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最后的安排

对于方明的吹捧,王天泽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心里还是十分受用的,心情一好,就将方明迟到的事情略过了。

看王天泽不再计较,方明松了口气,同时心里也是对于这个公子哥的脾气有了一定的了解。

“方会长,说说现在的情况吧。”王天泽淡声道。

方明找了个椅子坐下,听王天泽发问,也顾不上喝水了,直接说道:“自从上次在科技园区失利之后,董汉林就处处压了我一头,同时也拉拢了一帮人,如今在政府内的话语权要比我大。”

“科技园区?”王天泽起了兴趣,问道:“就是平成市这两年主推的那个园区?”

方明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没争过董汉林?这个园区连省里都很重视,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王天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没猜错的话,先前你和董汉林中,应该你还占了优势吧,这样的情况下都赢不了,我王家为什么要投资你?”

王天泽的话说的十分直接,丝毫没有顾及方明的脸面,实际上,以他的身份,整个W省,也没有几个人需要他给面子。

他身为王家的二少爷,被派到W省这个偏远的地方捞资本,本就心不甘情不愿,心情不好之下,说起话来更加无所顾忌起来。

方明有些难堪,却还要强撑起笑脸,同时,想到先前的事,心里顿时生起一股火气来。

原本局势已经偏向自己这边,哪怕陈庸和董汉林两人联起手布了个局,但只要率先拿下厂址,哪怕事后再解决遗留下来的问题,也好过现在这样被人家摆了一道不说,还要被他人耻笑。

“王公子有所不知,本来是要成功的,但临近最后忽然杀出个程咬金,打乱了计划,这才......”方明悻悻道。

“程咬金?是谁?”王天泽好奇道。

对于宋言,方明早就恨之入骨,此时见引起王天泽注意了,方明自然喜不自胜,连忙说道:“宋言,就是此人,大概在二十五六岁左右,从丰宁镇来的,没什么背景。”

“宋言......”王天泽默念两遍这个名字,总感觉好像在那里听说过一样,可想了半天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一号人,索性也就不想了。

注意到方明眼中一闪而逝的兴奋,王天泽也不是蠢货,否则也不会被家族委以重任,特意派来W省,马上就明白了他心中想的是什么,冷笑道:“方市长倒是想得一出好计谋。”

方明一惊,知道王天泽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多说,悻悻的闭上了嘴。

缓和了片刻,方明轻咳一声,继续问道:“王公子,您打算怎么办?”

王天泽淡淡道:“等省里的结果出来再说吧,暂时先按兵不动。”

方明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王天泽已经闭上了眼,也只能止住了话头。

......商讨半天,最终陈庸还是同意了宋言的计划。

看着神色淡然的宋言,陈庸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表弟,我知道你不愿意退,不过万事无绝对,早些准备好后路总归是好的,我在O省有一位朋友,是当初出国留学时认识的,我和他说好了,一旦情况有变,就带着你去X港避避难,以后就在外省发展,不要再回来了。”

柳诚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和陈庸的根就在这里,我们不能走,你不一样,如果真到了最后一步,你就离开,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的老婆孩子想想。”

宋言轻笑一声,语气一如既往的自信,“我从来没有当逃兵的习惯,也没有谁值得我逃避,放心吧,只是一次小小的突发状况而已,不足为惧。”

陈庸和柳诚对视一眼,苦笑两声,没有再说什么。

平成市老城区的中心,这里集聚了大量工厂和公司,被誉为八十年代企业的摇篮。

随着新城区的开建,老城区日渐萧条,这里也不复之前的繁华,只不过从林立的高楼当中,仍可看出昔日的繁华。

宋言按照金德利留下的消息,来到了“金利农机有限公司”的门口。

“这位同志,你找谁?”站岗的保安注意到宋言,见他气质非凡,穿着打扮都不像普通人,便一阵小跑,来到了宋言跟前,和颜悦色道。

宋言还以微笑,“我找你们老板金德利。”

“金总?”保安一愣,然后说道:“请稍等,我替您汇报一下。”

宋言笑着点了点头。

保安转身跑进公司里,没过一会儿,金德利熟悉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金老板。”宋言微微颔首。

金德利咧嘴一笑,“都在你手下打工了,以后就叫我老金就行了。”

客套的同时,金德利也带着宋言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金总,这是合同,你看一下。”金德利从抽屉里抽出一沓纸,交给了宋言。

宋言仔细的翻看了一下,确认无误后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和刘丰工作交接的怎么样了。”宋言问道。

金德利笑道:“刘丰先生虽然年轻,但胜在刻苦,这几天里已经把公司的大小事宜了解的差不多了,随时可以来公司上班。”

宋言微微点头,“给他随便安排个职位就行了。”

金德利思索片刻,说道:“正好,现在财务部缺少个主管,让刘丰先生去,您觉得如何?”

他的态度放的很低,上次和宋言吃过饭后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反复研究宋言,可无论他从那个角度去分析,都无法看穿宋言,餐桌上宋言的一言一行不断的在他脑海中浮现,而宋言那时刻保持笑容的脸,更是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最终,他得出结论,宋言是人中龙凤,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想要不被落下太多,只能紧紧追随宋言的脚步。而这也是他面对宋言时态度恭敬不少的原因。

因此,明知道刘丰是宋言安插进来的眼线,可他却还是把刘丰放到了最重要的财务部,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

而对于金德利的小心思,宋言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金德利能这样想最好,即使他另有二心,宋言也不在乎。

“可以。”宋言点头说道。

金德利眼睛一转,凑到宋言旁边,小声道:“宋总,我这里有一个省里来的大消息,您要不要听。”

省里的大消息,无外乎就那么几个,宋言早就弄清楚了,不过听听也无妨,他摆了摆手,“说吧。”

金德利也再不卖关子,“省里的耀光集团,马上就要来咱们这里了,应该是要有什么大动作。”

马上就来?宋言微微蹙眉,这个时间,耀光集团不正应该和王家对峙吗?

想了想,宋言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见引起了宋言的注意,金德利咧了咧嘴,笑道:“我有一个弟弟,就在耀光集团的策划部门上班,他给我透的消息,我才去的绥廊,想着跟在耀光集团后面捡捡漏,人家吃口,我喝口汤就行了。”

他自认为说的幽默,甚至把自己都逗乐了,可金德利却注意到宋言的脸色却是凝重起来。

“宋总,您这是?”金德利小心翼翼道。

宋言知道,事情恐怕发生了什么变故,如今时间所剩无几,他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刷”

宋言猛地起身,转身就要走。

“宋总,您要去哪儿?”金德利连忙问道。

“省里,我有大事,公司的事你和刘丰谈。”宋言扔下一句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望着宋言离去的背影,金德利先是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地喃喃道:“我的乖乖,宋总该不会是和耀光集团去抢肉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