的炒股挣钱,想必是拿着全家的积蓄来拼一把了,自己好心提醒,他还不领情。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万五千元就全部用光了。

弄完一切后,宋言便离开了证券公司,只待几天后的成果了。

去了趟医院,母亲张玉梅还在沉睡当中,弟弟宋诺还守在床边,父亲宋志豪昨晚在床边看护,等到白天弟弟替班后便睡下了。

交代了弟弟相关的事宜后,宋言就匆匆离开了。

今天他还有事情要做,不能浪费太多时间。

老城区与新城区临近的地带有一家罐头厂,前些年由于经营不当,产值连年下降,最终在今年年初被科技园区收购,并进行改造。

而宋言今天的目的地,就是这里。

原来的厂子以及器材已经被清理一空,只剩下空荡荡的车间和厢房。同时,还有一些工人正在施工,似乎在建造什么。

这块地,宋言势在必得。

与科技园区要搭上关系,这块地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来之前,他还曾与田玉泽谈过这件事。

不过,宋言怀疑,张彦哲既然想要与科技园区攀上关系,肯定会抢夺这块地。

科技园区已经将各片区域细划,而这里就属于市钢厂。

宋言此次前来,一是为了勘察厂子的改造情况,二就是看看能不能遇上张彦哲。

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来这里不久后,张彦哲和科技园区的另外两名人员就也到了这里。

此时的张彦哲,丝毫不见从丰宁败走时的狼狈,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不时和身边的两人说些什么,手指不断指向四周,似乎在规划些什么。

宋言眯了眯眼,愈发的觉得这个跳梁小丑有些碍眼。

索性,他也就不再藏着,径直的走了出去。

“宋...宋言!”张彦哲先是一愣,随即惊叫道。

只不过,他看向宋言的眼神闪闪躲躲,似乎有些惧怕什么。

注意到他的表情,宋言更加笃定自己的想法,脸上也多了些不屑的笑容,“张主任,哦不对,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张副厂长?”

张彦哲心一惊,脸上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他走上前,拉近了宋言的距离,压着声音咬牙道:“宋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言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吗?”

张彦哲脸上的肉一颤,宋言的话,仿佛一根钢叉,直直的插进他的心里,叫他一阵气闷。

不过,想到自己的二舅,以及陈秘书,他顿时感觉心中又多了几分底气,不知不觉的挺起了腰,低喝道:“宋言!我不管你为什么来,你不要再想给我捣乱了,这块地我已经谈下来了,你抢不走的!”

闻言,宋言心中一动。

这块地,张彦哲已经谈下来了?

不过,宋言的嘴角还是扬起一丝微笑,他看向张彦哲,笑着说道:“哦,是吗?”

张彦哲一阵抓狂,宋言这幅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他一阵心慌,可另外两位科技园区里的随行人员还在,他也不好当面和宋言撕破脸皮,只得压下怒火,说道:“实话告诉你,副厂长是我二舅,该做的我已经都做了,你来晚了!”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不生气了,甚至眼神中都多了些嘲讽,“宋言,就算你来的早,又能如何?你知道这块地我花了多少钱租下来吗?”

说到这,他伸出四根手指,“四十万,整整四十万!”

宋言挑了挑眉,心里大概有了数。

四十万,就算是张彦哲的二舅是市钢厂的副厂长,也不是个小数目。

估计是为了阻止柳诚晋升而下了血本了,这样想着,宋言看向张彦哲,眼中多了几分怜悯。

这傻子,还真以为他二舅是真心对他好,殊不知,人家只是自己不便亲自动手,才找上他罢了。

不过,事情已经差不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宋言也不打算再陪他玩了。

宋言微微侧身,趴在张彦哲的耳边轻声道:“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张彦哲一愣,连忙凑近了听。

看着张彦哲有些凝重的侧脸,宋言忽然笑道:“实话告诉你,这个厂子,我也想要。”

张彦哲一呆,随即恼羞成怒道:“你耍我?”

宋言哈哈大笑,没有解释,而是转身离开。

接下来,就该主动出击,拿下一切了。

看着宋言离去的身影,张彦哲暗骂一声,压下心底的不安,强撑起笑脸,继续和另外科技园区的人员交谈。

只不过,先前兴奋的心情,此时却怎么也恢复不了了。

......下午两点,宋言来到了市商盟。

吃午饭的时候,宋言将整件事情的经过都捋了一遍,脑海中的思路也愈加清晰。

平成市内,除了市钢厂,国营企业还有三百多家,而近些年来,随着改革进程的加快,大部分的企业都陷入亏空,剩下的一小批企业也只能勉强靠一些微薄的利润而挣扎。

市钢厂虽然近两年由于产业标准的最新出台而日渐衰弱,但毕竟是平成市内最大的工业国企,实力十分雄厚。

作为平成市的支柱产业,市钢厂也是源源不断的向市商盟输送人才,分配到下辖乡镇县任职领导。因此,在市商盟中,市钢厂也一直占据了很大的分量。

如今,市商盟的企业办主任职位空缺,这样一来,一切的一切,似乎就都能说得通了。

宋言笑了笑,这一刻,他看出整件事情的一些脉络了。

从他拿出设计图纸的一刻起,他就被卷入了一场局当中。

不过,恐怕让一些人意外的是,宋言前世在商海沉浮,这样的计策,对于他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而如今,也到了该破局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