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力压全场

台下,嘈杂声骤然停止。

村民们纷纷看向坐在前排的田生民,希望他能带头发言。

尽管上午宋言并未一怒之下做出些什么,但村民们却是记住了他气势逼人的一面,此时说什么也不敢再开口了。

田生民会意,看向台上的宋言,朗声道:“宋言,村里凡是想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在这里了,没来的也不用管了。村里人抬爱,把所有的问题都和我说了,我在这儿就一一提出,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宋言微微点头,笑着说道:“尽管问。”

瞥了眼贾大观,见他表情正常,似乎并没有被眼前这一幕激怒,不过细看之下便发现他眼底压抑的怒火。

摇了摇头,放下心中的杂念,田生民大声道:“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的意思我们也明白,烧砖厂光凭叶天朔一人肯定建不成,村民们就想知道,办厂是怎么个办法儿,到底靠不靠谱,能不能保证赚钱,之后的分钱又该怎么说......”

田生民没有停歇,一口气说出了五六个问题,宋言大概听了听便知道这些村民还是在担心干了赔钱的买卖。

不过他并没有出声,而是等田生民全部说完后才缓缓开口道:“田大爷,您也是读过书的人,做生意哪有保证稳赚不赔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您老应该明白吧?”

田生民点了点头,有些苦涩的说道:“话是这么讲,可你应该也知道,建厂不是小事,不能光凭你几句话大家伙儿就一股脑儿的跟着你,柳叶村不比镇子,村里人的日子本就拮据,要是万一出了点什么事,你倒不要紧,拍拍屁股就回到镇上当你的厂长了,可村里人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纷纷点头,小声应和道:“是啊是啊,不是我们胆小,实在是不能出差错啊!”

宋言自然明白这一点,问出这句话无非就是让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人清醒清醒,就在刚刚他问出这句话时,人群中立刻就有几个人偷偷离开了。

扫了一圈后,发现再没有想要离开的人之后,宋言才扬起了笑脸,“不过,既然我敢提,就肯定能保证大家至少不会赔本,因为,我也会入股砖厂!”

听到“入股”两字,台下的贾大观顿时变了脸色,眯起眼睛看向宋言,似乎是在辨别这句话的真假。

贾远方这些年没少和他说一些新的名词,关于这些经济方面的东西,他可比村里这些大字不是一个的村民懂得要多。

相比之下,其他的村民的反应就要平淡许多。

“入股?啥叫入股?”

“是不是城里人的说法?咱也没听说过啊!”

“听着倒是挺厉害的,不过到底是啥意思啊?”

......田生民毕竟读过书,虽然也不明白这词的含义,但结合宋言的语境,大概还是能推断出是什么意思,不过见村民们都是一脸不解,他不得不再大声道:“宋言,你就给村民们好好讲讲你的想法吧!”

宋言抬手往下压了压,等村民们停下来后,他笑着说道:“那我就给大家好好说一下,首先,厂子肯定是要大家一起来办,我和我哥也只是起个头,提出建议,具体怎么做还要看大家的,至于怎么办......嗯,厂子的机器和技术工人由我来出,找商家也由我来,所以厂子所得的利润我要分百分之四十,这一点不过分吧?”

闻言,田生民不禁皱了皱眉。

百分之四十可不是个小数目,全村这么多人,参与进来的少说也有好几十号人,这才一共分百分之六十?

可还没等他思考完,宋言便又抛出了一个炸弹。

“当然,我是我,我哥是我哥,我只是负责提供资金和技术,厂子的管理还要靠我哥,所以,我哥还要拿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宋言笑呵呵道。

田生民表情一变,顾不得其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声说道:“宋言,你付出的多,要分走百分之四十的利润无可厚非,可叶天朔毕竟只是代你打理厂子,就要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这恐怕不合理吧?”

虽然知道这样会得罪宋言,可田生民此时已经顾不得太多。宋言和叶天朔两人就要分走百分之六十的利润,这样一来,村民们就只剩下百分之四十,连一半都不到,这叫他如何不急?

其他的村民也不傻,此时对于利润分配不公平的愤恨压过了对宋言的畏惧,一时间群情又有些激愤。

“叶家女婿,这有些不合适吧?”

“对啊,你让你哥分百分之五还不行吗,给村里人多留一些......”

“再商量商量吧......”

面对一众村民的抱怨,宋言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他翘起二郎腿,淡淡的看着台下的人,一言不发。

等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人再说话的时候,他才悠然的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

“我嫂子陈倩也要分百分之十。”

声音不大,却仿佛惊雷炸响在众人心头,所有人都被惊住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台上坐着的那个年轻男人。

“宋言......”叶天朔看着自己妹夫的背影,喃喃道。

田生民的表情阴晴不定,极为精彩,思量再三,最终,他长叹一口气,缓缓开口,“宋言,你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村里人谈。”

宋言则是站了起来,俯视着台下的一众人,轻笑道:“怎么会,我哥是柳叶村的人,办厂也是造福全村人,而且,想要干成这么大的事情,少不了大家的帮忙才行,田大爷这是说的什么话。”

田生民眉头紧皱,他心中对于宋言已经有诸多不满,可眼下形势不如人,也只能强忍着怒意,一字一句道:“可你说出来的话丝毫看不到你的诚意!”

“诚意?”宋言摊了摊手,“我拿出三万块钱分给大家算不算诚意?可大家是如何对我家的?”

田生民哑然无语,可当前形势不容他退让,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村民们已经认错,而且你也说了不再计较,岂能出尔反尔?”

闻言,宋言收起笑容,浑身气场一变,不复之前的随和,“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大家是不是都忽略了什么东西?我哥可不是村长,没义务带领大家致富,现在愿意带着大家一起发财,那是我哥仁义!你们可别忘了,前几天我哥被人逼着还钱的时候,你们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我哥说过一句话,怎么现在看到有好处了又急着伸手了?”

宋言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每一个人都听见,一时间,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忍不住低下头,不敢和台上的宋言对视。

田生民显然心中也有愧,尽管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此时也不得不咽了下去。

叶天朔的心再一次颤动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两天宋言在家里一直不提这件事,并非是不知情,而是准备当众和村里人算账!

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宋言嗤笑一声,看向贾大观,“贾村长,这就是柳叶村淳朴的乡风?可我怎么只看到老实人被欺负,却没看到互助互爱的友好画面?”

被突然点名的贾大观有些发懵,可看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后,只能讪讪的笑了笑,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宋言在台上缓缓踱步,最终,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后坐了下来。

“是我家给村里人机会,而不是求着大家一起干,明白吗?”宋言淡淡道。

这一次,无人敢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