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走马上任

回家的路上,宋言给田玉泽又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宋言将在这边发生的事情大概和他复述了一遍,听得田玉泽也是一阵气愤。

最后,在电话里田玉泽向宋言保证,一定会给宋瑜安排一个靠谱的老师。

宋言给他打电话为的就是这个,他在丰宁镇认识人不多,只能依靠田玉泽来解决这件事。

回到家,等待多时的叶婉柔迎了上来,宋言把过程删减一部分,没有把自己动手打人告诉她,并说会另换一位老师。

叶婉柔安下心来后,就张罗着要去看房子,宋言原打算是吃过午饭再去,奈何叶婉柔和宋瑜兴致颇高,拗不过她们母女俩,宋言只好跟着她们一同前往。

钢铁厂给厂长安排的房子临近学区房,是当初同一时间建造的房子,由于田玉泽一家还没有搬走,因此叶婉柔只能抱着宋瑜在楼下看了看,不过显然两人都是十分满意新家。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两天,这两天里,叶婉柔趁着双休日不用上班,拉着宋言去街上逛了半天。原先家里的东西大多数老旧得不能用了,因此,叶婉柔和宋言又去了镇上的家具城,选了一批新的家具。

同时,宋言还和医院那边联系了一下,是宋志豪接的电话。宋志豪告诉他,宋诺已经回到学校继续上课去了,现在是他在病房看护,不过最多再有一周,张玉梅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

挂断电话后,宋言也是松了一口气。前世的他是孤家寡人一个,因此这一世的他格外的看重家人。得知母亲没事了以后,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一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

到了周一,宋言来到了广播室,田玉泽已经在这里等候他多时了。

“你可算来了。”田玉泽笑着说道:“这是我在厂里做的最后一件事,宣布完你上任后,我就要离开了。”

宋言坐在他旁边,“什么时候的车?”

“下午的车。”田玉泽一边说着,一边将话筒上的步取了下来,“原本昨天就应该走了,可我觉得做什么事都应该有始有终,就让我最后陪厂子一段路吧。”

打开麦克风,敲了敲话筒,厂子里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等着田玉泽说话。

“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情。”田玉泽清了清嗓,宣布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厂的厂长就是宋言了,大家掌声欢迎!”

他把位置让给宋言,“和大家讲几句话吧。”

宋言把话筒扶正,“大家好,我是宋言。”

当宋言的声音从大喇叭中响起的时候,整个钢铁厂的人都惊呆了。

宋言竟然成了钢铁厂厂长?

就在上周,宋言才刚刚当上了销售部主任,这才过去一周的时间,他又成了厂长,这是什么晋升速度啊!

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人们在震惊之余还不会太难以接受,可这是宋言啊,厂子里谁不知道宋言之前是什么样,这样的人,竟然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

“我知道,大家对于我成为了厂长这件事都十分震惊,不过,我认为厂长的位置,有才者居之!如果大家谁觉得会比我做的更好,大可以现在来找我,我可以把位置让给他。”大喇叭里,宋言清冷的嗓音传遍全厂。

而在这时,一旁的田玉泽适时的补充道:“想必大家都不知道,宋言不仅是我们厂的厂长,还替总厂在市里立下了卓越功劳,柳诚厂长十分推崇宋言!市里的科技园区大家应该都听说了吧,咱们总厂之所以能和科技园区合作,宋言居功至伟!”

田玉泽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不是没有听说总厂和科技园区合作的事,本以为是柳诚厂长的又一次辉煌成就,可没想到竟然是宋言做到的。

此时,叶婉柔的车间里,同事们都在纷纷向她祝贺。

“恭喜你啊婉柔,你家男人可真有出息!”

“是啊婉柔,先前他当主任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肯定还能升职,你看,这回宋主任变成宋厂长了!”

“这以后啊,我们都得叫你厂长夫人了!”

一时间,叶婉柔的身边聚集了许多人,她的耳边也不断传来人们的道喜声。

饶是已经做了心里准备的叶婉柔,此时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先前宋言当主任的时候,同车间的人虽然也向她祝贺了,可毕竟宋言管不到他们,因此远远不如这次热情。

这一次,宋言可是成了厂长,这下子所有人都得在他手下干活,这样一来,谁还敢不巴结叶婉柔?

叶婉柔一边笑着回应,一边眼前浮现出这些人先前的嘴脸。不过,和宋言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后,她感觉自己的心境也上升了不少,再想起之前的事来,竟是丝毫不怒,而是觉得不过如此。

这样想着,叶婉柔愈发淡然,应付起来也轻松了不少。

讲话结束后,宋言陪着田玉泽在厂里转转。

看着熟悉的一切,一会儿摸摸这儿,一会摸摸那,田玉泽的表情十分不舍。

“晋升是好事,何必一味的难过?”宋言出声安慰道。

田玉泽笑了笑,“我知道,只是毕竟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两人逛了很久,最终来到了厂子门口。

“我在市里等你。”田玉泽上了车,朝着宋言招了招手。

汽车发动,渐渐地驶出了宋言的视线。

许久,宋言呼出一口气,表情轻松。

平成市,自己早晚回去,只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还要把手里的资源整合一下,作为进军市里的本钱。

接下来的半天里,宋言叫了两辆大车来宿舍楼搬运行李。

同宿舍楼的人都注意到了宋言家的情况,不知道原因的人都打听清楚后,皆是一脸唏嘘。

谁能想到,整个宿舍楼里过的最差的宋言,竟然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最好的一家。

最后看了眼这个小家,老旧的设施,掉灰的墙壁以及狭小的空间,叶婉柔的表情十分复杂。

在这里的几年给她留下了深深地阴影,而如今就要和这里说再见了,一时间,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她心中默念,以后一定会越过越好。

而宋言则是看着卧室,自己重生来睁开眼就是在这张床上,可以说,这里是自己的起点。

最后看了一眼后,宋言左手牵着叶婉柔,右手牵着宋瑜,缓缓走出了宿舍楼。

上了车,看着逐渐远去的老旧筒子楼,宋言心里说道:“再见了,过去。”

等到了新住处,叶婉柔仿佛不知疲倦,在屋里不断布置,宋言也在她的指挥下将东西搬来搬去,而宋瑜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爸爸妈妈忙碌,笑脸灿烂。

最终,看着崭新的家,叶婉柔靠在宋言的肩膀上,累的睡了过去。宋瑜躺在叶婉柔的大腿上,看样子正做着香甜的梦。

感受着浑身的酸痛,宋言的心却前所未有的祥和。

看了眼墙上的日历,现在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宋言笑了笑。

未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