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陈年旧怨

企业办副主任的办公室中。

“很抱歉,这个不归我们管。”中年男人一脸为难的看向宋言,言语恳切,“你可以去找财政部问一下。”

宋言点了点头,感谢之后便转身离开。

合上门后,宋言看着墙壁,脑中飞速运转。

现在,之前的推理便得到证实了。

他和这位副主任谈了十多分钟,可对方一直在推诿,见推脱不过便随便找个理由想要蒙混过关,可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以及态度早就出卖了他自己。

“看来,这趟浑水越来越有意思了。”宋言轻笑一声。

没有去财政部门,宋言直接离开了市商盟。

现如今,其他的路都已经行不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厂子拿下,将王涛引到绝路上,使他不得不殊死一搏,最终逼哪位久负盛名的柳厂长现身,来解决这一切。

至于到时候局势会变成什么样,就不归宋言管了。

拿定主意后,宋言便回到了市钢厂。

到乐市钢厂,宋言得知张彦哲已经回来了,并且当众宣布已经将老罐头厂的厂址拿下,众人自然是高兴不已,都是对其称赞不已。

只不过,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心实意,又有多少是拿钱办事,就两说了。

张彦哲此举目的十分简单,通过先声夺人,在厂中先立下自己功臣的形象,再由王涛为其蓄势,最后待场地交接完后,便是柳诚回来,也无力回天。

不过,张彦哲似乎是在忌惮宋言,以至于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急不可耐,反倒是露出了一些马脚,被有心人察觉到。

一时间,市钢厂内的氛围变得诡异起来。

宋言在角落里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张彦哲,也只有这点能耐了。

张彦哲被人群簇拥着,脸都快笑僵了,忽然间,他余光瞥见了宋言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心一惊。

宋言怎么回来了?

他有些不安,罐头厂址一别后,他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就和宋言在丰宁钢铁厂破坏自己计划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过,看着周围的人,张彦哲心里踏实了不少。

自己已经把一切都做完了,就算宋言回来又能如何?

这样想着,他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脑海中已经浮现出自己成为副厂长后狠狠打脸宋言的画面了。

宋言摇了摇头,不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

他要去验证自己的想法,早一点破开这局,毕竟,被人利用的感受可不太好。

张彦哲和众人客套了一会儿后,春光满面的来到了王涛的办公室。

“二舅!”刚一推开门,张彦哲便咧着嘴喊道。

王涛阴沉着脸看着他,一言不发。

张彦哲丝毫没有察觉到王涛压抑的怒火,大大咧咧的合上门后,一屁股坐到了办公桌前。

“二舅,我和你说,我......”

张彦哲满脸兴奋,刚要开口,就被王涛给打断了。

“给我闭嘴!”王涛低喝道。

张彦哲一愣,这在注意到王涛的脸色极差。

“还没等结果出来,就先闹得沸沸扬扬,你这样子能成什么大事!”王涛冷声说道。

张彦哲反应过来后连忙喊冤,“二舅,你不知道,是因为......”

等张彦哲说完以后,王涛的脸色才稍缓。

“那个宋言,是什么时候回的厂?”思量片刻,王涛问道。

“应该...应该是在我之前。”张彦哲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王涛紧紧蹙眉,脑海中出现了另一个人。

“柳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你的安排...”

不过,成功近在咫尺,再加上张彦哲一个劲在旁边劝他放宽心,渐渐地王涛也松懈了下来。

“柳诚到现在还没回来,想必是还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王涛犹豫片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让盯着柳诚的人可以回来了。”

张彦哲想了想,问道:“二舅,是不是不太保险?”

王涛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你以为我不知道?柳诚那小子走之前就吩咐手下将我的人盯得死死的,我能使唤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现在人手已经不够了,要不然.....”说到这里,他瞥了眼张彦哲,冷哼一声。

张彦哲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现在,就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了。”王涛强行压下不安,表情冷漠。

张彦哲以为他只是觊觎厂长的职位,可谁又知道,他本来就是市钢厂的厂长!

六年前,柳诚刚刚来到市钢厂,凭借杰出的技术以及管理,很快就引起了王涛的注意。

当时的王涛,由于长期的管理不善,再加上贪污吃回扣,严重影响了生产,从而导致厂子的产值连年下降。

原本的支柱产业沦落至此,自然是引起了商盟的注意。上级向市钢厂下达文件,责令王涛半个月内进行厂内整改,务必在半年内恢复之前的产值,否则将下派人员接管市钢厂。

这下可吓坏了王涛,他在厂内扶植党羽,作威作福,过的十分舒适,要让他失去这一切,他自然是不愿意。

因此,在下面厂内干部的推荐下,柳诚临危受命,出任市场运营的主任。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柳诚的才能远非他能比拟,仅仅上任四个月,柳诚就凭一己之力扭转了市钢厂的颓势,不仅如此,他还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查出了王涛贪污的行为。

当柳诚找上门,将证据摆在他面前的时候,王涛浑身冰冷。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柳诚并没有将他逼下台,反而是一脸和善的告诉他,只要他将厂长的职位让出来,自己就不会和他闹翻。

斟酌一番后,王涛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屈辱的答应了柳诚的要求。

这一过,就是六年。

六年里,市钢厂在柳诚的带领下节节高升,迅速重返平成市支柱产业的地位,并且产值连年上升。

这些年来,王涛不是没有想过对付柳诚,可一想到他那笑眯眯的眼睛下潜藏着的冰冷和淡漠,他就浑身泛起一股无力。再加上这些年柳诚在钢铁厂内的地位愈发稳固,他也就逐渐淡了心思。

可随着产业新标准的推出,市钢厂再一次陷入困境,同时,企业办主任位置的空缺,让王涛再一次产生了想法。

也许,这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

这段时间,王涛私下里已经做足了准备,他先是买通厂内的会计,伪造出柳诚的贪污的证据,又趁着科技园区来视察的机会,将科技园区中的一位负责人纳入自己的阵营。

这一切,光凭他自己当然是无法完成,他的上面,还有人支持他。

市钢厂和市商盟的领导层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柳诚所属的派系,这两年日渐边缘化,反而是王涛圈子内的人员频频晋升。

先前张彦哲在科技园区见到的那个陈秘书,就是他这个圈子内这两年的新兴人物。

缓缓闭上眼,耳边,张彦哲还在不停地叨叨,但此刻,王涛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脑海中,柳诚那张永远在微笑的脸仿佛就在他的面前,那双困扰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的笑眯眯的眼睛,在这一刻,似乎也不再恐怖了。

柳诚,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活!王涛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不再思索。

另一边,比起这对舅侄,宋言反而十分轻松自在。

在路边的一家餐馆惬意的吃完午饭后,宋言抚了抚肚子,打了个饱嗝。

而他,此时正站在科技园区的门口。

看了眼空中的烈阳,宋言笑了笑,走了进去。

这场算计,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