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家族旧事

从银行取出七万块的现金后,宋言径直来到了医院。

元森和百钢两只股票抛出后,他一共挣了六十七万,刨去租下罐头厂的五十万和手术费用之外,他现在手里还剩下十二万多。

宋言刚到医院,就撞见下楼打热水的宋诺。

“哥,你怎么来了?”宋诺先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后,立马高兴的跑了过来。

这几天以来的相处,让宋诺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哥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他对宋言也逐渐亲近起来。

看着宋诺稚嫩的脸上满是疲倦,宋言有些不忍。

显然,他这个弟弟并不知道那些隐藏的阴谋,不过,宋言也并不打算让他参与进来。

皱了皱眉,宋言收起心思,说道:“又守夜了吧,不是给你留了钱叫你请人看着了吗?”

宋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担心他们白天就一直看着,晚上的话会不仔细,所以我就又来医院了,不过我是自己偷偷来的,没有打扰到爸休息。”

宋言蹙眉,没有相信他的话。

“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请人来。”宋言说道。

宋诺的眼中闪过一抹心虚,脸色窘迫。

宋言闭了闭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几天相处下来,他对宋诺也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显然他是因为谎言被自己揭穿才说不出话了。

家里没出事之前,宋诺也是娇生惯养的少爷,在学校里受同学们追捧,老师们也对他喜爱有加,他也十分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可自从宋志豪这一支在家族中逐渐没落,宋志豪在宋家被排挤打压,最后甚至被踢出了家族,宋诺先前的生活便一去不复返了。再加上宋言和家里决裂,母亲病重,生活的重担就都压在了这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儿身上了。

与宋言不同,宋诺没有抱怨,而是更加勤奋努力,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让家里过上好的生活。

终于,他考上了国内知名的高等学府,本以为可以自此改变命运,可张玉梅的病情却在这时忽然加重。

坎坷的命运让这个男孩儿终于不堪重负,拨通了已经几年不曾联系的哥哥的电话。

不过,这也和宋诺本身的性格有关,早些年尽管他的家境优越,可他从不曾看不起过别人,心地十分善良,因此,虽然宋言性格恶劣,他也不曾不认过这个哥哥。

或许这样性格的人在社会上会吃亏,可既然自己重生了,那就一定会让弟弟一生过的顺利平安。

宋言长出口气,把脑海里的想法清理出去,笑着对宋诺说:“弟,咱妈的手术费我已经凑齐了,从今以后,咱们家都不会再受苦了。”

“真的?”宋诺惊喜交加,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言。

见他神情不似有假,宋诺立刻激动起来,眼中甚至泛起了泪花,“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去告诉爸!”

宋言拦住了他,“先让爸好好休息一下吧,这些天他也累了。”

听到宋言的话,宋诺的表情有些复杂,毕竟之前哥哥和爸爸之间的矛盾颇深,因此他很自然的联想到自己的哥哥或许并不想看见爸爸。

宋言是何等精明,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瞎想什么呢!”宋言笑着打了一下他的脑袋,“我有些事想和爸谈一下,现在不着急。”

宋诺挠了挠头,嘿嘿地笑了笑。

“走吧,先去和我缴费。”宋言带着宋诺一起去大厅交了费,确定了手术的时间是在后天下午。

接着,宋言又带着宋诺去吃了顿早饭,看着狼吞虎咽的弟弟,宋言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了他,“拿着,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以后有哥在,不用你担心家里,你就好好上你的学。”

宋诺刚想摇头,就看到宋言那不容反对的眼神,只得接下了钱。

回医院的路上,宋言和弟弟也聊了许多,得知他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就告诉他等母亲做完手术后就回学校。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宋志豪已经在病房了。

看到宋言,宋志豪表情有些不自然,宋诺小心的看了眼哥哥的表情,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爸,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宋志豪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给了宋诺一个安抚的眼神,宋言跟着出了门。

