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砖厂的构思

在黄昏的时候,客车停在了路边。

宋言一手提着袋子,一手牵着叶婉柔,从车上缓缓走了下来。

看了眼不远外的村落,宋言向叶婉柔确认道:“是这里吧?”

叶婉儿神情复杂,点了点头。

此时已临近傍晚,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晚饭,袅袅炊烟缓缓升空,村子看起来十分祥和。

今天是大年初二,因此,村中年味儿十足,宋言和叶婉柔在村子的大道上走过,视线所及之处,皆是一片喜庆的红色。

渐渐地,有人注意到这对穿着打扮和村里的人不同的年轻夫妻,慢慢的,不断有人从家中出来,看着这对来客。

不仅如此,一些年轻人甚至满脸警惕,眼睛死死地盯着宋言。

先前市里来的那个专家也是这幅打扮,看起来干干净净,像极了文化人,可转眼间就骗走了好几家人的钱,不仅村长进了医院,就连老叶家的小子也差点投了河。

此时再看到从外面来的人,一时间,全村人都是十分关注。

忽然——“这不是老叶家的丫头吗?”一位上了岁数的大婶在一旁看了半天,认出了叶婉柔的身份。

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宋言身边的叶婉柔,都是忍不住惊叫道:“是咧,就是老叶家的闺女!”

“哎呀,不得了啊,这嫁到镇上的丫头看起来就是气派!”

“得了吧,那是人家本身就俊,老叶家的丫头,打小就是咱们村最俊的闺女!”

听着周围人的赞叹,叶婉柔脸一红,神情羞涩的挨个问好,“柳二伯好,叶三叔好,张大娘好......”

宋言则是站在一旁,笑意盈盈地看着和众人寒暄的叶婉柔。

很快,其他人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叶婉柔身边的男人身上。

他们从这个年轻男人身上感受到一种淡泊宁静的气质,十分出挑。

“丫头,这是你男人吧。”张大娘问道。

叶婉柔点了点头。

“你男人是干什么的?”张大娘目光警戒,追问道。其他人也围了上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宋言。

“他是我们镇钢铁厂的厂长。”叶婉柔有些骄傲的说道。

众人顿时吓了一跳,看向宋言的眼神立马变了。

“我的老天爷,这么年轻,竟然当厂长了?”张大娘有些不敢置信的惊叫道。

其他人也是夸赞道:“叶家丫头挑男人的眼光真是没的说!”

他们也慢慢发现,宋言和先前的假专家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虽然乍一看,两人都属于那种文雅随和的文人形象,可离近了一看就会发现,宋言的眉宇间尽是坚毅,身材修长挺拔,同时又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场。

而在人群外得到消息的陈倩和叶天朔也匆匆忙忙的赶到了。

看着人群中央衣着亮丽的叶婉柔,叶天朔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还是陈倩在一旁大声叫道:“妹子,妹夫,我们在这儿!”

“哥,嫂子!”叶婉柔循声望去,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哥还有嫂子,顿时眼眶一红,朝着叶天朔跑了过去。

叶天朔看向宋言,见妹夫神情温和,还向自己点头问好后,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张开了手,抱住了叶婉柔。

村中的人看到这一幕,又看了看宋言,瞬间明白过来,老叶家的闺女这是带着男人回来给自己的哥哥撑腰了。

人群当中,两个男人的表情都变了,看向宋言的眼神中充满畏缩。

宋言余光扫去,记下了两人的长相,心中有了判断。想来,这两个人就是和叶天朔一起种虫草的那两户人家。

看着抱在一起的兄妹俩,陈倩在一边招呼着宋言,“妹夫,都别在外面站着了,先回家再说吧。”

叶天朔松开叶婉柔,说道:“走吧,先回家。”

