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达成一致

“如何抉择,随你。”说完这句话,宋言又恢复了那副笑容满面的样子,看起来十分随和。

只是,刚刚见识过他另一面的金德利,却怎么也不能再把宋言当成一个空有背景的富家子弟来对待了。

就在金德利深思不已的时候,刘丰端着一壶刚刚烧好的茶水走了进来。

给二人倒好茶后,他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眼观鼻,鼻观心,缄默不语。

宋言瞥了眼他,刘丰只得悻悻起身,再次离开。

“宋先生对于下属倒是宽厚。”看到这一幕后,金德利心里稍稍放松了些,笑着打趣道。

宋言跟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金德利早就下定了决心,此时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因此他索性直接说道:“金先生,您打算以什么样的价格收购农机厂?”顿了顿,他笑着说道:“虽然公司不算太大,但在市里来说也算得上中等了,不能太低了吧?”

宋言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很想报高价,可惜我现在实在是穷。”

“......穷?”金德利脸色一僵,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他想了种种可能,认为宋言会开出各种条件,只是没想到,宋言竟然会直截了当的说自己穷。

“宋先生的意思......”金德利艰难的组织措辞,“难道宋先生是想空手套白狼?”

这话说出来,他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觉得实在是太过儿戏。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宋言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意思。”

笑声骤然停止。

金德利忽然觉得先前看到的宋言可能是自己的假象,要不然眼前的人怎么会一本正经的当着自己的面想要一分钱不花就拿走自己的厂子。

难道他之前说的都是骗我的?

想到这里,金德利看向宋言的眼神明显多了几分怀疑。

宋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表情正式几分,“金老板,我想和你谈的并非一般的收购,我手中的资金有限,最多只能出五十万,但是,提前知道经济走向以及先进的技术,这两点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明白吧。”

金德利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能开这么大一家厂子,自然明白其中的价值。如果他现在能掌握这两点的话,就不会沦落到被收购的地步了。因此,宋言给出的条件并不算低,相反还十分优厚。这样算下来,反倒是自己占了便宜。

“我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平日里无暇顾及这家公司,因此还需要你多管理,我只负责大方向。”宋言继续说道:“我持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你来当副总经理,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金老板意向如何?”

百分之二十?金德利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宋言最多只会给自己百分之十甚至更少。

“真的有百分之二十?”金德利试探道。

一场交谈下来,他现在丝毫不怀疑宋言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明白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意味着什么。

宋言坦然的笑了笑,“我说过,跟着我,我会带你一起走向辉煌。这也算是一场豪赌,我现在只能给的起五十万,你如果愿意相信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如果你不相信,那我给出的条件高低与否都没什么意义了。”

一番话说下来,语气十分真诚,并没有隐瞒什么,金德利自然能感受得到,他看向宋言,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

赌还是不赌?

赌赢了,就是一世富贵,赌输了,大不了就从头来过。反正以前也是一穷二白,没什么好怕的。

答案显而易见。

“宋先生,从今以后,我就得叫您总经理了。”金德利笑着伸出手,说道。

宋言微笑着握住他的手,“很期待我们接下来的合作。”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走廊里来回溜达的刘丰听到屋里传来的笑声后,便知道宋言的事情谈完了,敲了敲门,得到宋言的同意后进了门。

“这位是刘丰,我的得力助手,接下来关于公司的事情你和他说清就好了。”宋言向金德利介绍道。

金德利冲着刘丰点了点头,笑容和善。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宋言安插在公司中的眼线,负责盯着自己。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产生不被信任的愤恨,生意场上就是如此,如果宋言不这么做,金德利反而会看轻他。

刘丰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有点发懵,见状宋言笑了笑,说道:“之后再和你说。”

和刘丰说完之后,宋言转过头,对着金德利问道:“酒厂厂长的联系方式是多少?”

金德利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来之前没有调查过吗,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酒厂厂长急于将厂子脱手,因此四处寻找下家,联系方式并不难得,金德利没有想到宋言竟然没有。

宋言耸了耸肩,表情轻松,“来之前就打算问你了。”

金德利先是一怔,随即笑了出来,“宋先生真是自信。”

“一向如此。”宋言微笑道。

金德利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从见面到现在,一直都是你压着我一头,我在你面前完全没有秘密,现在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宋言被勾起了兴趣,盯着金德利,示意他赶快说。

金德利表情有些得意,他咧了咧嘴,“其实厂子我已经买下来了。”

已经买下来了?宋言有些惊讶。他确实没有想到,不过,关于这段的记忆本就比较模糊,具体的时间是那一天宋言也摸不太准,只要不影响大局就好。

“多少钱买下来的?”宋言好奇道。

金德利伸出一根手指,“十万!”

“那你可真够黑的。”宋言哈哈笑道。

金德利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不是我黑,是你黑,这厂子现在是你的了。”

宋言有些意外的问道:“送我了?”

“当然,公司都是你的了,一个破产了的小厂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金德利一副十分大方的样子,实际上,他也却是没把这个小厂子看在眼底,要不是为了转嫁矛盾,他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这里。

看着他这副豪爽的模样,宋言十分想笑,表面上却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只不过,他心里暗暗想着,不知道过了几个月,当金德利知道这厂子的真正价值后,会不会肠子都悔青了......与此同时,平成市市钢厂的厂长办公室内。

柳诚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指在鼠标上不断滑动着,盯着电脑屏幕啧啧称奇。

沙发上哪,陈庸坐姿端正,手里正翻看着一份文件。

“我的乖乖,上面的动静可真够大的。”柳诚一边看着屏幕上的字,一边感慨道。

闻言,陈庸放下文件,推了推眼镜,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李省长要调任,局势自然会乱一阵,不过等到新官上任后,现在越乱,到时候火烧得越狠。”

对于陈庸的话,柳诚不置可否,想了想,他有些好奇的说道:“你说趁这个机会,宋言那小子会不会干点什么大事出来。”

陈庸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着这件事的可能性。

见他这样,柳诚哈哈大笑道:“你还真信啊,我就是开个玩笑,现在局势这么乱,他不好好在丰宁窝着,还能干什么。”

陈庸轻叹一口气,低声道:“但愿吧。”

有些话,他没和宋言说,宋言在丰宁和市里搞出的动静,已经被家族内部的一些人注意到了,并且十分不满。

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往下拖,不让其他人插手,除此之外,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只不过,让他和柳诚都想不到的是,宋言很快就会被卷入另一场旋涡中,不仅是宋言,就连他们两个,也会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