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家

那晚与陈庸谈话之后,宋言又在平成市待了几天。

几天的时间里,宋言将平成市的情况都熟悉了一遍,为自己将来进军市里做好了准备工作。

来到医院,弟弟和父亲一直在病房外看护,宋言劝了几次无果后也就不再做无用功,不过好在手术已经提上日程了。

在医院等了两天后,手术如期进行。

张玉梅的手术进行的十分成功,这让一直担心的宋诺和宋志豪都松了一口气,等到张玉梅术后醒过来看到宋言后,更是激动的红了眼眶。

做完手术后,陈庸很快就托人办理了转房手续,当天下午张玉梅就被转到了VIP高级病房。

宋志豪得知此事后,神情复杂,半晌才长叹一口气,向宋言娓娓道出一件陈庸没有告诉他的事。

原来,当初陈庸的家族刚刚到W省的时候,由于初来乍到,不熟悉当地情况,得罪了不少人,一时间接连被人排挤打压。

顶着宋家的名头办事,虽然有一定的便利,但同时也招来了和宋家敌对的势力。陈庸的家族甚至险些被赶出W省,而陈庸的爷爷更是因此郁郁而终。

远在京城的宋志豪听闻这件事,立刻派人来到W省,从上到下都替他们打点到位,陈庸他们这才在W省站住脚跟,并不断发展。

宋志豪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己只不过是随手而为,没什么值得夸耀的。而距离此事已经过去多年,陈庸一家却一直牢记于心。

这让宋志豪十分感慨,自家交心的亲戚最后却致自己于死地,而随手帮助的表亲却在自己落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

等张玉梅身体开始好转起来后,宋言便踏上了回家的征程。

坐在大巴车上,看着车外一闪而逝的景色,宋言的心情十分愉快。

这次来平成市已经一个星期了,他的收获颇丰,也算不虚此行。

临近中午的时候,大巴车在丰宁车站停了下来。

宋言揉了揉肩膀,从车上缓缓走了下来,感受到浑身酸痛,忍不住咧了咧嘴。

自己上一世,那一次出行不是豪车相伴,什么时候有过现在的待遇。

把脑子中乱糟糟的想法清空,宋言朝着宿舍楼走去。

宿舍楼内,钢铁厂的员工们已经下班,此时各家各户都在忙着做午饭,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油烟味和饭菜香。

“我回来了。”在客厅中没找到人,宋言放下背包后来到了厨房,果然看到了正在做饭的叶婉柔。

“回来了,快洗手,马上就开饭了。”见到宋言,叶婉柔眼神中满是惊喜,一边招呼着宋言,一边炒着菜。

宋言大致瞟了一眼,发现饭菜的档次提高了不少,也就放心了许多。

帮着叶婉柔一起把菜端上桌,夫妻两人坐在一起,享受着重聚后的第一顿饭。

叶婉柔不时的替宋言夹肉,看向他的眼神十分温暖。

饭后,宋言向叶婉柔讲述了自己这几天经历的事,听得叶婉柔一阵呆滞。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子了,从下周起,我就是咱们厂的厂长了。”宋言说道。

叶婉柔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的看向宋言。

宋言被她这幅娇憨模样逗笑了,“怎么了,这才哪到哪,就成这副模样了,以后我要是成了首富你还不得晕过去啊。”

叶婉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宋言忍俊不禁,拍了拍她的脑门。

“唔”叶婉柔吃痛的叫了一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不过,她还是感觉像做梦一样。就在几天前,她的丈夫还在混吃等死,这才过去几天,去了趟市里,摇身一变就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你真成厂长了啊...”叶婉柔喃喃道。

去市里的前一天晚上,宋言笑着和她说等自己回来就是厂长了,那时候自己还笑话他没睡着就开始做梦了,结果竟然成真了。

沉思片刻,叶婉柔说道:“咱们能进厂子可多亏了陈表哥,咱妈的事儿也是人家帮的忙,欠下的人情以后一定得还。”

