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何为真相

房间里,宋言手握银行卡,一脸的轻松。

在他对面,张彦哲紧盯着银行卡,目光随着宋言的手上下移动。

刘主任则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可在来园区的路上,张彦哲把宋言的底细已经和自己交代的一清二楚,想到这儿,他又心安许多。

相比之下,叶天禾的反应更加平静几分。

或许是宋言不俗的表现打动了他,对于张彦哲的话,他并没有相信多少,而是心里隐隐觉得宋言肯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因此,看到银行卡,他只是笑了笑,说道:“这么快钱就凑齐了?”

宋言则是把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拉过身边的椅子坐下,“你找个人去银行取就可以了,记得只能取五十万,剩下的钱我还有用。”

宋言说的云淡风轻,五十万在他口中,仿佛一张纸一样无足轻重。

饶是对他十分有信心的叶天禾,听到这话后也不由得苦笑一声。

张彦哲的眼皮一颤,他终于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改变,这让他开始慌张起来。

“不可能!”张彦哲大叫一声,猛地站起身,却又向后趔趄了一下,他指着宋言,眼神中全是怨恨,“他不可能有这么多钱,他就是个只会打老婆的废物!”

刘主任虽然也感觉道事情不妙,但比起张彦哲不堪的表现,他的反应还算冷静,他看向叶天禾,淡淡道:“叶主任,还是让人查一下吧,五十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免得有些人弄虚作假。”

叶天禾冷哼一声,而宋言则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查吧,反正用不了多少时间。”

很快,就有一个人进来,接过宋言手中的银行卡后,朝着叶天禾和刘主任微微欠身,便离开了。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沉闷下来,张彦哲死死地咬着嘴唇,撑在膝盖上的双手也在不自禁的颤抖。

刘主任脸色阴晴不定,不时的看向叶天禾,又看向宋言,似乎在判断二者的关系。

而宋言则是坦然的坐在椅子上,和坐在他对面的叶天禾有说有笑。

没过多久,先前离开的那个人便回来了。

“怎么样,里面的钱够吗?”叶天禾问道。

一边的张彦哲和刘主任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那人的回答。

那个人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把卡还给了宋言,看向宋言的眼神中都多了些敬畏。

直到他走出房门合上门时,才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九十万!从银行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以至于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路快跑,手中的银行卡都变得十分烫手。

听到那人的话后,张彦哲重重的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失魂落魄。

刘主任无力的垂下手,一脸麻木。

宋言笑了笑,将卡交给了叶天禾,“你拿着吧,明天我再来,到时候给我就行。”

叶天禾笑着摇了摇头,接过卡后,看着满不在乎的宋言,感慨道:“你倒是相信我,我工作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这么多钱。”

宋言笑而不语。

对于叶天禾这个人,前世他也重点关注过。零四年的时候,园区股份改革,领导层发生重大变动,叶天禾得以晋升,去了省里。之后便是平步青云,一路顺风顺水,在他穿越的前几天,更是和叶天禾有过一次饭局。饭局上,叶天禾虽然已经成为了一方封疆大吏,但为人十分豪爽,待人接物都极为真诚,使得宋言对其好感颇深。

对于这样的人,素来有投资诡狐之称的宋言,自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以增进感情的机会。

也正是因为对他足够了解,宋言才从见面开始就用一种熟稔的方式和叶天禾谈话。

此举显然十分成功,叶天禾对他与张彦哲之间态度的差距,就证明了这一点。

而叶天禾更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好像前世就和宋言见过,在见到宋言轻而易举就化解了张彦哲的刁难之后,更是产生了结交之意。

感觉到叶天禾对自己态度更亲切几分以后,宋言表面仿佛没有察觉,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这是一场关于叶天禾的算计,宋言凭借着对叶天禾的了解,成功得到了对方的认可和友谊,为自己未来赢得了一位绝佳助力。

看着一言不发的刘主任,张彦哲忽然站起来,神情激动道:“就算你有钱又如何?我二舅可认识陈秘书!刘主任,你怎么不说话,快和张主任说不能答应宋言啊!”

张彦哲看着有些癫狂的张彦哲,脸色已然十分难看。

再怎么说,他也是的商盟企业规划办主任,堂堂的正科级职员,即使是刘主任,尽管心中对他颇多不满,表面上对他还是客客气气,而如今张彦哲一个他眼中的市钢厂闲职人员,凭借着和陈秘书有着几分关系,竟然在自己面前大喊大叫?

