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最终的见面

在宋志豪这里得到答案后,宋言的心情轻松许多。

尽管又多了些谜团,不过以宋言现在的资本和实力,太早的接触真相,反而得不偿失。

问完问题后,宋言和宋志豪一起回到病房。

看到哥哥和父亲交谈甚欢的样子,宋诺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父子三人说说笑笑,一时间,房间里的氛围变得轻松起来。

到了中午,三个人一起到了医院旁边的一家饭店吃了顿饭,饭桌上,宋志豪带头举杯,宋言和宋诺连忙端起酒杯。

吃到最后,宋志豪明显有些喝多了,嘴里一个劲的嘟囔,“不该信那帮王八蛋!”,“都怪我,都怪我...”说到最后,他的眼眶中溢满了泪水。

“咣”的一声,宋志豪趴倒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宋言和宋诺对视一眼,苦笑两声。

把宋志豪背回宾馆后,宋言和宋诺嘱咐几句后就离开了。

午后的风柔煦轻缓,被风一吹,宋言有些昏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不少。

这一世的身体虽然健全,但多年的酗酒和吸烟早就摧垮了这幅身子,相比之下,前世的宋言虽然失去双腿,却从未落下过锻炼。

“还是得多注意。”宋言感慨道。

大街上,宋言在人群中穿梭,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罐头厂址。

从铁门进去,罐头厂址内和两天前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只是又多了一些器材和设施。

没有一一细看,宋言直接朝着罐头厂址原厂长办公室走去。

按照他的设想,现在这个时间,那个人应该已经到了很久了才对。

推开门,宋言直接看向书桌旁。

果然——“你让我等了很久。”座椅上,正坐着一个男人,看到宋言进来,他目光炯炯,声音清朗。

宋言合上门,看着这个男人,眯了眯眼,露出一抹笑意,“柳厂长,久仰大名。”

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男人,正是市钢厂的厂长,柳诚。

柳诚一头干练的短发,穿着一件白衬衫,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根钢笔,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精神。

看着柳诚那双明亮的眼睛,宋言丝毫不惧,坦然的和他对视。

宋言在前世听说过柳诚,只不过了解不多,而像这种人,要么是履历平平的普通人,要么就是有着特殊的背景为其遮掩一二。

结合这一世来看,柳诚显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因此在他的身后,肯定有着很大的能量。

见宋言说出自己的身份,柳诚丝毫没有意外,反而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宋言坐下。

待宋言坐下后,柳诚才开口,“看来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

宋言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柳诚轻笑一声,说道:“看来是不满我设计了这么一个局,才故意晾了我这么久吧。”

听到柳诚这么说,宋言微微一笑,表情平静“柳厂长何出此言?拜柳厂长所赐,宋某有幸当上了厂长,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幸事?”

“哦?是吗?”柳诚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言,“可是,普通人才会满足于当下,而你想要的,应该不止于此吧。”

宋言直视着柳诚,面对着对方的审视,神色如常。

“哈哈,你果然有趣,先前听陈庸提起时我还不信,结果第一次见面,你就句句夹枪带棒,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柳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宋言说道。

听到“陈庸”后,宋言眉头挑了挑,表情却依旧淡然。

在一旁仔细观察宋言的柳诚看到这一幕后,不禁赞叹道:“看来,你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我认识陈庸。”

宋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的。”柳诚饶有兴趣的问道。

宋言坐直身子,看着柳诚反问道:“难道不应该是柳厂长先为我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难道你不知道?”

“知道是知道,只不过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和柳厂长确认。”宋言说道。

柳诚趴在桌子上拄着脸,像极了上课时不认真听讲的坏学生。

“我还以为你不好奇呢!”他埋怨道:“本来以为你从叶天禾哪儿离开后就会来找我,结果你倒好,让我在这里等了一上午,连午饭都没吃!我想走陈庸还不让,非说你肯定能看破真相。”

宋言缄默不语。

“不过看在你是去医院看你母亲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柳诚摆了摆手说道。

听到这句话,宋言的眼睛微微眯起。

“喂喂喂,你都猜到我背后有人了,那打听一下你的消息很难吗!再说了,你一直不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离开平成市了。”感觉到宋言的眼神有些危险,柳诚嚷嚷道。

宋言的表情缓和几分。

嘟囔几句后,柳诚也不再废话,开始步入主题。

“总之呢,事情的起因就是我想把王涛彻底赶出厂子,关于我和他的矛盾,这两天你应该也多少打听到一些了,总之就是我想把市钢厂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王涛的存在一直妨碍到我,如果几年前我把他彻底赶出厂,那么他留在厂里的根底就无法清理干净,所以我才让他继续在厂里待着,而这几年,随着我对厂子进行改革,他的班底也慢慢被我剔除出去不少,所以才有了这次计划。”柳诚说道。

“没有这么简单吧。”宋言直接道:“以你的手段和背景,想要将王涛的势力连根拔起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又何必弄的这么辛苦。”

柳诚笑了笑,“果然,陈秘书说你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说的果然没错。”

宋言没有搭话。

“真无趣。”柳诚摇了摇头,语气中多了几分无奈,“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能动用我的背景,想要对付王涛和他身后的人自然没什么难度,可关键是,历练之初,家族就定下了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家族的力量。”

关于这一点,宋言也明白,很多时候,家族的长辈为了磨炼年青一代,会特意要求他们不能万事依仗家族,不然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

“所以,尽管我在家族的帮助下搜集到一些关于制衡王涛的把柄,却又受限于家族的规则,空有证据但无法使用,再加上这些年王涛一直十分低调,根本不给机会,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柳诚解释道。

“原本陈庸计划再过一段时间才行动,只不过,田玉泽忽然向我介绍了你。”柳诚看向宋言,“自从产品新标准推出后,王涛就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把我推下台。我一直装不知道,就是为了麻痹他的神经。而当你提供了那份图纸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机会来了。”

柳诚吐出口气,神情坚毅,“已经拖了太久了,而且现在局势变化这么快,谁都不敢保证今后会怎么样,所以我不想再等下去了,因此我产生了让你参与进来的想法。”

说到这儿,柳诚忽然看向宋言,表情有些奇怪,“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和陈庸提起我的想法时,陈庸竟然态度十分坚决,死活都不同意把你牵扯进来!”

宋言表情平静,坦然的迎着柳诚的打量。

柳诚挠了挠头,继续说道:“我和陈庸之间一向都是他拿主意,这么多年一直如此,我也没有质疑过他,可这次我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认为你的出现会改变一切,可他却一反常态的固执,根本不听我的意见。”

“至于后面的事情你也应该能猜得出来。”柳诚靠在椅子上,神情慵懒。

“陈庸发现局势压不住了,没办法只能同意我的计划,让你参与进来,并且在暗地里和你进行配合。”

说完这些,柳诚难得的收敛起笑意,表情有些严肃。

“你能发现我没有离开并不稀奇,只要细心注意身边的一些线索就不难察觉,可我和陈庸之间的联系一直很隐蔽,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你又是怎么猜出来的?”

柳诚注视着宋言,眼神头一次变得十分锐利。

“解释一下吧,这关系到我能否信任你。”

同时,他摸向兜里的手机,输入了几个号码。如果情况不对,他就会立刻按下拨通键。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真相就在眼前,而当揭开谜底之后,双方是成为伙伴,还是就此对立,一切都要看宋言如何解释。

“想要知道最后的真相,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吧。”柳诚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