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宋言的怒火

单纯的宋瑜还没有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直直的朝宋言跑了过来。

宋言强压住怒火,俯下身将宋瑜搂进怀里。

“爸爸,我好想你。”宋瑜趴在宋言的颈窝处,奶声奶气的说道。

被宋瑜这么一打岔,宋言的火气也消退了不少,再加上现在是在幼儿园大门口,他也不好发作。

所以,宋言默默将这件事记在心里,打算回家找个机会再问女儿。

而在这时——“看,那就是宋瑜的爸爸!”

“呀,他刚刚黑着脸的样子,好可怕!”

“小瑜好可怜,她身上的伤肯定都是她爸爸打的!”

宋言注意到,离他不远的地方,有几个和宋瑜差不多年龄的小孩子正对着他指指点点,等看到宋言发现自己以后,那几个小孩子纷纷吓得四散而逃。

怀中,宋瑜似乎也听到了这些话,娇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

宋言缄默不语,眼中一片漆黑。

刚刚他听到,宋瑜的身上还有伤?

感觉到宋瑜的惊慌,宋言连忙收起心思,温声说道:“小瑜,爸爸带你逛超市去!”

“真的?”听到逛超市,宋瑜立刻从宋言怀中探出小脑袋,一脸期待的看着宋言。

待宋言点头后宋瑜立刻欢呼一声,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拉着宋言就往超市方向赶去。

父女二人手牵着手,在超市逛了一个多小时,宋言先前在银行取了一部分现金出来,此时身上还有一千多块,因此见宋瑜喜欢什么,就直接扔进了购物车,逛到最后,宋瑜的小脸红扑扑的,看向宋言的眼神中全是崇拜。

结完账出了门,宋瑜一只手牵着宋言,一只手拿着刚刚在超市买的糖果,吃的津津有味。

宋言眯起眼睛,愈发觉得女儿耳根下的伤痕刺眼极了。

等回到家后,叶婉柔已经做好晚饭,正等着两人回家吃饭。见父女俩大包小包的满载而归,她笑着接过袋子,“快吃饭吧。”

晚饭十分丰盛,宋瑜吃的十分满足,宋言却是味同嚼蜡,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伤口。

等吃完饭后,宋言伏在叶婉柔耳边说了几句话。

“什么!”叶婉柔大惊失色。见宋言脸色深沉,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连忙到院子里把宋瑜叫了回来,要带着她一起去洗澡。

一开始,宋瑜还很抗拒,表情有些慌张,一旁的宋言轻声劝说,最终才跟着叶婉柔一同进了浴室。

没一会儿,叶婉柔就牵着宋瑜的手走了出来,脸色同样愤怒至极。

见叶婉柔表情难看,宋言便知道自己没有猜错,他俯身抱起宋瑜,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小瑜,在幼儿园有没有什么新的事发生?”宋言耐心问道。一旁的叶婉柔也坐了下来,等待着宋瑜的回答。

“我们换了个男老师。”宋瑜小声说道。

她虽然小,可也十分聪慧,察觉到了屋中的气氛有些压抑,她的表情有些不安。

听到女儿的话后,宋言看向叶婉柔,叶婉柔皱了皱眉,说道:“小瑜之前的老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我去接小瑜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她,可最近几天我都没有见过她,原来是换老师了。”

宋言看着怀中的宋瑜,继续问道:“那小瑜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宋瑜立刻意识到,爸爸妈妈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伤,眼神有些慌张,刚想开口,就被宋言打断了。

“小瑜不可以撒谎,爸爸妈妈都不喜欢撒谎的孩子。”宋言的表情十分严肃。

宋瑜又看向叶婉柔,发现妈妈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

终于,宋瑜的眼睛一红,泪水夺眶而出,“爸爸妈妈,小瑜不撒谎,小瑜是好孩子...”

就这样,宋瑜把自己在学校的遭遇向宋言和叶婉柔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

尽管她的表述并不完整,但宋言还是听懂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听到最后,他的脸已经彻底阴沉下去,叶婉柔也是面如冰霜。

“太过分了!”叶婉柔猛地一拍桌子,眼眶通红。

原来,之前因为原身经常家暴,导致宋瑜时常带着伤去学校,她的同学们都知道这件事,也十分同情她。先前的女老师也十分心疼宋瑜,平时都格外照顾她。

可自从换了老师,新来的男老师听说这件事后,就和其他小孩们说宋瑜的爸爸多么可怕,如果和宋瑜交朋友,她的爸爸也会打他们,就这样,宋瑜在幼儿园渐渐没了朋友,不仅如此,他还经常找一些理由偷偷地或掐或用竹编抽打宋瑜,还不让宋瑜告诉家长。

“我要去找他算账。”叶婉柔咬牙切齿道。

宋言虽然不像她那么情绪失控,但一双眼睛中也满是怒火,他极力压住怒火,轻声安慰女儿,“小瑜乖,小瑜是乖孩子,爸爸妈妈都相信你。”

“真的吗?”宋瑜抽噎着看向宋言和叶婉柔。

之前在学校,老师就是用她不听话作为理由惩罚她的,因此,宋瑜一度认为自己不受任何人喜欢。

宋言摸了摸她的头,坚定的点了点头。

许久,宋瑜在宋言的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把宋瑜抱回房间后,叶婉柔回到客厅,看向宋言,“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婉柔开始习惯由丈夫拿主意了。

宋言搂过她,温声道:“放心吧,交给我。”只是,他的语气虽然柔和,可眼神却冷冽到极致。

......第二天早上,叶婉柔打电话给幼儿园替宋瑜请假,而宋言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幼儿园。

来之前,宋言和叶婉柔问清了宋瑜的班级号,因此,进入幼儿园后,他径直来到了女儿的班级。

教室内,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在气急败坏的朝着一群孩子们大喊道:“都安静,谁再吵就打谁手心!”

听到他的话后,教室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的小孩儿都有些畏惧的看向他手里的竹鞭。

见孩子都乖乖听话,男人明显十分得意,“都给我乖乖听话,谁不听话,我就把他送到宋瑜家去!”

见到这一幕,宋言忽然笑了,如果是前一世熟悉他的人见到他这幅表情就知道,他已经怒到极致了。

“老师,你出来一下。”宋言不想给孩子们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他朝着那个男老师招了招手。

男老师早就注意到门外的男人,见他叫自己,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出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宋言微微侧过身,从兜里露出一张一百元钱。

男老师眼睛一亮,跟着宋言避开其他人,来到了一个死角。

宋言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后,便停在原地,看着那个男老师,咧了咧嘴。

“钱呢?给我吧!”见宋言没有动作,男老师便伸出手,朝着宋言的口袋掏去。

宋言向后一闪,躲开了他的手。

“你什么意思!”男老师脸色一冷,语气十分不爽。

“我什么意思?”宋言笑了笑,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露出一口白牙,凝视着男老师,“我先做自我介绍吧。”

男老师看着宋言,没有说话。

“我叫宋言。”宋言嘴角微微上扬,眼中的冷意愈发刺骨,见男老师表情疑惑,他补充了一句。

“我是宋瑜的父亲,也就是你说的...暴力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