门外——“阿言。”犹豫片刻,宋志豪开口叫道,表情有些羞愧。

这些年,尽管宋言对他态度十分恶劣,但他心里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十分愧疚,毕竟,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不谨慎,也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爸,你不用这样,这么久过去,我也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切都不怪你。”宋言直视着他的眼睛,语气平和。

宋志豪先是惊讶,可看着儿子那认真的表情,眼圈瞬间就红了。

这么多年,又有谁知道他心里的苦闷,想当初,他在京城也是有名的宋家二少,沦落到今天的境况,他也十分绝望。

看着自己这一世的父亲,刚刚五十出头的年纪,鬓角却已经斑白,眼角爬满皱纹,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老了十岁不止。

许久,宋志豪收拾好心情,看着宋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老了,在儿子面前还丢人了。”

宋言笑了笑,“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父亲。”

两人在一起聊了些这些年的经历,都是十分感慨。

最后,宋言正了正脸色,“爸,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宋志豪点了点头。

宋言表情严肃起来,“爸,你当年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踢出家族的,如果仅仅是因为二爷爷争位失败,应该不会导致这一支都被迁出家族吧。”

当年宋家家主交接时曾发生过主脉和支脉夺权的事情,在京城中也闹得风风雨雨。

主脉的头号竞争者就是宋言这一支的话语者,宋言的二爷爷宋天信。而支脉则是宋言的大爷爷宋天勇。

本来宋天信占据绝对优势,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宋天勇却奇迹般实现反转,一举夺得了家主之位,没过多久,宋天信就病逝了。

这件事中有太多不为人知悬念,甚至于至今仍被京城中人津津乐道。

宋志豪的表情有些复杂,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当初,你二爷爷失败后,我们这一支在家族内就开始被打压,你三叔想要打破僵局,就申请去省外投资新的项目,而我则留在京城中照顾本支的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家族从国外收购了一大批医学器材,要与研究所进行交易,而这笔交易的负责人就是我和你大伯竞争,最后虽然是我获胜了,但是...”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

“后来,研究所的唐主任和我主动联系,说是要提前验一下器材的质量,我不疑有他,就答应了,可之后这批材料就被曝出有严重的瑕疵,虽然后来被家族压了下去,可家族也因此名声受损,作为惩罚,我就被赶出家族了。”

听完宋志豪的话,宋言神情凝重。

以宋志豪的经验,不应该这么轻易就答应才对,想到这里,宋言便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如果换在平时,我也不会答应,毕竟家族对这次交易十分重视,这批材料耗费了家族大量人力和财力。可坏就坏在,我的情报网传来的消息说,各地同期从国外购入的器材都存在质量问题,再加上唐主任和我说,如果器材有问题,可以提供渠道退换,我一头热,就答应下来了。”宋志豪苦涩的说道。

宋言不语,心里有了些头绪。

现在看来,当初宋志豪的失败,显然是有人精心设计,而且,很大概率是支脉的人做的。

但这一切是不是太巧了些?

生意来的时机太过凑巧,而宋志豪又忽然上头,这背后,必然有猫腻。

或许,并非是支脉搞的鬼也不一定呢?

不过,见宋志豪神情悲哀,宋言只得暂时将疑惑放下,问出了另一个关键问题,“从我们来到丰宁镇以后,家族中有没有派出过人来找您?”

宋志豪思索片刻后摇了摇头,“没有。”

宋言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又问了些关于当年的细节,不过,宋志豪对于很多事都知情不多,因此,宋言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决。

见宋言陷入沉思,宋志豪像是想到了什么。

“爸,你有什么想说的?”宋言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的异样。

宋志豪呼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这消息有没有用,不过当初我之所以带着你们来到W省,就是因为W省内有咱们这一脉的人。”

听到这话,宋言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些零碎的线索,此时也得以拼凑完整。

宋言轻笑一声,这一刻,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