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步入正轨

上任的第二天,王道明就自觉的递上了辞职信,显然他也知道,宋言当了厂长后,他在厂里不可能有好日子过了。

对此,宋言只是不以为意的笑笑,并未放在心上。

而张学成,宋言自然没有忘了他,在一天下午,宋言独自一人上门拜访,找到了他。

面对着功成名就的宋言,张学成看起来十分畏缩,显然是怕宋言报复他。

宋言并没有太为难他,只是让他把那一万块钱交出来,同时问了他一个问题。

“是谁指使你的。”

张学成嗫嚅半天,给出了一个意外的答案。

原来,在叶婉柔拿到钱之后,就有一个陌生的号码给他发了条短息,告诉了他这件事,张学成一时贪念作祟,就想着撺掇宋言把钱偷出来。

如今,他已经知道错了,并且十分后悔,凑了一万块钱交给宋言,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

从张学成这儿显然得不到其他有用的消息了,不过宋言早有准备,并没有多失望。

除此之外,田玉泽临走前给了他一个号码,说是幼儿园园长的,让他等消息。果不其然,当他下午园长的电话就来了。

“田厂长,我是宋瑜小朋友的园长,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电话里,园长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事件的起因。

一个星期前,王道明向他施压,叫他给自己的小舅子安排一个岗位,园长被逼无奈才将年纪较大的女老师赶走,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最后,他向宋言保证,已经把之前的女老师请了回来,并且一定会叫她好好对待宋瑜。

电话挂断后,宋言把女儿拉到了自己身边悉心教导,“小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不可以瞒着爸爸妈妈,知道吗?”

宋瑜乖巧的点了点头,经此一事,她对宋言的崇拜更深一层,现在宋言说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常常惹得叶婉柔白眼不断。

小孩子们的记忆通常都十分短暂,重回校园的宋瑜脸上又多了笑脸,没有了人渣男老师的阻拦,宋瑜马很快就和其他小朋友打成一片。

市钢厂的拨款很快也下发下来,为此,柳诚还特意给宋言打了个电话,前来邀功。

听着电话里柳诚一如既往不着调的声音,宋言的脑海里自动浮现了他那张欠揍的脸。

在他吹嘘自己是如何英明,领导市钢厂实现翻盘的时候,宋言终于忍无可忍,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

电话那头的柳诚一阵气急败坏,却也拿宋言没办法。

自从上次陈庸和宋言见过面后,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就神神秘秘的,不仅陈庸时常和自己提起宋言,就连宋言这个自己的下属和自己说话时也没有一点尊敬的样子。

不过,他其实十分期待,宋言什么时候会来市里发展,他和陈庸一样笃定,丰宁镇那巴掌大的地方,根本容纳不下宋言的野心。

接下来的几周里,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资金到位后,宋言开始大规模的对钢铁厂进行改造,上到人员调度,下到设备更新,宋言都一丝不苟的跟进。

而他每天不断进出钢铁厂,使得那些原本对宋言还有质疑的人,都彻底心服口服了。

不为别的,就说他这种认真的精神,人们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田厂长的影子。一些老工人甚至有些感慨,想当初刚刚建厂的时候,田玉泽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带着厂子发展起来的。

终于,在十月末的时候,厂里终于完成了所有设备的更新换代,开始了自宋言上任后的第一次全面复工。

而田玉泽临走前给他推荐了两个人选,宋言也是十分重视,其中一个是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的高材生,名叫刘丰,宋言和他谈过两次话,对他印象很不错,考察了一下他的相关知识后,确认无误,便让他顶替之前王道明的职位,成为了新的生产科主任。

至于另一个是厂子里的老员工,和田玉泽是同一批进厂的人,厂里的人都称呼他老程,在此之前宋言就听说过这个人,踏实靠谱,最主要的是技术过硬,十分受人信赖。

宋言思量再三,最终决定由老程来当技术维修主任,负责全厂的设施考察。同时,为了扩大厂子的规模,宋言决定扩招一批员工,就由老程来带。

终于,在十一月下旬的时候,钢铁厂的产值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准,宋言的担子也轻松了不少。

看着厂子逐渐步入正轨,宋言打算开始新一轮的计划。

这段时间里,除了在厂子里忙碌,宋言还经常去隔壁镇找赵严,先前宋言为了将原材料尽快销出时曾和对方有过约定,如今一切安定下来,是时候去兑现诺言了。

......从赵严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宋言伸了个懒腰,一脸愉快。

刚刚他和赵严商榷半天,最终确定了由他作为主导,进行接下来的合作。

赵严说,宋言在市里的动作他略有耳闻,他坦言自己不如宋言,愿意配合他的行动,只是一切计划不能损害到机械厂的利益,同时要宋言答应帮助他晋升。

宋言自然是答应下来,对于赵严的归属,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赵严当厂长这么多年,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宋言可没打算让这样的中层领导人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流失。

和赵严谈妥后,两人确定了时间,正式签下了合同。自此,两家厂子开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在年底时,两家厂子的产值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钢铁厂更是借此机会再一次扩招员工。

而此时,距离宋言刚刚出任厂长,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全厂上下都对他十分信服。

在十一月的时候,宋言就将叶婉柔升职,成为了会计主管,叶婉柔每天的工作顿时轻松了不少,有了充裕的时间,每天可以接送宋瑜上下学。

张玉梅的病也彻底恢复了,宋言回家了一趟,见父母的身体都无大恙,也放心了不少。

原本,宋言打算将父母都接到这边来生活,只不过宋志豪他们觉得会影响到儿子的工作,就婉拒了他的建议。宋言也不强求,对于过惯了大城市生活的父母来说,或许在这个小镇中生活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时间飞逝,一转眼,宋言重生后的第一个新年到来了。

大年三十的当晚,一家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春晚小品,茶几上摆满了糖果和瓜子花生,宋瑜坐在宋言的大腿上,手里捧着糖果,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

叶婉柔坐在一旁,笑意盈盈的看着父女两人。

现在的生活让她十分满意,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还住在破旧寒冷的宿舍楼里,宋言出去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喝酒赌博,家中只剩下自己和女儿。

而现在,自己的丈夫是人人敬仰的钢铁厂厂长,自己的工作也轻松体面,同事们不再背后议论自己,反而处处恭维,这样的生活,她之前做梦都不敢想,而如今,仅仅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看着宋言的侧脸,叶婉柔有些痴了。

这张脸,是这么熟悉,又有些让她陌生。没有了之前的邋遢和喜怒无常,现在的宋言,神色坚毅,同时又镇定沉稳,让人发自内心的愿意去依赖他。

就在她陷入沉思当中时,宋言忽然转过头,对着她笑了笑,与此同时,外面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绚烂多彩。

叶婉柔看着宋言的眼神,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柔情和温暖,脑海中的杂念一扫而空,她对着宋言展颜一笑,美的不可方休。

“新年快乐!”随着宋瑜的一声欢呼,两人相视一笑,走进了厨房,开始下饺子。

新的一年如期而至,柳诚和陈庸等人也纷纷给宋言打了电话,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而在大年初一的这一天,家中却忽然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叶婉柔拿起电话了,“哥?”

宋言一怔,叶婉柔的哥哥?

自从他们两个结婚后,叶婉柔的娘家就和这边断了联系,怎么今天忽然打电话了?

叶婉柔刚说几句话后,脸色突然变得一片惨白。

她的身子晃了晃,宋言在一旁动作敏捷,一把搂住了她。

“婉柔,发生什么事了?”宋言关切的看着叶婉柔,问道。

叶婉柔嘴唇微微颤动,半晌,才缓缓说出一句话,“哥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