“刘主任,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管一下你的人了。”叶天禾语气低沉,对着刘主任说道。

宋言则是在一旁乐呵呵的看戏,仿佛没有察觉到屋内沉重的气氛。

“够了!”张彦哲不堪的表现被众人尽收眼底,刘主任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丢光了,他瞪着张彦哲大吼道。

“刘...刘主任,这是怎么了?”看着满脸怒容的刘主任,张彦哲清醒了几分,呆呆的问道。

在他看来,尽管宋言拿出了钱,可自己这一方可是有陈秘书在,再加上刘主任本身的职位仅仅比只叶天禾低了半个阶位,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输给宋言了。

刘主任表情铁青,看着一点都没意识到失败的张彦哲,他愤然起身,拂袖而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王涛怎么会派来你这么个废物东西!”

看着一脸的张彦哲,宋言拍了拍手,站起身,走到了他身边。

“你要干什么...”张彦哲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身子缩在沙发的一角。

刘主任的突然离去,让他终于意识到,似乎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宋言俯下身,一脸玩味的拍了拍张彦哲的肩膀,吓得他又是一哆嗦,连已经恢复了的腹部都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小朋友,社会很复杂,不是你来胡闹的地方。”

摁住张彦哲的肩膀,不让他乱动,宋言注视着他的眼睛,淡淡道:“你以为,事到如今,所有人看重的真的只是这小小的罐头厂吗?”

听到这话,本来打算挣扎的张彦哲愣住了,身体跟着停了下来。

是啊,无论是王涛、柳诚,还是叶天禾,刘主任,甚至是陈秘书,以这些人的身份和地位,怎么会这么关注一个罐头厂?

宋言松开手,任由张彦哲再一次瘫在沙发上。

张彦哲只觉自己的脑子乱的像一团浆糊,面前的宋言似乎变得极为陌生。

他挣扎着转过头,想要看看叶天禾的反应,却看到叶天禾的表情平静,从桌子中掏出了一份协议,同时对着宋言招了招手。

“宋先生,先签字吧,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了你的相信啊!”叶天禾笑呵呵的说道。

宋言耸了耸肩,来到桌边拿起笔,看也没看就在协议的落款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协议后,宋言看向叶天禾,“叶主任,你真的是第一次听说我的名字吗?”

“这是什么意思?”叶天禾表情疑惑,问道。

宋言微微眯眼,打量着他的反应。

见对方神情不似有假,宋言才缓缓露出笑容,“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说完以后,宋言收起其中一份协议,准备离开。

叶天禾虽然有些不解,但眼下还需要和市钢厂和陈秘书解释一下这边的经过,因此并没有出口挽留。

宋言想到了这点,手指叩了叩桌面。

叶天禾抬头。

“其实,我算是柳诚的人。”宋言笑了笑。

叶天禾先是一愣,紧接着也跟着笑了起来,心中的一些疑惑也随之解开了。

看了眼抱头坐在沙发上的张彦哲,宋言表情淡漠,眼中丝毫没有怜悯。

张彦哲可怜吗?或许是,可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远远没有,距离真正的真相,此时根本只是冰山一角。

无论是张彦哲还是自己,都只是这摊浑水里的棋子罢了,而且这浑水远没有想象的那般平静。

而这一次,自己离开丰宁来到市里,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些不应该,似乎背后有一双手再推着他不断向前。

“看起来,躲在阴暗处的老鼠并非只有一只。”宋言冷笑一声。

不过,现在是时候去见其中的一个了,或许现在他应该已经等不及见自己了,不然的话,怎么会任由自己拿下宅基地?

接下来,是查明真相,还是掉进另一个阴谋,开启下一幅波澜壮阔的宏图?

这一切,都需要自己去查明,去揭晓!

而这时,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一下。

宋言掏出手机,上面有一条新的短信。

“宋言,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那就加快脚步吧!”

发消息的号码十分陌生,而且是外省的号码。

“有意思。”宋言嘴角微扬。

真实身份?看起来,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另一只老鼠也等不及了吗?”

宋言轻笑一声,抬头看了眼天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