宋言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他敏锐的注意到叶婉柔的眼底深处藏着一抹忧虑。

“婉柔,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宋言问道。

叶婉柔眉头紧蹙,“小瑜在幼儿园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一直瞒着不告诉我,我想着等你回来后去问问她。”

事关女儿,宋言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你放心,等晚上我去接她放学的时候问问小瑜。”

叶婉柔点了点头,眉宇间却还是有一抹忧色挥之不去。

见她这幅模样,宋言及时的转移了话题,“明天就是周六了,你带着小瑜,咱们仨去厂里给分配的房子看看,以后就不用挤宿舍楼了。”

听到房子的事情,叶婉柔的心情好转起来,眼睛中充满了期待。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叶婉柔就去上班了,而宋言也跟着来到了钢铁厂。

径直来到厂长办公室,宋言敲了敲门,屋内田玉泽熟悉的嗓音响起。

“请进。”

原本忙伏在书桌上忙碌的田玉泽看到宋言进来后,立马摘下眼镜,笑道:“宋主任,哦不,宋厂长回来了啊。”

宋言笑了笑,坐到了沙发上,“你都知道了啊。”

田玉泽乐呵呵的起身,来到茶几旁给宋言倒了杯茶,“可不,一大早我就收到了市里的通知,说是我被调到了科技园区的新基地做负责人,你来接任丰宁钢铁厂的厂长。”

说完这些后,田玉泽反复打量着宋言,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感慨,“你小子,这几年是真的浑!要不是柳厂长打过招呼,我早就想把你踢出去了。”

想起陈庸,宋言知道这又是他的安排。

“可没想到,最后却是你小子救了咱们厂,我能够升职也和你有很大关系。”田玉泽唏嘘不已。

感慨完之后,田玉泽表情正式了一些,对着宋言嘱咐道:“虽然知道你小子肯定有大本事,但是我还是有些话要告诉你,咱们厂.....”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田玉泽将厂内大大小小的事宜都和宋言叙述的清清楚楚,同时还向宋言介绍了两位他十分看重的人,以供宋言选用助手时使用。

如果不是宋言足够了解田玉泽的为人,一定会怀疑他的用心,认为他是不是在往自己身边安插眼线。

可看得出来,田玉泽是真心看好宋言,同时也感谢他能为自己带来这次晋升的机会,因此才不惜花时间来给宋言讲解。

对于他的一番好意,宋言自然心领。如果不是田玉泽的帮助,自己恐怕还要花费一个月才能彻底熟悉厂子的情况。

“这么多年来,我是一点点看着它长大,现在由你来做厂长,我希望你能善待厂子。”说到最后,田玉泽眼眶微红,表情有些不舍,他看向宋言,语气恳切。

宋言郑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让厂子越做越大的!”

田玉泽相信他的话,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宋言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喜,他知道,有宋言这样的人才在,丰宁钢铁厂一定会有辉煌的未来。

在田玉泽的办公室待了一下午,宋言也向田玉泽介绍了市里的一些情况,防止他去了园区后两眼一抹黑,寸步难行。

等到幼儿园快放学了,宋言便和田玉泽告辞,约好下周一再见。

大门外,宋言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家女儿。只不过,别的小孩儿都是成群结伴的一起走,只有宋瑜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不仅如此,宋瑜低垂着头,连宋言在门口都没有注意到。

“小瑜,爸爸在这儿。”宋言朝着宋瑜招了招手,喊道。

听到宋言的呼喊后,宋瑜抬起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爸爸!”

看到女儿朝自己跑来,宋言脸上洋溢着笑容,朝着宋瑜张开了双手。

可忽然间,宋言的笑容凝滞了。

紧接着,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在宋瑜抬起头的一瞬间,他注意到,宋瑜的左脸耳根处,有一道暗红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