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踩人的技术

宋瑜的父亲?

男老师先是一愣,紧接着骇然大变。

但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宋言对准他的肚子就是一脚。

宋言身高一米八三,尽管终日酗酒,可毕竟在钢铁厂干了几年,身材魁梧的不行。反观那个男老师,刚刚二十多岁的年龄,却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因此,在被宋言踹中的一瞬间,他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呕!”他颤抖着想要爬起来,却两手一撑地,直接吐了出来。

可没等他吐完,他的头顶便投下一片阴影。

“别!”他吓得肝胆欲裂,求饶的话刚想出口,就又被一脚狠狠踩在脸上。

“砰!”

又是一声巨响,他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

宋言缓缓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惊喜吗?”

“咳咳”男老师剧烈的咳嗽起来,嘴里和鼻子里都涌出血水。

他挣扎着想要从地上支起身子,却又被一脚踢翻在地。

“你这么不听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宋言一脸埋怨的说道。

男老师抬起头,一脸怨恨的看向宋言,“你竟然敢动我!”

“我为什么不能动你?”宋言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表情无辜,“你不听话,我当然要惩罚你啊。”

宋言说的理直气壮,可男老师却是气的险些喷出一大口血来。他气喘吁吁的说道:“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

“说说看,没准我会害怕。”宋言饶有兴趣的说道。

“实话告诉你,我姐夫是钢铁厂生产安全科主任王道明!”男老师得意洋洋的说道。

见宋言表情丝毫没有变化,男老师恨恨道:“上面已经下通知了,咱们镇的钢铁厂要进行大改造,到时候我姐夫的地位自然会跟着水涨船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钢铁厂一个小破工人,到时候想要弄死你,我姐夫动动手指头就可以!”

钢铁厂要大改造?

宋言眼光闪烁不定,自己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看来田玉泽是以为自己早就知道了才没告诉自己。不过,既然上面的消息已经传下来了,显然柳诚他们的情况还不错。

见宋言表情有异,男老师以为他心生胆怯,随即更加嚣张起来,“看来你是已经知道你女儿被我打了,我还就告诉你,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小小年纪就长得一副狐狸精的模样,是想勾引谁啊!”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恨,满是疙瘩的脸更加丑陋不堪。

从他第一次来到班级时,他就注意到了这个长得十分精致的小女孩儿,好巧不巧,他小的时候同院里也有一个很漂亮的小丫头,让他心动不已,只不过那个小女孩儿因为他长得丑而当中羞辱他,自此以后,他就痛恨长得好看的小女孩儿。

宋言忽然蹲下身子,俯视着他的眼睛。

“你想干什么!”男老师有些不安的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宋言的眼中,他没有看到一丝害怕。

宋言声音冰冷,表情却十分平静,“看来,你是有过什么阴影,不过,我不好奇你的原因,我只知道你很恶心。”

他站起身,从兜里掏出手机,抛给了男老师,“给你姐夫打电话吧。”

手机是他之前在市里为了方便联系陈庸和柳诚等人而买的。

男老师手忙脚乱的接住手机,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宋言。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一部手机可是天价,是身份的象征。宋言一个普通工人怎么可能会有手机。

不过,想到自己的姐夫,他的心里又多了几分底气。

手指在摸到按键板时忽然停了下来,他偷偷看向宋言。

宋言嗤笑一声,表情淡漠,“打吧,既然你喜欢搬靠山压人,那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事踩人的艺术。”

男老师忽然有些心慌,他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宋言太平静了,平静得出乎他的意料。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得硬着头皮拨通了他姐夫的号码。

“喂,哪位。”

“姐夫,是我啊!”电话拨通后,他立刻叫道。

“小俊?出什么事了?”

男老师看了眼宋言,见宋言表情淡漠,咽了咽口水,将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等我,我马上到!”电话那头说道。

挂断电话后,男老师安心许多,宋言的样子在他看来无非就是装模作样。

“等着吧,我姐夫马上就到!”他叫嚣道。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来到了这里,他先是看到自己的小舅子躺在地上,模样凄惨,紧接着,他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男人。

“宋言?”王道明有些不确定的叫道。

之前他一直在外地考察,也就错过了厂里发生的这些事,今天才刚刚回来。

而宋言比之先前早已改变许多,不仅是性格方面,在外表上,现在的宋言衣着整洁,外表清爽,和先前邋遢的样子截然不同,所以王道明才一时间没有认出他。

“是我。”宋言淡声应道。

尽管有些疑惑宋言的变化之大,不过现在最主要的事是解决小舅子的问题。

“你凭什么敢动手,是觉得我动不了你吗?”王道明脸色冰冷,语气不善。

见自己姐夫如此微风,男老师松了口气,在一旁说道:“姐夫,我都告诉他你是我姐夫了,可他还这么嚣张,他这就是在打你的脸啊!”

听到小舅子这么说,王道明的脸色更冷,“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看着眼前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宋言忽然笑了出来。

他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还能有意外的收获。

“王道明是吧,以你的职位,应该已经听说厂子要换厂长了吧。”宋言懒得再废话,他还答应叶婉柔早点回去,今天还要带她们娘俩去看房子。

宋言直接把手机抛了过去,“打电话给田玉泽,问问他谁是新的厂长!”

接过手机,王道明心一颤,干到今天这个位置,他也不是傻子,见宋言这幅做派,他心里已经隐约有答案了。

不过,熟悉宋言为人的他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判断,颤抖着按下一个又一个号码。

一阵铃声过后,电话拨通了。

“开免提。”宋言淡淡道。

王道明立刻打开了免提,同时,田玉泽疑惑地声音传了出来,“宋言,又有什么事了?”

“厂长,是我。”王道明咽了口口水,说道。

“哦,是你啊,什么事?”发现不是宋言,田玉泽的态度立刻冷淡几分。

王道明注意到这一点后,心已经凉了,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厂长,咱们新调来的厂长是谁啊?”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了,一时间,王道明和男老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场的人中只有宋言依旧一副淡漠的表情,看向两人的眼神充满冰冷。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田玉泽的声音再次传来,“奇怪了,宋言不就在你身边呢吗,他没和你说?他就是新厂长啊!”

“啪”

宋言眼疾手快,接住了从王道明手中滑落的手机后,和田玉泽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王道明呆若木鸡,看向宋言的眼神多了一抹畏惧和惊慌。

而等他反应过来后,立马趴到在地,肥胖的身躯止不住的颤动,“厂长,您宽宏大量放我一马,求求您了厂长!”

宋言则是转过身,看向早已吓傻了的男老师。

来到他身前,宋言俯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脸。

等他回过神来以后,宋言凝视着他的眼睛,嘴角微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踩人吗?”

男老师哆嗦着摇了摇头。

宋言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一字一句说道:“真正的踩人就是,我自己就是我自己的靠山。”

说罢,他站起身,俯视着地上的两个人,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

“就比如,我要踩你,你就算叫人来,又如何?”

留下一句话,宋言便转身离开。

背后,是王道明疯狂的忏悔以及男老师的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