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先晾一会

人是要见的,但是自然不是现在,先晾一晾对方,宋言狡黠一笑,他刚才对叶天禾某些话可不是白说的。

科技园区外,看着已经有繁星闪烁的天空,宋言伸了个懒腰,有些感慨。

像这样澄澈的天空,在后世那被工业严重污染的城市,几乎难得一见。

而九十年代就像这片天一样,机遇如同群星,在无边夜色中绽放出自己的光亮。

这两天,他一直东奔西走,没有好好休息过,好在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

在此时,宋言忽然很想念叶婉柔,想念自己的女儿。

这次重生,自己最大的收获,不是可以报复仇人的机会,不是可以实现野心的欲望,而是这个小家。

回到宾馆,宋言随便吃了口饭,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觉醒来,宋言神清气爽,拿出纸和笔,将先前答应叶天禾的新能源技术的设计图纸绘了出来,这些东西本就是他前世研究的众多课程之一,早就烙印在他的脑海当中,因此,没有用多长时间,一张复杂而玄奥的图纸就完成了。

看着手中的图纸,宋言满意地笑了笑,将图纸放进了包里。

谁能想象,就这一张小小的纸,所能创造的财富,会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简单洗漱一下,宋言吃了口早饭,就退了房。

在正式与那人交锋碰面之前,他决定先把答应叶天禾的图纸送过去,之后顺便去趟医院。

来到科技园区,此时的科技园区,已经初具规模,隐约可见其日后的繁华和先进。

敲了敲门,等到屋内传来“请进”以后,宋言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叶天禾显然也是刚来不久,桌子上还摆着一份还没打开的早餐。

“这么早啊。”叶天禾没刻意招呼宋言,而是给自己接了杯热水后就回到了座位上。

见他这样,宋言心里一阵好笑。

叶天禾这老小子,是觉得昨天在自己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今天想着压自己一头。

宋言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后,从包里掏出一份图纸。

“我这不是觉得有些人急着要图纸,才早点来的吗。”

叶天禾身子一僵。

“既然某人不需要,那就算了吧。”宋言的语气有些惋惜,将图纸再次装进包里。

叶天禾气的牙痒痒,他分明注意到,宋言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全是得意。

这小子!叶天禾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行了,别演了,你要是真想走,用得着故意这么慢?”叶天禾率先开口,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闻言,宋言笑了笑,也不再继续,而是把图纸放到了叶天禾的办公桌上。

叶天禾板着脸,埋头吃着自己的早饭,可一双眼睛,却止不住的朝图纸瞥去。

宋言嗤笑一声,作势要拿回图纸。

“别动!”叶天禾下意识喊了一声,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到宋言抱着臂,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

叶天禾悻悻的笑了笑,将图纸抽了过来,心里却是一阵悲哀。

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难对付,叶天禾叫苦不已。

看着叶天禾幽怨的眼神,宋言无动于衷。

等叶天禾看图纸的时候,表情明显严肃许多。

等全看完以后,叶天禾长出一口气,对宋言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这项技术虽然不完整,但是足以让园区进步一大截了。”叶天禾说道。

宋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技术并非不完整,剩下的三分之一,就在自己的脑海中。

除了留一手以防意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这项技术太过超前,不应该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一个人,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天赋时会引起别人的赞叹和惊讶,但如果他展现出来的天分太过恐怖,已经远超时代,就会被人忌惮和排斥。

宋言只是想利用前世的记忆和技术发家致富,并不想成为什么天才。

“五十万,加上这项技术,价值远非一个罐头厂可以衡量的。”叶天禾说道。

宋言之前虽然说只要一个罐头厂,但叶天禾却不能真的这么做。以宋言展现出来的才能和手段,已经足够让叶天禾重视了。

思索一会儿后,叶天禾缓缓开口,“不如我把你介绍给上面如何?”

宋言不加思索的摇了摇头。

尽管此次设计并非是针对自己展开的,但宋言依旧敏锐的觉察到,有什么危险似乎盯上了自己。

要知道,这一世的自己和王天泽还没有见过面,这样一来,能耗费心思对付自己的,也只有那个势力了。

京城宋家!

因此,现在的他要做的就是蛰伏,悄悄地发展自己的实力,才能在危险真正降临的时候有足够的力量去应对。

叶天禾尽管有些疑惑于宋言干脆了当的拒绝,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提出了另一个想法,“那我可以和上面申请,让你成为科技园区的运营策划主任。”

运营策划主任,在科技园区里是仅此于叶天禾和刘主任的第三人,叶天禾开出这样的条件足以证明,他十分看好宋言。

不过,宋言有他自己的想法。

“除了这个,我还要当丰宁镇钢铁厂的厂长。”

丰宁镇钢铁厂厂长...叶天禾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虽然市钢厂的事不归我管,但我可以向上面推荐你。”

宋言没有太多担心,叶天禾好歹也是个正科级的主任,这点话语权还是有的。

叶天禾草草的吃完早餐,宋言就在一边静静等待。

电话拨通后,叶天禾向上面汇报了新能源技术的问题,同时着重介绍了宋言,最后把自己答应的条件说了一下。

电话挂断后,叶天禾看向宋言,表情有些古怪。

“有话就说。”宋言直接道。

“你这什么态度。”叶天禾摇了摇头,随即感慨道:“你还一直瞒着我,原来你小子自己也是个关系户。”

宋言蹙眉,“我不是关系户,我不认识什么人。”

“你不是?”叶天禾有些惊讶的看着宋言,发现他的表情坦然,眼神十分澄澈,丝毫不像在撒谎的样子。

“那就奇怪了,市长明明和我说有人已经向他举荐过你了...”叶天禾有些疑惑地说道。

市长?宋言眼光闪烁了一下,脑海中先前纷乱的线索似乎清晰了一些。

“可能是柳厂长吧。”宋言说道。

叶天禾虽然有些怀疑于柳诚的能量,不过并没有太过深究,他收起图纸,笑着对宋言说道:“那就提前恭喜宋厂长成功上任。”

宋言回以微笑,“还是需要叶主任多多提携。”

叶天禾指着他摇头笑了笑,“你小子倒是精明。”

宋言笑而不语,心里却是开始算计起来。

自己成了丰宁镇的钢铁厂厂长后,和叶天禾之间的交往肯定会频繁起来,因此,提前打好招呼十分有必要。

“不过,上面还特意交代了你在政府里没有职位。”叶天禾皱了皱眉,说道。

他并不理解上面此举的目的是为何,如果只是因为宋言原本不是政府的人,分明可以让他在政府中挂个名,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连个头衔都没有。

看着叶天禾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样子,宋言笑了笑,心里有些温暖。

他倒是不怎么看重这个虚职,而且,先前叶天禾提出来的时候,他就预料到了这一步。

“这是你的卡,五十万已经取出来的,剩下的一分没动。”叶天禾从兜里掏出银行卡,还给了宋言。

宋言接了过来后放进兜里。

“那就暂且这样,你的任职估计三天内就会下发到你的厂里,不用着急。”叶天禾说道。

宋言点了点头,然后起身,“那我就不多待了,我还有事情。”

等出了门,宋言抬头看了眼太阳,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十分惬意。

不知道婉柔知道了我成了厂长会是什么反应。宋言有些期待的想着。

掂了掂兜里的卡,宋言松了口气。

这下子,母亲的手术可以进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