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收购公司

房间里,商谈还在继续。

宋言一脸笑容,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

金德利则是表情惊疑不定。

他忽然发现,自已一直忽略的一点,便是先入为主的认为宋言的消息是在陈庸哪里得到的,毕竟在来绥廊之前,陈庸就和自己打过电话,提起了宋言,并隐晦的点出了二人有关系。

可如果,一开始的设想就是错的呢?

想到这里,金德利的脸色一正。

只是,在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之前,他也不能草率下决定,说不定是自己想多了,因此他眼睛一转,反问道:“那在宋先生看来,将来会有什么大的变动不成?”

宋言微微点了点头,神色坦然。

金德利从他的脸上看不出真假,却也不想再继续打哑谜下去,轻咳一声,瞥了眼刘丰。

刘丰立即会意,起身离开,“我去叫服务员上壶茶。”

宋言眯了眯眼,没有阻拦。他知道,金德利应该是不想拖下去了。

果然,刘丰刚一出门,金德利就开口道:“金先生,咱们也不要打哑谜了,你给我透个底,你上面是不是还有人。”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了指头顶。

宋言略一思索,便明白他为何作此猜想。自己说到关于未来的走向时十分笃定,以至于对方猜想自己是有人通信。

可让金德利想破脑袋都猜不到的是,自己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完全是因为自己早就见证过这一切的发生了。

不过随后他又想了想,陈庸是自己的表哥,那么他的背景也就算得上自己背景,既然这样的话,倒不如扯虎皮壮壮声势。

因此,宋言做出一副晦深莫测的样子,微微颔首。

金德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心里便庆幸起来。

多亏来了这一趟,要不然的话自己一头扎进这趟浑水,也没有人指导,鬼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

越是往下想,他就越是觉得可怕,汗水一瞬间便湿透了后背。

“幸好有宋先生,要不然......”金德利擦了擦额头的汗,感激道。

宋言摆了摆手,“无需客气,我也是有所图谋,你我各取所需罢了。”

尽管金德利对于这件事还是有些困惑,但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不好再深究下去。

金德利的胡思乱想一定程度上减去宋言不少的麻烦,可宋言既然邀请他来到这里,便是准备好和他长期合作,因此,他思量片刻,开口道:“金老板,事先我说的合作一事,并非是客套,不知你是否愿意?”

金德利一愣,有些惊讶于宋言的话,可看宋言表情认真,他立即兴奋的点了点头,“当然愿意,宋先生请说。”

他的生意在市里已经做到头了,原本指望着来绥廊找找机会,而和宋言一番谈话后,酒厂的事情肯定泡汤了。可没想到宋言却忽然抛来橄榄枝,对于这样的好事,他自然是千肯万肯。

“那我就直说了。”宋言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金老板认为你在市里的生意做的很不错,可在我看来,却是重重隐患,随时有可能破产!”

金德利一怔,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子。

“宋先生,您能提前知道一些消息我明白,而且以您的身份也没有必要骗我,只不过,说是会破产,会不会有点夸大其词了?”金德利说道。

宋言轻笑一声,“既然要合作,坦诚是必然的。我有没有危言耸听,你可以听过以后在做判断。”

金德利默默地点了点头,示意宋言继续说。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自然能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要不了多久,市里就会迎来一次大洗牌,到时候很多厂子都会被卷入这场风暴当中,你的公司也不会避免。”宋言有条不紊的说着,“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你的公司现在虽然看起来蒸蒸日上,实际上内部已经出现问题了吧。”

金德利脸色一紧,看向宋言的眼神中惊疑不定。

见他这个样子,宋言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下一届领导上台后之所以调整方案,也是因为前一任领导班子在任时积患重重,如今距离换任只有几个月不到,矛盾也应该到了快要爆发的临界点了。

而金德利的农机厂规模不算太大,资金也不算雄厚,因此问题只会更严重。

宋言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说这次来绥廊是为了拓展市场,可在我看来,更主要的目的应该是转嫁矛盾吧?”

金德利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宋言的话就好像一只无形的手,将他层层扒光,让他有一种赤裸的站在宋言面前的感觉。

宋言说的没错,他的公司尽管现在看起来还算安稳,但身为总经理的他,又如何会不知道潜藏在平静背后的凶险?

这次之所以孤注一掷来到绥廊,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谋求一条出路,如果成功的话,就算市里的公司爆发了危机,他也不至于没有后路。

“生产规模不代表最终盈利额,如今出台的产品产品标准愈发严格,市场的环境对于老牌厂子只会越来越不友好,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科技园区的出现,才是压垮牦牛的最后一根稻草。”宋言一针见血道。

科技园区的出现,是互联网兴起的产物,技术愈发先进,生产也朝着智能化科技化方向发展,长此以往,所有落后的厂家只会走向破落,这是时代的选择,也是历史必不可免的走向,即使是宋言,也只能顺势而为。

从宋言开口那一刻起,金德利的表情便在不断地变化,而当宋言说到最后的时候,金德利的脸色却归于平静。

“呼”

金德利长出一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他看向宋言,眼神中不再有之前的畏缩,反而充满了坚定,“宋先生,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看到金德利截然不同的变化,宋言心中多了一抹赞许。能够在八十年代靠着倒卖东西发家,在众多摸索的人中走出一条路的人,岂会是平庸之辈。

知道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宋言也不再啰嗦,直接说道:“我想要收购你的公司。”

饶是已经了猜到这一幕,金德利的身子还是忍不住晃了晃。他看着宋言,语气不再如之前那般小心翼翼,“宋先生,请问你依仗的是什么,只有你的背景吗?”

其实在宋言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宋言对于收购自己的公司势在必行,如果不是下定决心,以宋言的身份,又怎么会和自己说那么多话,其中可是有不少隐晦的消息是不能向外界知道的。

但是,这家公司毕竟凝聚了自己太多的心血,如果对方只是想仗势压人的话,他虽然最终也只能屈服,但心里却一直会有个疙瘩。

为了让自己不留遗憾,金德利冒着得罪宋言的风险,问出了这句话,就是想要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

宋言收起笑意,浑身的气场陡然一变。

金德利的瞳孔微缩,他眯起眼,看着眼前这个远比自己年轻的男人身上忽然散发出一种震慑人心的气息,同时,他又从宋言的眼神中看到了锐利的自信。

忽然间,他好像知道宋言的答案是什么了。

宋言缓缓坐直身子,注视着金德利,这一刻,他就是那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金融之神,而这里也不是什么酒楼,就是他前世驰骋自如的集团大厦顶楼的会议室。

“我的靠山从来都只有我自己。”宋言语气淡漠,神色坚毅。

“跟着我,我让你见识真正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