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向村长施压

柳叶村的最东面,有一颗老柳树,据说是几百年前种下的,柳叶村也因此得名。而村长家就在老柳树的不远处。

村长家中。

老村长盘着腿,靠坐在炕头,面色红润,丝毫不见病重的样子。

此时他正一脸阴沉的听着儿子说着叶天朔的事情。

“爸,叶天朔图啥啊,这不是白白送钱吗,难不成他是想挽回自己的名声?”村长的大儿子贾远方疑惑地说道。

“图啥图啥,你个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赶上你弟一半!”村长也就是贾大观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贾远方羞愧的挠了挠头,小声辩解道:“我弟在城里过得是大富大贵的生活,我怎么能和他比嘛!”

贾大观气的说不出话来,磕了磕烟斗,深深抽了一口后才缓缓说道:“叶天朔那个傻小子没那么多心眼儿,肯定是他那个妹夫在背后捣乱。”

贾大观眉头紧皱,看着大儿子一脸迷糊的样子,顿时气打一处来,喝道:“他那个妹夫什么来头你打听清楚了没!”

喊完以后,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起先前的那个所谓的专家,心里就是一肚子气。

要不是那人办事不地道,自己现在也不至于窝在家里,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否则,村里来了什么人,村子又出了什么事,那会逃得出自己的眼睛。

贾远方不知道贾大观心里的愁绪,听父亲发问,便回答道:“这个不用打听,村里都传遍了,他那个妹夫是镇上钢铁厂的厂长,人长得也俊,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钢铁厂厂长?

贾大观凝眉沉吟,陷入思索当中,贾远方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父亲,不敢出声打扰。

一时间,屋内陷入寂静,只有贾大观不时吧嗒嘴的声音,伴随着烟雾喷出,房间内一片朦胧。

忽然——“贾村长好雅兴,这是闹得哪出儿啊?”

屋内的平静被打破。

贾大观抬头看向门口,表情愕然。

只见门口处,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眼神玩味。

贾大观略一思索,一个名字便涌上心头。

“叶家女婿?”

见贾大观认出自己,宋言也没有遮掩,坦然的点了点头,“叶天朔的妹夫,宋言。”

一旁的贾远方打量着村里人口中的年轻翘楚,眼底满是嫉妒。

在他看来,这个宋言除了模样好了些,其他方面都比不过自己的弟弟,当年弟弟可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还在城里落了户,都没像宋言现在这样风光。

贾大观脸色有些异样,宋言介绍的时候特意强调了自己是叶天朔的妹夫,而非叶婉柔的丈夫,其中的区别不言而喻。

他想了想,对着大儿子说道:“远方,你先出去,我和宋厂长说点事情。”

宋言笑道:“贾村长何必如此,大家都是自己人,开诚布公便好。”

贾大观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宋厂长,我这儿子没什么出息,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让他离开的好,只剩我们两个人的话,一些话说起来也方便。”

听到他这样说,宋言也不再阻拦,对着贾远方微微点头,算是问好。

贾远方郁闷的离开房间,心里仍有些愤愤不平。

有什么可神气的!他越想越气,干脆离开了家,他要去告诉村民们,这钱不是那么好拿的,都是叶天朔的妹夫在背后搞的鬼。

他不知道的是,宋言在来之前,就已经摸清楚了贾家父子的性情,否则的话,也不会贸然让叶天朔送钱出去。因此,他的这一举动,早就被宋言预料到了。

一心想出气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宋言的圈套当中了。

见儿子离开,贾大观磕了磕烟斗,神色淡然道:“宋厂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小老儿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宋言没有坐,他靠在门框上,俯视着村长,脸上带着笑意,“村长的病好的可真是时候呢。”

语气中的嘲讽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贾大观脸上出现一抹尴尬,他咳嗽一声,勉强保持镇定。

宋言嗤笑一声,没有计较,而是淡淡道:“贾村长,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拿出来说破,你说是不是?”

贾大观陪笑道:“是是是,宋厂长说的有理。”心里却是暗骂,你也知道,干嘛还非要说出来。

见他眼底一闪而逝的恼怒,宋言那会不知道他的心思,此次前来目的就是打压一下贾大观,省的他出来瞎蹦,给自己添乱,因此,宋言似笑非笑的说道:“贾村长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说无妨,我这个人脾气最好了。”

贾大观脸色一僵,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宋言怎么观察得这么仔细,连自己一点微表情变化都被他察觉到了。

不过,他毕竟做了坏事,心中自然缺少几分底气,所以只能强笑道:“我哪敢藏什么心思......”

宋言饱含深意的看了贾大观一眼,“是不敢,还是没有?”

贾大观额头渗出几滴冷汗,却又不敢擦拭,心里狂呼,这个宋言好难对付!

一时间,房屋内又归于平静。

许久——估了估时间,贾大观应该已经在村里开始传自己的坏话了,宋言不打算再拖下去了。

他收起笑意,声音冷了下去,“贾村长,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最清楚,我哥心思淳朴看不出来,不代表我也不懂,我不管你是故意伪装还是真的被人坑了,我也没有时间和你计较这些,我来只是通知你,接下来无论我哥要干什么事,你只需要带头响应就好,听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贾大观心里咯噔一下,看向宋言的眼神立刻多了一抹害怕。

宋言目光淡然,贾大观小心翼翼看了他半天,也没能从他的表情中推断出宋言心里想的是什么。

见贾大观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宋言眉头一挑,声音更冷,“贾村长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见宋言蹙眉,贾大观吓得身体一颤,连忙应道:“是是是,我听宋厂长的。”

犹豫半天,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宋厂长,不知道叶...您的哥哥想要做些什么?”

宋言嘴角微扬,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怎么,贾村长很感兴趣?”

看着宋言的表情,贾大观打了个冷颤,连忙否认道:“不敢不敢,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样的话我接下来也好配合您哥哥。”

宋言淡淡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哥准备在村里开厂子,需要在村里集资合办,你到时候积极响应一下,号召大家一起参与就好了。”

贾大观一愣,追问道:“办什么厂?柳叶村位置偏僻,也不适合种植东西,如果贸然办厂,村里人不会加入的。”

“哦?这个时候村长倒是知道村里的地不能种东西了。”宋言嘲讽道。

贾大观讪讪一笑,没敢接话。

宋言没打算在这方面瞒着他,反正早晚都要知道,“办砖厂,村里合办,算是公产,我哥只是带头入股,相当于和村子合作,怎么样,对于这种能带头全村致富的事情,一心为民的村长不会不答应吧?”

看着宋言似笑非笑的的样子,贾大观嘴里直泛苦,可也不敢说什么,只得答应道:“没问题,到时候我保证第一个带头加入。”

见他如此识抬举,宋言也不打算再为难他。

临走前,宋言看向贾大观,淡淡道:“贾村长,与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有些事情只要别人不知道,那做了也是没做,不知道村长能否听懂我的意思?”

贾大观额头上冷汗直流,他忍不住擦了擦汗,用力点头。

宋言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走出了大门。

贾大观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等听到脚步声越走越远,逐渐听不见的时候,他才放松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全是汗水。

“叶家有个好女婿啊......”贾大观颤抖着拿起早已熄灭的烟斗,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