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闷。

柳诚皱了皱眉,离开办公桌,一屁股坐到了陈庸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

“我说老陈,你不是一直对你那个表弟信心十足吗,怎么现在又愁眉苦脸的了。”

陈庸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宋言还没接触这个圈子,他不知道现在局势有多乱,可你又不是不清楚,董汉林现在明面上是优势,可实际上处处都落后方明一步,而且方明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家族的支持......”

柳诚也是叹了口气,想起那个麻烦的家族,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王家真是有毛病,放着好好地B省不管,非来W省添什么乱!”

陈庸蹙眉道:“慎言!”

柳诚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一天天就你的规矩多,明明和我同岁,看起来像个小老头似的,这是在我的地盘,又不是别处,哪儿来的那么多规矩!”

闻言,陈庸一噎,饶是他心性脾气极好,此时也是忍不住气恼道:“你听不听得懂好赖话?我这是为了你好!”随后他又是叹了口气,声音有些低沉,“现在你还在攒履历,没有进入官场,可也就是马上的事情了,在这节骨眼上,你不能出一点差错!你家里可全指着你呢!”

听到这句话,柳诚的表情也黯淡了一些,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家族正面临的情况。

一时间,房间陷入了安静。

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柳诚,陈庸有些心软,说道:“不必担心,你家和我家这些年早就亲如一家了,我们家不会袖手旁观的,再说了,按照现在的计划一步一步来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柳诚点了点头,他性子跳脱,不喜欢沉闷,见两人越聊越压抑,语调又玩世不恭起来,“你也别瞎操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之前我们对宋言也没抱多大希望,可他还不是给了咱们一个惊喜,我有直觉,我感觉这小子还得做出什么让咱们出乎意料的事情来。”

想到自己表弟那不服输的性子,陈庸也有些认同柳诚的说法。

“希望如此吧......”

......和金德利敲定好一些细节后,宋言便带着刘丰离开了酒楼。

临走前,两人约好等宋言回丰宁交代好任务后就会去市里和金德利签署合同,完成最后的交接。

同时,金德利还语气十分神秘的和宋言说有一个和省里有关系的大秘密,等着他来到市里的时候再告诉他。

宋言没有问,不过根据时间线推断,大概率和耀光建设集团有关。

如今的W省形势并不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毫无顾忌进行投资的,也只有W省的龙头产业耀光了。

此时的绥廊还没有成为改革的桥头堡,因此看起来仍旧十分落后,宋言和刘丰也没有逛下去的心思,下午的车一到,两人就踏上了回家的征程。

在车上,刘丰几次欲言又止,想要问问宋言和金德利都说了些什么,但见宋言一直闭目凝神,只得把满肚子的好奇心强行压下去。

宋言只想把他腼腆的性子改过来,却也不想把他弄成一个好奇宝宝,因此整趟车下来都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决心要熬熬他的好奇心。

同时,他也在分析接下来的形势,早做好打算,也能在遇到突发情况时沉着应对。

把一切都归于掌握之中,是宋言两世不变的习惯。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钢铁厂和公司的事情先要暂时放一放,他的重心准备放在平成市。一系列的变动和改革,都是围绕着平成市展开的,与其静观其变,不如置身其中,才能更清晰的把握机会。

上次和陈庸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似乎有话没说完,宋言猜想应该是和他背后的势力有关,因此,这次去市里,他准备和陈庸开诚布公的聊一聊,这样也能更好的配合。

赶在天黑之前,刘丰和宋言回到了丰宁镇。

下了车直接来到了钢铁厂,此时正好是下班时间,刚到大门口,宋言就看到叶婉柔和其他几位同事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

“宋厂长好!”几位女同事看到宋言后,眼中都有些敬畏,纷纷叫道。

宋言温和一笑,以示回应。

简单和刘丰交代了几句话之后,宋言牵起叶婉柔的手,向众人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人感慨道:“宋厂长和叶主任的感情真好。”

其他人听到后也是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虽然宋言当上厂长后忙了起来,可每天仍然会坚持接送叶婉柔,风雨无阻,同厂的人看到了都是赞叹有加。

可所有人都好像下意识忽略掉了之前他们是如何嘲笑叶婉柔嫁错了男人的,只能说人的记忆真是随着时势而改变。

......宋言和叶婉柔先是一起去幼儿园接宋瑜,随即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逛了超市,挑了很多东西。

如今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叶婉柔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拮据,再加上有宋言在一旁鼓动她,慢慢的放开了手脚,展现出了女人花钱的天赋。

尽管逛下来之后宋言的脚都软了,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前世自己挣了那么多钱也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一世努力挣钱,就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只要看着妻子孩子脸上的笑脸,他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宋瑜一手牵着爸爸,一手牵着妈妈,小脸上全是笑容,走起路来蹦蹦跳跳,兴高采烈的分享者一天下来的趣事。

上次事了以后,宋瑜的幼儿园生活就变得愈发多姿多彩,同班同学的家长们听说了宋言大展神威之后,都纷纷嘱咐自家孩子和宋瑜打好关系,尽管小孩子们并不懂大人间的人情世故,但宋瑜还是因此而成为了班级上最受欢迎的小朋友,上到老师园长,下到家长同学都对她十分友好。

回到家后,一家人吃了顿丰盛的晚饭,之后宋瑜早早地睡下,宋言和叶婉柔也回了房间。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叶婉柔看着身旁的宋瑜,柔声说道。

在吃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丈夫神情有些异样,因此才早早的哄女儿睡觉,腾出二人空间来进行夫妻夜话。

宋言笑了笑,搂过叶婉柔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接下来我又要出远门了。”

“刚回来就又要走吗?”叶婉柔皱了皱眉,表情有些不舍。

她现在也知道自家的男人十分有本事,干的都是些大事,她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她也只是个普通女人,还同样会想念丈夫,也会舍不得分离。

闻着叶婉柔头发上的清香,宋言同样有些不舍,只不过,他是男人,而且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如今仇人还逍遥在世上,远在京城的宋家看情况也没打算放过他,因此,他还不能停歇。

“放心吧婉柔,相信我,我会解决所有问题的。”

望着丈夫坚毅的侧脸,叶婉柔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相信你。”

身为女人,她敏锐的感觉到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只不过,她相信宋言,相信他会像之前一样轻而易举的化解一切困难。

宋言拥着妻子,没有再说话,静静享受着这暴风雨前的宁静。

接下来,他就要再一次置身漩涡当中,只不过,前世今生,他从不会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