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商定成功

村东头的戏台处。

台下,密密麻麻的坐着一大群村民,此时皆是一脸心虚的低着头,不敢吭声。

台上,宋言翘着二郎腿,神情淡然。而他的身后则是欲言又止的叶天朔。

看宋言似乎铁了心要和村民争到底了,叶天朔心里着急的同时又有些感动,心情十分复杂。

一时间,气氛沉重下来。

贾大观坐在人群的边缘处,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激动。

他自然不是为了宋言力压众人而叫好,而是看着双方似乎有势如水火的劲头,这样的话,办厂的事便只能不了了之了。

不了了之?

想到这一点,贾大观的脸色一变,顿时有些焦急。

如果制砖厂办不下去了,自己也就没办法让儿子惩治宋言,为自己出一口恶气了。

贾大观给田生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起来说些什么,挽回一下局面,可田生民此时正凝眉低头,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根本没有理会他。

无奈之下,贾大观只得重重的咳嗽两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咳咳,大家伙儿不要这样搞嘛,一件好事怎么弄得像坏事一样,大家都让一步,让一步哈......”贾大观站起身打着哈哈。

忽然间,他的余光注意到,台上的宋言正看着自己,同时还露出了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可眼神却不见任何笑意。

贾大观打了个激灵,怕宋言看出自己心中所想,便更加卖力的吆喝道:“大家都好好想想,人家宋言可是镇上的大厂长,每天做的都是大买卖,怎么会看得上制砖厂这点小钱!人家就是想替自己的大舅哥出口气,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没数吗,现在还和人家计较这些做什么,人家和你们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帮你们,还不是看在叶家老大的面子上......”

宋言仔细打量着贾大观,见他一副尽心尽力帮自己的样子,略一思索,想起刚刚他暗爽到一半后突然露出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顿时明白了他心中所想是什么。

不过,宋言并不打算制止他,反而是淡定的看着他的表演。

贾大观说的口干舌燥,同时一个劲的给田生民使眼色,就在他眼睛翻得快要泛白了的时候,田生民终于开口了。

他先长叹一口气,接着,他看向宋言,声音低沉,“宋言,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事实也却是如你所说,你与我们非亲非故,愿意和我们一起办厂,也是看在你大舅哥的面子上帮村子一把,我们领情,也十分感谢你,不过,毕竟村里的人太多了,你看看,能不能再分给村民们一点利润?”

田生民表情诚恳,言语间充满哀求。

看着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为了一个与自己并无太多关系的村子而苦苦恳求一位年轻人,一时间,许多村民都红了眼眶。

见状,宋言便知道不能再逼下去了,否则,真把所有村民都弄的站在自家的对面,这个厂子也就办不下去了。

收起先前那副漠然的表情,宋言笑了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戏台边跳了下去,来到田生民的身边,感慨道:“有田大爷这样一心为村子的老人作表率,我宋言自然不好太过自私,否则岂不是步了某些人的后路?”

当说到某些人的时候,宋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旁边的贾大观,意思再明显不过。

贾大观心里恨得直痒痒,不过,见事情终于有所好转,他也只能顺着宋言的意思,带头说道:“这样不就好了,大家有话好好说,事情总是有商量的嘛!”

台上的叶天朔此时也松了口气,跟着从台上跳了下来,注意到宋言给自己使了个眼色,便开口道:“我妹夫毕竟还年轻,年轻气盛,得罪了大家,望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太过计较。”

见叶天朔这样说,村民们也纷纷回答道:“不会不会,宋厂长年轻有为,是难得的青年才俊,我们村有这样的能人相助,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他。”

宋言也是趁机说道:“先前我在气头上,说的话有些欠考虑,是我的不对。”

田生民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宋言的眼神多了一抹钦佩。

他活了这么多年,眼力见还是有一些的,自然能看出来,眼前这一切都是宋言提前计划好的。叶天朔唱白脸,宋言来唱红脸,最终在敲打了村民的同时还帮助叶天朔赢得村民的心,可谓是一举两得。

不过,让他困惑的是宋言是如何说服贾大观配合他的,要知道贾大观此人眦睚必报,之前宋言当众狠狠打了他的脸,他不仅不阻拦,反而还帮宋言说话,其中肯定有阴谋。

想到这儿,田生民暗自决定,一会儿等结束以后,他一定要提醒宋言多多提防贾大观,以免出什么差错。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确定好利润的分配,田生民沉吟片刻,开口道:“那不知你打算怎么分配利润?”

宋言笑着说道:“先前说的我一个人拿百分之四十的利润不变,然后由我大舅哥和嫂子一起拿百分之十五,这样不过分吧?”

百分之五十五,这样的话,村民们还能分百分之四十五......田生民思量片刻,点了点头,紧接着便说道:“机器和工人你出,可以抵一部分钱,你再掏四分之一就行了,其余的村里人一起凑钱。同时村里选出一批青壮来学习技术,等学成以后,就不再雇佣工人了。”

宋言自然不会反对,本身请工人来就是为了教村里人技术,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道理他自然明白。

至于其他的村民,更是没有意见,纷纷表示同意。

先前贾大观的一番话虽然听起来刺耳,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宋言和他们非亲非故,之所以提出来大家一起建厂,更多是因为叶天朔,他们如果还不知足的话,只怕会再次惹恼了宋言,到时候,如果宋言一气之下不干了,那大家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一切商定下来后,村民们便纷纷离场了。

临走前,田生民来到宋言身前,表情有些谨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贾大观。

宋言原本还有些疑惑他想说什么,等到田生民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后,便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叶天朔才来到宋言旁边,神情十分激动。

“妹夫,我......”

宋言摆了摆手,笑道:“大舅哥,说感谢的话可就见外了啊。”

叶天朔憋得满脸通红,想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回去咱们一醉方休!”

看着自己淳朴善良的大舅哥,宋言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其实刚开始他并不打算退步,他原本只打算给村民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只不过,就在他漠然看着村民们自责内疚的时候,叶天朔却突然捅了捅他的后背,纠结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替村民求了情,宋言这才做出妥协。

不过他也明白,毕竟柳叶村是叶天朔的家,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就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产生了浓厚的感情,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村民。自己可以一走了之,他却不能。

想通了这些,宋言便不再计较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得失,看着一脸傻笑的叶天朔,宋言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走,咱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