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波澜再起

“策划方案?”

陈庸和柳诚听到这句话后,都有些疑惑不解。

宋言点了点头,“没错,如今的耀光集团之所以能和王家僵持不下,就在于他们是率先递交的申请,也审批了下来,可真要分出胜负来,还得看双方谁能先提供完善的方案,让上面信服才行。”

陈庸微微点头,随后又问道:“你怎么确定耀光集团没有现成的方案?”

宋言轻笑一声,有些好笑的看着陈庸,“表哥,你真是急糊涂了,如果耀光集团已经有了方案,为何不现在干脆利落的结束对峙,难不成是和王家扳手腕比较有面子?”

陈庸想了想,发现确实是这个道理,也就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是局中人,看事情自然不如你透彻......不过,按照你的想法,如果能行得通,或许还真能让你拉来一个有力的盟友。”

柳诚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说是这么说,可你有拿得出手的方案吗?耀光集团这么大的公司,上下好几千人,都没能整合出一份能说服上面的计划来,你确定你能行?”

陈庸也是有些担心的看向宋言,心里有些烦闷。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方法,却又是另一条死路,饶是陈庸性子寡淡,此时也有些激恼了。

宋言淡笑道:“既然我提了这个事,自然是有万全的把握。”

柳诚是半点也看不惯宋言时时刻刻都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尤其是现在他和陈庸都急的满嘴是泡的情况下,对方还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这样一对比,岂不是显得自己二人低宋言一头?

“有话就快点说,婆婆妈妈的,和娘们儿似的!”柳诚不满的骂道。

宋言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柳大厂长,你现在和我这个态度,可别怪以后你出事了我不帮你。”

柳诚刚想反怼他一句“我能有什么事”,忽然想到自己家族正面临的遭遇,顿时讪讪一笑,不再多嘴了。

他也明白,若是宋言连如今的情况都能破局,那么自家那点困难在他眼里也就是小事一桩,这样想的话,他确实不能太得罪宋言,免得对方到时候撒手不管了,他又不是陈庸,不是宋言的表哥,到时候可没人说理。

看着昔日里威风八面的柳诚如今被宋言治的服服帖帖的,陈庸笑了笑,烦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好了,不要闹了,快和我们说说你的计划吧。”

宋言也不啰嗦,“如今全省的重心都放在平成市上,许多人的利益都和这里绑在一起,如果能解决这里的问题,就能顺势搭上这些人的线,耀光集团主打的是房地产以及建设行业,只需要从这两点入手,我的计划就是以绥廊作为周边乡镇的改革核心,向四周辐射扩散,同时以平成市为产业升级的纽带,带动周边地区的推新。”

听完宋言的话,陈庸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分析了一下其中的可行度。

关于宋言说的以绥廊为核心进行改革,这一点肯定是没有问题,不过,以平成市作为核心,这一点恐怕没那么简单。

柳诚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直接说道:“没那么简单,方明虽然现在在市里的影响力不如从前,但明面上他还是市长,想要下绊子还是很容易的,你的计划在平成不可能顺顺利利。”

陈庸缓缓点了点头,“没错,董汉林和我最多帮你牵制一下方明,可如果王家在背后下绊子的话,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

宋言却是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语气淡然,“这世上本就没有百分百的计划,只要有五成以上的可能性就值得搏一搏,如果现在不动,等到王家抢占先机的时候就什么都晚了,等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们还没有等够?”

最后这句话,说的有些狠了,不过此时也顾不上其他了,虽然柳诚和陈庸不同意的话,宋言同样会按照计划实行,但这样总归是伤害了双方的感情,这不是宋言想要的。

柳诚脸色一沉,也想到了这些年来的隐忍,心中积郁了多少怨气,他自己最清楚不过,如果真的能行得通,他怎么可能不愿意?

陈庸也是眸光一闪,沉声说道:“表弟,有几分把握?”

宋言淡然一笑,眉宇间尽是自信,他伸出手缓缓张开,“最少五成。”

看着他镇定自若的样子,陈庸沉吟片刻,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好,就按你说的来。”

柳诚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庸,似乎头一次认识他一样。

仿佛卸下什么担子了的陈庸见柳诚这幅模样,笑着拍打了他一下,“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就不许我狠一次了?”

柳诚反应过来后,脸上也是多了些狠厉,“赌就赌吧,反正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就回家种地去!”

宋言好笑的看着他,无情揭穿道:“少来,你家哪来的地,你要是输了,只能捡垃圾去了。”

柳诚顿时泄了气,嘟囔道:“烦死了,你这个人真没意思。”

笑了一会儿后,陈庸正了正脸色,他看向宋言,说道:“表弟,你尽管去做,宋家这边我帮你遮掩一二,至于其他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凡事都要靠你自己。”

宋言笑道:“这些就足够了,多谢表哥。”

柳诚在一旁不满道:“喂喂喂,还有我呢,我......”

“你能有什么用?”宋言和陈庸一起看向柳诚,齐声说道。

被打断了的柳诚憋了半天,最终也只能含恨说道:“算你们狠!”

几人相互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

......市政府的招待所。

一名看起来与宋言差不多年纪的年轻男人,此时正坐在主位上,器宇轩昂,身材挺拔,只不过他眼神中不时闪过的阴鹜,暴露了他的心性。

同时,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他身旁,赔笑道:“王公子,方市长马上就到。”

“王公子”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便没了下音。

中年男人见状心里急得不行,可他身为方明的秘书,也不敢太过催促方明,因此只能在一旁陪着笑脸,说些个平成市的风土人情来讨好身边这个大有来头的年轻公子。

好在没过多久,方明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招待所。

看到主位上的年轻男人,方明眼睛一亮,笑着迎了上去,“王公子远道而来,方某有失远迎啊!”

“王公子”稳坐如山,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他斜了一眼方明,语气玩味,“方市长是怕我一上来就喧宾夺主,所以特意晾了我一个小时吗?”

方明脸色一僵,本能的皱了皱眉,可想到这位年轻公子哥背后的背景,只能强撑起笑脸,说道:“王公子这是冤枉我了啊,别人不知道,您还不清楚吗,最近靠着陈家的哪位副市长一直步步紧逼,我实在是走不开啊。”

姜还是老的辣,三言两语间,方明便将矛头转向了董汉林。

听到方明这样说,王公子嗤笑一声,“陈家?那是什么东西?”

方明没有吭声,这位年轻人有底气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背后站着的是陈家,而自己背后却没有后台,所以自然是不能接这句话。

只不过,听到年轻男人的话,方明的心底此时乐开了花,表情却保持不变,“那是,以王公子的身份,自然不在乎陈家。”

对谈之中,这位年轻男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方明的后台,王家派来的人,宋言前世的仇人,王天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