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绝地反击

办公室内,宋言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一脸的舒适。

刚刚午饭吃多了,现在喝杯茶水,刚好解解腻。

叶天禾坐在电脑前,凝眉不语。

许久,看着好似在自己家的宋言,叶天禾有些无语道:“宋先生,我还在这里呢。”

宋言抬了抬眼皮,然后重新把目光放在茶水上,“我知道,我这不是在等你回复吗,不然我早走了。”

叶天禾苦笑一声,有些拿宋言没办法。

想起宋言刚刚进来时说的话,哪怕已经过了有一会儿,他的心头还是一阵火热。

新能源开采技术!

半个小时这项技术,是科技园区未来几年的主攻方向,哪是在这方面有一点突破,也足以让平成科技园区在全国范围内声名鹊起。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是一脸淡然的告诉自己,他手中有这项技术。

来到办公室已经快一个小时了,除了最开始的对话,叶天泽一直在皱眉沉思,时不时抬起头,一脸纠结的看向宋言。

宋言一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根本不在意叶天禾如何选择。

可叶天禾心里清楚,如果宋言真的毫不在乎,那他根本就不会来找自己。

此时,园区正处在能源开采技术研发的关键时期,正是急缺思路好方法的时候。

叶天禾心里十分疑惑,这个宋言,到底是误打误撞,还是早有预谋,时机把握的如此之好,让自己根本不可能拒绝。

因此,哪怕知道宋言是装出来的不在乎,他也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

“宋先生,你说的老罐头厂,我们已经和市钢厂谈好了,园区内还有其他的厂子,你看看,要不.....”叶天禾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真诚,表情满是歉意。

不过,他注意到,当他说到“市钢厂”这三个字的时候,宋言的表情似乎变化了一下,仿佛是在笑。

尽管不明白宋言因何而笑,叶天禾还是把话说完,言语恳切。

宋言无视他殷切的表情,淡淡的说道:“你和市钢厂已经签合同了?”

虽然是反问,但他的语气十分笃定。

“这...”叶天禾脸色有些为难,没有回答。

不过,他心里十分清楚,双方是在陈秘书面前定下的约定,岂能反悔?

陈秘书,可是政坛这两年正火热的红人。

而且,叶天禾当时敏锐的注意到,陈秘书似乎和市钢厂来的哪位代表之间,有一些关联。

叶天禾此时的心情十分为难。

一方面,是可能帮助园区克服技术障碍,在全国一举成名的技术,另一方面,是得罪市里当红的商盟新星,同时还要和市里的支柱产业市钢厂产生不愉快。

宋言的态度十分坚决,只要老罐头厂,别的都没得商量。

“宋先生,你的技术真的可靠吗?”犹豫再三,叶天禾还是问道。

宋言也不在意他的怀疑,点了点头,一脸淡然。

盯着宋言的脸看了一会儿,叶天禾无奈了。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难对付。他有些泄气的想到。

办公室内,气氛一下子又冷了下去,叶天禾表情纠结,再次陷入深思。

宋言则是捧起茶杯,心里在默数,还有多久张彦哲会杀到这里。

......市钢厂内。

“什么!”张彦哲猛地站了起来,笑容凝固。

一旁,王涛皱了皱眉,看着买通的科技园区来的人,说道:“你是说,宋言在和叶主任谈话,想要拿下罐头厂?”

叶天禾除了是科技园区的负责人之外,还是商盟企业规划办的主任。

那人点了点头,补充道:“我看叶主任似乎还很心动的样子,那小子给的条件恐怕不低。”

张彦哲脸色一变,似乎要说什么。

王涛瞪了他一眼,接着笑着对那人说道:“辛苦你了。”

待那人离开后,张彦哲终于憋不住了,大声道:“二舅,宋言那小子又来捣乱了,我们该怎么办?”