......叶家。

叶婉柔打开袋子,从里面不断掏出东西。

“哥,这是给你买的茶,嫂子,这是给你买的补血的食品,这是给小侄子买的衣服......”叶婉柔将准备的东西一样一样的送出,同时还介绍着每一样的功用。

陈倩拉着自己孩子,“小虎,快谢谢姑姑和姑父。”

小男孩儿怯生生的来到宋言面前,“谢谢姑父。”

宋言笑着点了点头,同时看向这一家人。

陈倩面目清秀,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而叶天朔则是和叶婉柔长相有几分相似,至于小男孩儿,名叫叶文,看起来白白净净,十分惹人喜爱。

等东西都送完以后,叶婉柔便拉着陈倩进了厨房,说是要搭把手,叶文在大院独自玩耍,屋中只剩下叶天朔和宋言。

看着表情平静的宋言,叶天朔心里有些紧张,本以为自己的妹夫或许是个草包,可没想到竟然是一家钢铁厂的厂长。

他只是个农民,这辈子接触过地位最高的人,就是面前的妹夫了。

见叶天朔表情僵硬,宋言率先开口,“哥,你不用紧张,我是婉柔的男人,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拘谨。”

宋言语气真诚,渐渐地,叶天朔也放松了下来,自嘲道:“看我,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在自家人面前都丢人了。”

宋言善意的笑了笑,一时间,屋内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两人坐在一起,叶天朔和宋言详细的介绍了一下事情的全部经过,最后说到另外两家步步紧逼,索要两万元时,他的表情极为苦涩,眼中也满是悔恨。

等叶天朔全部说完后,宋言沉吟片刻,说道:“事情还没到非要寻短见的地步,哥你放心,我有办法。”

叶天朔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什么办法?”

宋言则是问道:“哥,咱们村附近是不是要建一座发电站?”

叶天朔点了点头,“没错,瑞城要在这边建设什么特色景区项目,为此特地要建一座发电站,不过妹夫,这个和咱们的事有什么关系?”

宋言笑了笑,“当然有关系。”

“你快说吧妹夫,别卖关子了。”叶天朔催促道。

宋言不再啰嗦,“村长不是想带动全村致富吗,只不过,我来的时候大致看了看,这里的土地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的种植作物,所以,想要完成这个目标只能另寻办法,而瑞城的发电站就是个机会。我发现,咱们村的土质虽然不适合种植,但十分适合烧砖,那么大一座发电厂要建,那得需要多少砖?”

叶天朔也不傻,立马明白了宋言的意思,“你是说,咱们烧砖?”

宋言笑着点了点头,“没错,不仅要烧砖,还要全村一起开厂,瑞城最近全县在产业整改,建材的需求特别大,这是天赐的良机!而且,以咱们村的土质,即使以后瑞城不需要建材了,我们还可以向外宣传,根本不会缺客源!”

叶天朔兴奋地点了点头,可紧接着,他又有些担忧,“村长能同意吗?村里可从没搞过这些东西。”

宋言淡然道:“想要脱贫,就只有这个办法!虽然被骗了,但足以看出他确实是想为村子做点什么,而且,他是村长,没有他的号召,很难整合整个村的人,所以他必须同意。”

“可光有主意,没有钱也不行啊,而且我们还没有烧砖的机器。”叶天朔神情黯然道。

宋言露出一抹笑意,他看着叶天朔,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自信,“谁说我们没钱没机器了?”

叶天朔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马激动起来。

是啊,有宋言在,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

同时,宋言从包里取出三万块钱,放在了桌上。

“这是还给他们的钱?”叶天朔问道。

这些天来,他十分内疚,认为是自己的错,才导致另外两家受损严重的。

“当然不是。”宋言淡淡道。

叶天朔心思淳朴,可他却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在他看来,既然打算挣钱,就应该做好赔到倾家荡产的心理准备。

“那这是?”叶天朔神情疑惑。

“分钱,给全村人分钱。”宋言一字一句道:“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叶家不差钱,跟着我们才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