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村民讨要说法

“听说了吗,咱们分到的钱是叶家女婿掏的!”

村头向来是村里街坊邻居闲暇之余畅谈八卦的风水宝地。此时正值新年,各家没有了农活儿和家务,闲下来的人就更多了,人一多,就都聚到了村头的石墩子旁,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好不热闹。

上午最新的消息就是叶天朔和陈倩夫妻俩中邪了,挨家挨户的送钱,拿到钱的村民们都是一脸喜庆,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件事。

村长的儿子贾远方在旁边观望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加了进来。

碍于村长的面子,村民们对这个闲在家里的懒汉虽然没什么好脸,却也不至于撵人,原本以为对方只是来凑个热闹,可没想到从贾远方的口中又得知一条大消息。

钱是宋言掏的!

如果只是这一条消息,村民们还不至于惊讶,毕竟叶天朔什么情况大家都一清二楚,打死他也掏不出这么多钱,而宋言前脚回来,后脚叶天朔就发疯似的分钱,其中的关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可贾远方却是一脸神秘的说道:“你们好好想想,宋言和咱们村的人非亲非故,干嘛非要送钱,他肯定是有所图谋!”

有人表情犹豫,想要反驳他,却被贾远方一口打断,“不要不信!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你们是不是想说,叶天朔送钱的时候说了‘将来有事相求,希望大家帮一把’?我也听说了!但是你们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事,值得他一个镇上的大厂长这么费心费力?是不是想不出来?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图什么,但我保证他肯定有阴谋!”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一开始不信的人,在贾远方添油加醋的描绘下,也开始对宋言和叶天朔的举动起了疑心。

眼看怀疑的人越来越多,贾远方心里十分得意。

你宋言有什么可嚣张的,看我在所有人面前揭穿你的阴谋,让你的计划落空!

终于,等所有人都在议论宋言和叶天朔的时候,贾远方跳到石墩子上,大手一挥,正气凛然道:“大家都跟着我,我们一起去叶天朔家,看看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尽管有人保持理智,想要出声阻拦,可奈何聚集的人实在太多,再加上贾远方一个劲的煽风点火,一时间群情激奋,都在嚷嚷着要去叶天朔家问个究竟。

最终,贾远方跳下石墩,带头朝着叶天朔家赶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

不远处,陈倩站在柳树后面,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发懵。

看着渐行渐远的人群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半晌,陈倩才回过神来,张了张嘴,喃喃道:“妹夫这也太神了吧!”

昨晚,在饭桌上,宋言把钱交给丈夫和自己后,便预料到会有这一幕发生。

尽管对宋言有着绝对的信任,可当他一脸笃定的说出贾远方会煽动村民一起来家里质问的时候,陈倩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你怎么能保证一定会按照你的计划开展?”

坐在一旁的叶天朔和叶婉柔兄妹虽然没有说话,可他们疑惑的表情已经显示出他们的心中所想。

宋言轻轻摇晃酒杯,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首先,贾远方这个人懒惰善妒,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嫉妒,更何况一个外人在村里大出风头,知道这件事的主谋是我以后,他势必会在村民面前说我坏话,同时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村民们平白无故拿到五百块钱,心里本就疑惑,这时候贾远方在一旁添油加醋的一说,即使不相信他的话,村民们也会来到家里询问答案的。而且,”

说到这儿的时候,宋言举杯一饮而尽,眼中多了一抹嘲讽和不屑。

“只要是人都会有贪欲,更何况是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村民们见什么都不用就能拿到五百块钱,心里肯定会觉得我是头肥羊,更想借此机会向咱们家施压,看看能不能再从我薅下来点羊毛。”

其余三人听得云里雾里,都是一脸的迷糊,宋言见状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解释什么。

只不过,看着他眼中浓浓的自信以及运筹帷幄的样子,叶天朔和陈倩都选择听他的话照做,至于叶婉柔,更是无需多说。

陈倩把钱都分完以后,犹豫半天,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里,想要看看是否真的会如宋言所说那般。

听宋言说是一回事,但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等真的看到一切都按照宋言说的那样发生了以后,陈倩对于宋言的钦佩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收起这些想法,陈倩也连忙换了条小路,避免和人群撞上,她已经在这里浪费了一些时间,现在这个时间,叶天朔应该已经到家了。

想到这里,她脚步更快,朝着家里匆忙跑去。

......叶天朔家。

此时,门口处已经聚集了许多村民,比起之前在村头的规模还要壮大不少。

贾远方带着村民气势汹汹的朝着叶天朔家赶来,许多村民注意到他们后都跑过来询问原因,等听其他人解释完,也加入了质问的阵营。

屋里面,叶天朔咽了口口水,看向一旁搂着孩子的叶婉柔,忍不住问道:“小柔,妹夫是啥时候从家走的?”

叶婉柔虽然看起来平静,但可以看到她的眼底也同样蕴着一抹惊慌。

听到叶天朔的问题,她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八点多。”

“八点多是多少,你准确一点!”听着外面沸沸扬的声音,叶天朔的心有些发慌。

“八点四十左右!”叶婉柔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使劲回忆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见陈倩迟迟没有回来,叶天朔暗暗叫苦,早上的时候见宋言没有酒醒,他便没有招呼宋言,尽管宋言已经说了事情的后果,但他觉得并不会闹得太大,谁承想竟然真的像宋言说的那样,自己被堵在家里了!

“这下糟了......”叶天朔喃喃道。

他只是个本分的农民,几时遇到过这种场面,左等右等,见宋言迟迟不回来,他一颗心已经沉入谷底了。

见哥哥明明害怕却又要在自己面前要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叶婉柔刚想开口安慰,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喧哗声。

“叶家媳妇儿回来了,咱们问问她,叶天朔和他妹夫到底想干什么!”

紧接着,叶婉柔就听到自己嫂子的尖叫声,“你们干什么,别拉我!”

“不好!”叶天朔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宋言是否回来,立刻冲了出去。

刚一拉开大门,他就看到门外的人将门口围的水泄不通,为首的正是贾远方,此时也正是他拉着陈倩的胳膊,不让她进门。

见到叶天朔终于开门了,贾远方也就不再为难陈倩,松开了她的胳膊。

得到自有的陈倩马上朝着叶天朔跑了过去,躲在了他的背后。

“叶天朔,宋言人呢,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赶紧给我们一个交代!”贾远方大声道。

叶天朔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怒火。

当初,就是贾远方和贾大观父子俩上门劝自己,给自己画大饼,还拍胸脯保证肯定不会出事,自己才相信了他们,结果刚一出事,这父子俩跑的比谁都快。

而如今,见宋言在村里拉拢人心,这王八蛋竟然又跑来自己家逼问自己。

见叶天朔死死的盯着自己,贾远方有些心虚的向后退了一步,可后面的人群显然给了他勇气,他顿时又上前两步,高声道:“今天你必须给村民们一个说法!”

“是啊天朔,你就和大家伙儿说说,你们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对啊天朔,你妹夫呢,让他来出来说话啊!”

村民们众说纷纷,却无一例外都是在督促叶天朔赶紧解释。

听着这些话,贾远方表情更加得意,他大喝道:“你迟迟不说理由,难不成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正当叶天朔忍不住要辩解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忽然在人群外响起。

“贾家的大公子来我们家咄咄逼人,所为那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