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与陈庸的争吵

客车缓缓驶入车站,到了站点后停了下来。

宋言从车上走了下来,环视一下四周,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了他的身前,车窗慢慢放下来,露出了柳诚俊逸的脸。

只不过,此时柳诚却臭着一张脸,斜了眼站在路边的宋言,不满道:“上车!”

拉开车门,将背包扔在一边,宋言伸了个懒腰,语气轻松,“还是专车接送舒服。”

闻言,柳诚的脸又是一黑,他看着镜子后面无比惬意的宋言,语气不善道:“喂喂喂,我是你的上司,你能不能放尊重一点,还真把我当司机了?”

宋言懒得和这个幼稚鬼计较,直接说道:“陈庸说了什么时候见面吗?”

见对方不回答自己,柳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下午四点,在我家集合。”

“呦,你还在平成有房子,真豪气。”宋言打趣道。

柳诚白眼翻得更狠了,“我辛辛苦苦干了好几年,还不能让我买套房子?你还好意思说我,谁知道你现在偷着挣了多少钱了。”

宋言笑了笑,没接话。

柳诚在平成市也待了好几年,背后有家族支持的他,肯定不可能只靠着厂长这个职位作为收入来源,一定还有其他方式,只不过,估计等他进了体制内之后,这些就和他无缘了。

想到这儿,宋言看向柳诚,问道:“你们现在局势如何了?”

谈到正事,柳诚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怎么样,上面扛不住压力就给下面甩责任,也不管我们扛不扛得住,光知道着急,出了事又推卸责任,只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然后再把烂摊子甩给我们。”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幽怨,同时也掺杂一丝怒意。

听得出来,他们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好过,宋言沉吟片刻,继续问道:“你明年进体制内的原计划会受影响吗?”

柳诚想了想,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陈庸呢,他现在在忙什么?”

柳诚挠了挠头,说道:“还能忙什么,工作交接,维持当前局面,方明有了外援,现在正大显神威呢,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就是不想好好谈,董汉林有点等不下去了,他怕再拖下去会出变故,只不过碍于陈庸家族在不好说些什么罢了。”

宋言皱了皱眉,没有想到现在情况竟然这么混乱。

事情似乎和他先前预想的不太一样,估计是因为他之前的举动打乱了一些人的计划,使一些布置都提前了。

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柳诚说道:“先别多想了,等陈庸到了再好好谈吧。”

几个月的相处,再加上陈庸无时无刻都在推荐他的表弟,如今的柳诚已经把宋言完全当成了自己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宋言面前露出这幅模样。

要知道,他柳诚在外界人看来,一向以刻板难相处著称,可不是谁都有机会看到他这一面的。

宋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车子驶进一家高档小区,宋言透过车窗四处观望一下,发现小区环境十分不错,格局也十分精致,设施完善,绿化也非常到位。

“这小区不错。”宋言称赞道。

柳诚表情有些得意的说道:“那当然,新城区最好的路段,旁边就是小学,现在根本不卖,还得是我本事大,才搞来这么一套房子。”

听到附近就是小学,宋言心里一动。

宋瑜已经上大班了,明年就要开始上小学,丰宁毕竟太小,宋言并不打算再待下去,下一步他的重心就在平成市,这样看来,这套房子似乎是为自己精心准备的......看着还沉浸在自豪之中的柳诚,宋言似笑非笑道:“等明年你进了体制内,还住这样的房子,是不是生怕自己不被追查?”

柳诚的脸一僵,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套小区明显就是为了有钱人准备的,到时他一个政府中人,不把清廉二字刻在脑袋上就算了,还如此嚣张的住在这里,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吗?

不过柳诚也不傻,注意到宋言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后,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想起来,宋言家中还有个女儿,马上要上小学了,估计他是听到自己之前说附近就是小学才起了心思。

“那就不劳您费心了。”柳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宋言耸了耸肩,不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是下定主意,柳诚的这套房子,他早晚要拿到手。

来到柳诚家后,柳诚给宋言沏了一壶茶,两人便一起等起了陈庸。

没等多久,陈庸也到了。

“表弟。”陈庸对着宋言点了点头,随后坐到了沙发上,表情有些疲倦。

见他这幅模样,宋言就知道,估计是情况又恶化了。

“怎么样,方明那老小子怎么说,还是不肯松口?”柳诚皱了皱眉,问道。

陈庸叹了口气,说道:“他松什么口,他现在有靠山在,硬气的很。”

“不是他先前低声下气的时候了!”柳诚低声骂道。

听到现在,宋言也大概猜出如今的形势了,见陈庸愁眉不展,便说道:“表哥,方明背后的势力不能试着拉拢吗?”

陈庸又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说道:“试过了,我家早就派人和对面交涉过了,只不过对方态度很强硬,根本不打算和我们好好谈。”

听到这话,宋言蹙起了眉。

要知道,陈庸出自陈家,而陈家虽然在宋家面前不值一提,但放在W省中,也算得上一流家族,如果是其他省的家族来W省做事情,不至于这样不给陈家面子。

除非......对方是来自京城的人。

想到这儿,宋言开口道:“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接下来的城市整改,双方谁能拿下这个政绩,谁就能获胜,至于其他的都只是辅助罢了。”

陈庸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忧虑的说道:“话是这么说,可关键是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对等。虽然没有达成协议,不过双方都默认的就是陈家不能出手,但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宋言明白他的意思,这些个京城来的大家族,最看重的就是面子,他们也怕在京城圈子中留下个欺压小家族的名声,否则的话将来便没有家族愿意寻求他们庇护了。但如果陈家反抗的话,就会落得个不识抬举的罪名,对方也就有出手的理由了。

听到陈庸这样说,柳诚也是叹了口气,表情不是很好看,“是啊,我们实在是没有帮手了,谁都不愿意得罪京城来的庞然巨物。”

看着一筹莫展的两人,宋言轻笑一声,指了指自己,说道:“你们是不是忘了,还有我呢?”

“你?”柳诚先是一愣,随即噗嗤一笑,“你能有什么用,凭你那点势力,根本掀不起什么水花。”

陈庸却是没有笑,他盯着宋言,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不行,你不能参与进来。”

宋言眉头一皱,反问道:“为什么不行?”

“我怀疑这件事宋家也有参与,要不然的话,以陈家和宋家的关系,对方根本无需要忌惮什么。”陈庸沉声道:“你别忘了,宋家可还没有放过你!”

宋言能够理解陈庸想要保护自己的心情,可自己并非是他那个原本的窝囊表弟,而且,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本就能给陈庸带来很大的助力。

见到两人针锋相对起来,一旁的柳诚也不敢笑了,连忙劝道:“有话好好说,吵什么吵啊,都是自己人。”

陈庸盯着宋言,表情并未松下来。

争吵,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