王涛面沉如水,全然不见之前的淡定。

沉吟片刻,王涛低沉道:“恐怕没那么简单。”

张彦哲神情激动,“二舅!宋言那小子有点邪乎,我怕事情有变,让我先去一趟吧!”

王涛没有说话,手指在桌子上敲击,发出“砰砰”的声音。

“二舅,你就让我去吧!”张彦哲喊道。

王涛闭上眼睛,似乎再下什么决定,下一刻,他猛地睁开眼,眼神冷冽,“去吧,成败在此一举。”说到这儿,他看向张彦哲,“彦哲,不要让我失望!”

张彦哲心一颤,他感觉,王涛的眼神饱含深意,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时间去猜了,向王涛点了点头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办公室内,只剩下王涛自己,他思索片刻,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

许久,电话挂断,他靠在椅子上,神情变化莫测。

最终,他长叹一口气,“柳诚,是你吗......”

宋言皱了皱眉,有些不满于信息传递效率的低下。

怎么来的这么慢,宋言有些埋怨的想着。

而叶天禾却是一脸的无奈,每当他想和宋言再谈谈的时候,宋言就打断自己,然后说上一句,“再等等。”

可是,都已经又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到底要等什么?

正当他忍不住想要第四次和宋言搭话的时候,宋言的表情忽然轻松下来,轻笑一声,“来了。”

而叶天禾也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办公室越来越近。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

“请进。”叶天禾说道。

门被急急的拉开,张彦哲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

环顾一周后,看到坐在沙发上,正看着自己微笑的宋言,张彦哲心一惊。

不过,他忽然看到,宋言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一句话。

“终于来了。”

叶天禾没有注意到宋言和张彦哲之间的互动,他看着大汗淋漓的张彦哲,皱了皱眉,碍于陈秘书的面子,他不好翻脸,只得强撑起笑容,“张小兄弟是来干什么了?”

张彦哲还沉浸在刚才宋言的那句话中,闻言,不加思索的问道:“叶主任,你没答应宋言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三人脸色都变了。

宋言是直接笑出声来了,而叶天禾脸色直接阴沉下来,至于张彦哲则是脸一白,眼中的惊慌掩饰不住。

这话说出来,不是明摆着告诉叶天禾,你这里有我的眼线吗?

而这时,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打破了屋内沉闷的气氛。

叶天禾拿起电话,说道:“你好,我是叶天禾。”

看着脸色逐渐凝重的叶天禾,宋言忽然看向张彦哲,表情似笑非笑。

张彦哲不知所以,但先前说错了话,现在的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以防再出差错。

放下电话,叶天禾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

电话是陈秘书打来的,没有提别的,只是让叶天禾尽早确定罐头厂究竟要租给谁。

不过,叶天禾也是在商盟中混了多年的人,岂能不懂话里的意思。

“陈秘书刚刚来电话了,说让我尽快确定下来具体人选。”叶天禾说道。

张彦哲眼睛一亮,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而宋言好像丝毫不意外似的,依旧淡然自若。

叶天禾叹了口气,对着张彦哲说道:“明天之前,谁出的钱多,罐头厂就归谁,我想,这样的分配,即使是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话虽然是对着张彦哲说的,不过,叶天禾的眼睛却是看向宋言。

这是他能为宋言提供的最后一点机会了。

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宋言如果能筹到钱,那自己就算把罐头厂给宋言,陈秘书也不能阻拦。

听到这句话,张彦哲忽然笑了,笑声越来越大。

他看向宋言,语气中充满的得意,“如果是别的我还不敢确定,但如果是这个,你就输定了,哈哈哈,宋言,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你一个窝囊废,怎么可能有比四十万还多的钱!”

叶天禾脸色一变,有些歉意的看向宋言。

而就当张彦哲陷入胜利的狂喜当中时,宋言忽然轻笑了一声。

那笑声,太过清亮,甚至压过了张彦哲的大笑。

“谁说我一定会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