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分钱与拉拢人

看着桌子上的三沓钱,叶天朔感觉一阵晕眩。

三万块钱,全都分出去?

如果不是宋言的眼神坚定,神情不似作伪,他甚至会觉得自己产生幻听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这么多钱,全都送出去?”

宋言微微点头。

“我的天哪......”叶天朔一手撑着身子,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无力的感叹道。

他的心好像在滴血,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告诉宋言不开厂了,这钱不要拿去送人了。

可最终,他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口。

算下来,这次是两人的初次见面,可短短的谈话中,叶天朔便看出了宋言的不凡。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气质和镇定,让叶天朔情不自禁的相信他一定会成功。

见叶天朔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宋言忍不住笑了笑,说道:“哥,不要心疼这三万块钱,等你做成了以后,能挣到十个二十个三万!”

叶天朔茫然的点了点头,忽然意识到宋言说的是“你”,他连忙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妹夫,难道你不参与吗?”

宋言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在镇里还有厂子要管理,这里的事情没法分心照顾,所以只能哥你来做了。”

“可是......”叶天朔的表情有些为难,这还没开厂就已经花出去三万块钱了,要是真的建厂,说不得还要往里面投多少钱,自己只是个农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如何担得起宋言的信任?

宋言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担忧,温声安慰道:“哥你放心,我并非完全不参与,虽然我人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但是我会招来一批技术工人供你使用,而且,我会一直在你背后支持你。”

闻言,叶天朔只得点了点头。

把计划确定下来以后,宋言便招呼叶婉柔准备晚饭,不一会儿的功夫,陈倩和叶婉柔便端着菜进了屋。

把院子里的叶文叫进来后,一家人便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晚饭。

这段时间里,陈倩和叶天朔夫妻二人一直处于惶恐的担忧之中,而且家中的积蓄都被骗光了,因此这个新年过的十分压抑,连春联和福字都顾不得贴。

如今随着宋言和叶婉柔的到来,夫妻俩的脸上才重新多了些笑容,家里才多了些年味儿。

饭桌上,已经有些喝多了的叶天朔端起酒杯,朝着宋言说道:“妹夫,我敬你一杯,你是能耐人,我佩服你,小柔嫁给你是她的福气,我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叶婉柔脸色微红,在一旁嗔道:“哥!哪有当哥的敬妹夫的!”

宋言也连忙端起酒杯,笑着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之前咱们疏于联系,从今往后,咱们可要多联系,、多走动才行!”

叶天朔哈哈大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宋言也是毫不含糊,同样一口喝干。

两人较起劲来,你一杯我一杯,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瓶白酒就被喝没了。陈倩和叶婉柔在一旁想要拦着,却被宋言和叶天朔推开,只能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喝的满脸通红。

最终,叶天朔眼神迷离,搂着宋言的脖子大声说道:“妹夫,你真行,哥佩服你!”

宋言也是大着舌头说道:“哥,你也不赖,想当年我在饭场上可是千杯不醉,今天竟然喝不过你!”

已经喝多了的宋言显然忘记了这一世的自己并非那个在商场叱咤风云的投资之神了,此时的他头脑已经完全混乱,只记得自己是宋言,至于其他的东西早就忘掉了。

好在,其他的人都没注意到他话中的漏洞,陈倩和叶婉柔早就离桌,此时正在逗弄叶文。

最终,两人“咣当”一声,倒在了炕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炕上呼呼大睡的叶天朔,陈倩眼睛微红,对叶婉柔说道:“妹子,你不知道,你哥这些天虽然表面没事,可他心里苦,有的时候我半夜醒过来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门口发呆,他实在压力太大了,要不然也不会去寻短见。”

叶婉柔也是眼眶发涩,看着叶天朔,心中满是愧疚。

她一直觉得,如果当初让哥哥去读书,说不定叶天朔就是在城里有着体面的工作,而不是被困在这个偏远小村子里面。

陈倩抹了抹眼泪,笑着说道:“好在你们回来了,我也看出来了,妹夫不是一般人,有他在,我就放心了。”

先前在饭桌上,叶天朔就告诉两女宋言的计划了,尽管两人都吃惊于宋言的大胆,但都选择相信他。

看着炕上即使喝多了但睡相依旧稳重的宋言,叶婉柔目光温柔,她轻声道:“我相信他一定能行!”

......第二天一早,宋言从炕上缓缓醒来,揉了揉眉心,宋言感觉脑袋仿佛要裂开了一样。

屋里只剩下他一人,他走出门,只看到叶婉柔在院子里陪叶文在玩。

“哥和嫂子呢?”宋言走到叶婉柔身旁,问道。

“他们拿着钱去挨家挨户分钱了。”叶婉柔说道。

宋言点了点头,并不担心两人会办砸这件事,昨天他已经告诉叶天朔和陈倩怎么打消村民的顾虑,只要二人按照自己教的说辞去游说,肯定不会有问题。

简单洗漱过后,宋言伸了个懒腰,对着叶婉柔说道:“你在家里看着阿文,我去村长家一趟。”

“村长不是进医院了吗?”叶婉柔有些疑惑地说道。

宋言则是看了看门外,似笑非笑的说道:“就算他真进了医院,听到哥和嫂子在村里送钱的事,再大的病也该好了。”

叶婉柔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明白了,他是怕哥和嫂子在村里地位提升,他就失去人心了。”

“孺子可教也。”宋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了眼手机时间,宋言轻声说道:“差不多了,该做事情了。”

与此同时,村里忽然传出一条消息。

叶天朔和他婆娘都疯了!

一开始村民们还不信,可渐渐地,随着收到钱的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确信,叶天朔肯定是精神不正常了!

“这事儿是真的,叶家老大看起来特别不正常,一大早就来我家敲门,说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后,笑呵呵的塞给我五百块钱,我还没等说啥,他二话不说就走了。”一个村民说道。

“还有这种好事儿?”其他的人一脸新奇,有些人听到叶天朔和陈倩在挨家挨户送钱后,马上回了自己家,不一会儿又从家里回来,手上多了五百块钱。

“他妹夫不是钢铁厂的厂长吗,这钱会不会是他妹夫的?”有人发出疑问。

“天朔有了钱怎么不先去还赵强张志国两家,反而给村里人分钱?”

同一时间,赵强家里,赵强和张志国坐在一起,皆是面色阴沉。

“听说了吗,叶天朔在给村里人送钱呢!”张志国对着赵强说道。

赵强缓缓点了点头,随即愤愤道:“这个叶天朔,有了钱不先还咱们俩,甚至连分钱都没给咱俩,真是欺人太甚!”

相比之下,张志国则显得冷静许多,“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以叶天朔的性子肯定想不出这样的事儿,我看多半是他那个妹夫搞的鬼!”

“他妹夫?”赵强挠了挠头,不解道:“他妹夫是钱多了没处花吗,搞这一出干什么?”

张志国眉头紧皱,也是很不理解,不过,他十分笃定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他妹夫肯定是想对付什么人才这么做的,至于对付谁......”

村中和叶天朔有矛盾的人屈指可数,他思索片刻,忽然睁开眼,震惊道:“他是想对付村长!”

“什么?!”赵强也是一脸惊讶。

张志国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他咬牙切齿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咱们两个不要轻举妄动,看看他们到底想怎么做!”

而他们口中的宋言,则是一脸悠闲的走在路上,看了眼头顶的太阳,宋言轻笑一声。

人间正气大,何处藏妖魔?

抓鬼去咯,宋言咧了咧嘴,径直走向村长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