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各方心思

叶家。

宋言坐在炕正中央,表情有些无奈。

经过上午这一出之后,叶天朔夫妇俩对他惊为天人,更加崇拜不已,午饭做好后刚一上桌,他就被叶天朔推到了主位上。

“妹夫,我敬你一杯!”叶天朔提起酒杯刚要喝,就被一旁的叶婉柔拦下了。

“哥!不能喝了,下午宋言还要去谈事情!”叶婉柔按住他的手,说道。

叶天朔一拍脑袋,“对对对,你看我这个记性,怪我怪我。”

陈倩则是看向宋言,询问道:“妹夫,下午你去村长家要怎么说?”

叶天朔也放下酒杯,表情认真,等待着宋言回答。

先前从门口回到家后,宋言就和他们大概说了自己在村长家发生的事,不过很多细节并没有说清,因此他们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贾大观在柳叶村已经当了三四十年的村长,即使今天在众人面前折了面子,但多年的威严还在,叶天朔夫妻二人不可能如同宋言一眼毫不畏惧。

宋言笑了笑,安慰道:“不用担心,他有把柄在我手里。”

把柄?叶天朔神情有些不解,疑惑地看着宋言。

宋言事先之所以没有告诉叶天朔这件事,就是因为自己的大舅哥心思过于淳朴,如果知道自己是被人合起伙来欺骗了,必然要找上门讨一个公道,这样一来,今天上午的计划就全都被打乱了。

不过如今计划已经完美成功,宋言也就不再顾忌什么,便将贾大观和假专家之间合伙的事情说了出来。

许久——“欺人太甚!”叶天朔猛地一拍桌子,满脸怒容。就连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陈倩,此时也是一脸恨意。

“不行,我要和村民们揭发他!”叶天朔咬了咬牙,就要起身。

宋言按住叶天朔的肩膀,笑着说道:“哥,把柄只有我们知道才叫把柄,一旦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就对他构不成威胁了,贾大观也势必会和我们鱼死网破,虽然我们不怕他,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办厂。”

叶天朔也明白这个道理,只得坐了下来。可心中的怒火不得发泄,一时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叶婉柔连忙看向宋言,示意他说几句话。

宋言笑着摇了摇头,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举起酒杯对着叶天朔说道:“哥,你看我像会吃亏的人吗?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等事情办完以后,贾大观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到时候,你就是新的村长,这样的话你在厂里的地位也会更加稳固!”

听到宋言这么说,叶天朔的气顿时消散,端起酒杯,和宋言碰杯后一饮而尽。一旁的陈倩和叶婉柔见阻拦无用后,也只能由着两人。

喝完酒后,叶天朔有些担忧的说道:“妹夫,贾大观和他大儿子贾远方自然不需要你费心,但他的小儿子可是在市里的工商局上班,你看......”

宋言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来柳叶村之前,他就调查过村长一家,而他那个在市里上班的小儿子,自然更是没有被他遗留掉,不过,先前在市里的时候陈庸和他分析过市里的势力分布,什么人不能对付他自然清楚。只不过,贾大观的小儿子,显然不在这个行列。

而知道自家还有个陈庸表哥的叶婉柔自然不会害怕,此时的她看着宋言又端起酒杯,想要阻拦却无果,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宋言一脸淡然,叶天朔原本有些担心,可看到自己的妹子同样一脸轻松后,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一时间,饭桌上又充斥着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与之相反——村长家。

贾远方愤愤的坐在凳子上,看着炕头的贾大观,不满道:“爹!为啥不告诉二弟,就这么看着宋言那小子耍威风?”

贾大观靠着墙,嘴里叼着烟斗一言不发。

“爹!”

见贾大观无动于衷,贾远方顿时急了,大喊道:“他可是当众踩了你的脸!”

“闭嘴!”贾大观喝道。

见贾大观动怒,贾远方便不敢再造次,只得独自生着闷气。

磕了磕烟斗,贾大观脸色阴沉,脑海中,宋言笑眯眯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

半晌,他口中吐出一口烟,缓缓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报复?我贾大观在柳叶村当了这么多年村长,谁敢折了我的面子?我从家走之前,就给你弟打过电话了。”

贾远方大喜,立刻追问道:“我弟怎么说?”

贾大观叹了口气,声音低沉,“你弟现在正处于关键时候,暂时腾不出手来对付宋言,只能等过一段时间再说了。”

关键时候?联想到年前自己弟弟传回家的消息,贾远方顿时激动起来,“我弟是不是又要升官儿了?”

贾大观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表情阴鹜,“宋言这小子猖狂不了多久了,他想办厂子就让他办!就算真办成了,能办多久还两说......”

知道自己弟弟要升官儿后,贾远方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嘿嘿笑道:“那是当然,前程可是在市里工商局上班!宋言就算在镇上当厂长又如何?”

他口中的“前程”,就是贾大观的二儿子,贾前程。

贾大观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贾远方今年已经四十岁,却一事无成,小儿子贾前程当年便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后来进了工商局工作,在市里站稳了脚跟。这些年来,他在村里之所以如此威风八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依仗这个在市里当官的儿子。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贾大观看向自己的大儿子,叮嘱道:“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到村里去吹嘘,不然的话,一旦打草惊蛇,让宋言跑了,到时候你想要报仇可就没机会了!”

贾远方连忙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爹,我肯定不会乱说的。”

打量了一下贾远方,贾大观点了点头。想到下午村里人要来自己家开会,贾大观的眼底闪过一丝冰冷,“宋言,就先让你蹦跶一阵子,跳的越高摔得越惨!”

......下午三点,村长家。

此时,原本宽敞的屋子里挤满了人,甚至有的人已经排到了大门口。

看着自家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贾大观心里虽然十分愤恨,可脸上却是笑呵呵的说道:“大家伙儿真是热情高涨啊。”说完之后,他看向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宋言,“宋厂长,小老儿家实在装不下这么多人,你看......”

宋言则是一脸无所谓的问道:“这里装不下,哪里能装下?”

“村东口有一个戏台子,是老一代人留下的,哪里应该可以......”贾大观还没有说完,便被宋言打断了。

“那就去吧。”说完,宋言便从炕上下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贾大观心里已经将宋言骂的狗血临头了,看着一屋子的人,他咬了咬牙,只得大声吆喝道:“大伙儿都跟着我来,这里地方太小,咱们去村东的戏台子......”

等所有人都到齐了以后,宋言搬了个板凳,坐在台上,笑着说道:“大家开始吧,有事儿问,有话说,一切好商量。”

而叶天朔此时便站在他身后,看着台下乌央乌央的人头,眼睛有些发晕。

看着前方宋言的背影,他心里一阵激动。

终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