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资金到手 全面翻盘

张彦哲止住笑声,惊疑不定的看着宋言。

在他看来,目前局势一片大好,所有的一切都在偏向自己,既然如此,宋言又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知道,宋言可不是什么傻子,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

不过,算计归算计,宋言是个穷鬼,这一点丰宁钢铁厂的人都知道。

“少说废话,你要是有能耐,就把钱现在拿出来!”张彦哲叫嚣道。

看着像小丑一样张牙舞爪的张彦哲,宋言懒得再理睬他。

和这种人没有多说的必要,把结果摆在面前才是让他闭嘴最好的办法。

反正,股市马上就要收盘了,自己的钱很快就可以到账了。

叶天禾看着镇定自若的宋言,又看了看得意洋洋的张彦哲,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他其实心里更偏向于和宋言合作,不仅仅是为了技术,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在宋言身上看到了关于未来的可能性。

这些年来,他也见到过许多大人物,无论是谈吐还是气场,都让他收获匪浅,而宋言给他的感觉,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需要他仰视的人。

不过,想归想,陈秘书不是他可以得罪的,所以,他也只能想着事后再弥补宋言了。

看了眼时间,宋言起身向叶天禾告辞,看着宋言离开,张彦哲也匆匆的和叶天禾道别,然后追了上去。

刚一出门,张彦哲就又露出了那副嚣张的嘴脸。

“宋言,我可是对你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你无非就是踩了狗屎运,侥幸参与进来罢了!要不是田玉泽那个大老粗,你能有今天?”

张彦哲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要不是你半路搅局,田玉泽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不过,这次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忽然,他的表情变得极为猥琐,“听说你把赵志新打了,就因为你那个老婆?不得不说,赵志新虽然胆小至极,但眼光还不错,你那个老婆,我也很钟意,哈哈给.....”

“说完了吗?”宋言脸色平静,看向张彦哲。

“说完又怎样?”看着宋言深邃的眼神,张彦哲心一颤,故作镇定地说道。

宋言忽然笑了,不顾张彦哲难看的表情,在他脸上拍了拍。

“不得不说,你和你那个废物手下一样的废物,想激怒我?”

张彦哲身子一缩,可眼睛一转,又迎了上去,任凭宋言在他的脸上打出“啪啪”的响声。

“你敢打我?”张彦哲挑衅道。

“我为什么不敢?”宋言反问道。

没等张彦哲反应过来,宋言提脚便踹。

“砰!”

张彦哲被踢得向后一个趔趄,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你竟然敢动手!”张彦哲强忍着痛意,大叫道:“来人啊,宋言打人啦!”

喊完之后,他看向宋言,眼神中全是得意,似乎在说,你个窝囊废,就只有这点能耐。

虽然挨了打,但他心里十分快意,毕竟,宋言只要动手,那接下来就都好说了。

果不其然,先前去王涛哪里告密的那个人在拐角处马上就冲了出来,似乎早就等候多时了。

看见他,张彦哲眼睛一亮,脸上立刻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刘主任,宋言打人!”

宋言就倚着墙,看着他的表演,丝毫不见慌张。

听张彦哲这么一说,那个刘主任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宋言怒斥道:“你这个人怎么能动手,这可是故意伤害!”

听到动静的叶天禾匆忙地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后,心里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目光在地上的张彦哲和刘主任之间扫了两遍,叶天禾看向宋言,表情有些苦涩。

哪怕知道另外两人是事先串通好的,可宋言已经动手了,那有理也说不清了。

宋言却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走上前蹲下身子,看着躺在地上的张彦哲,露出一口白牙。

“还有别的本事吗?”

张彦哲一愣,他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宋言不是求饶,而是说出这样的话。

“砰!”又是一脚落下,这一次,张彦哲的叫声更加撕心裂肺,脸上的痛苦也真实起来。

“宋言!”叶天禾脸色一变。

一旁,刘主任先是一惊,紧接着,立刻冲上前去抱宋言。

宋言一个闪身躲开他,又是一脚踩下去。

“呕”张彦哲头一歪,对着一旁干呕一声,脸色惨白。

他看向宋言,眼中全是不敢置信。

他没想到,在叶天禾和刘主任都在的情况下,宋言竟然还敢动手。

这下子,连叶天禾也沉不住气了,跟着冲了上去,将宋言从张彦哲身边拉开。

宋言顺势向后退了两步,和地上的张彦哲拉开距离。

“是不是没想到我真敢动手?”宋言俯视着张彦哲,嘴角微微上扬。

张彦哲抱着肚子,身体蜷缩在一起,脸上鼻涕和泪水混合在一块,看起来恶心至极。

“陈秘书不会放过你的!”张彦哲颤抖着说道。

听到陈秘书这三个字,叶天禾叹了口气,对着宋言摇了摇头。

“是吗?”宋言轻笑一声,对着身边的叶天禾说道:“叶主任,我先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

“这...”叶天禾看了看地上的张彦哲,又看了看刘主任,表情为难。

听到宋言要走,张彦哲顿时激动起来,“你还想跑!刘主任,不能让他跑了,他想畏罪潜逃!”

一听张彦哲连“畏罪潜逃”四个字都说出来了,宋言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你以为我是你,我会跑?”宋言刚向前一步,刘主任立马插在他和张彦哲之间,表情警惕。

“放心,我不跑,我是去取钱,顺便让你知道一下真相,不要白白做了回棋子。”宋言淡淡道。

取钱?

张彦哲惊疑不定的看向宋言,咬了咬牙,刚想脱口而出“不行”,就被叶天禾打断了。

“你去吧宋言,晚上之前一定要回来。”叶天禾脸色严肃,说道。

见刘主任似乎想说什么,叶天禾脸一冷,沉声道:“科技园区,我才是总负责人!”

刘主任只得放弃阻拦,看了眼张彦哲,刘主任对着宋言说道:“我看晚上就没必要了,下午五点之前必须回来,你要知道,你犯的事,可不容易往下压,能不能保你还两说!”

虽然是对着宋言说的,但言语间,丝毫没给叶天禾面子,而叶天禾,虽然脸色不善,却也没反驳什么。

看到这一幕,宋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了。

似乎这浑水,比自己想的还要深一些。

来到证券公司,宋言对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将手中元森和百钢全部抛售,至于长宏,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尽管元森和百钢未来两天还有上涨的空间,不过幅度也不算太大,因此宋言不想再等下去了。

工作人员还是前几天的那个人,此时他正一脸崇敬的看着宋言,仿佛在看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直到昨晚之前,他都觉得宋言就是个股市小白,什么都不懂。

可从凌晨开始,几支股票呈火箭式上升,完全颠覆了他多年的认知。他这才知道,先前自己看不起的菜鸟,原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神。

在工作人员看神人的眼神下,宋言接过银行卡,离开了证券公司。

而当他重返科技园区的时候,也仅仅只过去了一个小时。

一进办公室,刘主任、张彦哲以及叶天禾齐刷刷的抬起头,直直的看向宋言。

在三人的注视下,宋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笑意盎然的说道:“游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