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惊遇故人

“W省车站即将到达,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检查好自己的物品是否丢失,本车将于十五分钟后抵达车站。”火车的广播里传来了到站的预告。

宋言此次是孤身一人,行李也没有带,此时倒也落得个清闲。

十五分钟后,火车如期到达,宋言从火车上下来,径直出了车站。

火车站建在锦口的郊外,距离城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好在车站外面从不缺出租车,随手招来一辆车,报了耀光集团后,宋言便静心观察起窗外的风景来。

锦口作为W省的省会城市,前世的宋言自然来过这里,只不过,二十年后的锦口和如今比起来明显要繁华太多。

W省作为沿海城市,虽然相对于其他省份来说较为偏远,但并不逊色多少,在未来的几年里,随着新的经济方针的出台,W省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在加上有平成市这个全国范围内都知名的科技园区在,发展的水平自然远超其他地区。

只不过,现在的W省,还远远没有展现出他应有的风采,从省会城市锦口便可以看出。

有时候宋言也会觉得,自己会在这个时间点,重生在W省,或许也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机会,凭借着脑袋里关于未来二十年的记忆,宋言从不觉得自己会比某一个家族弱。

出租车在耀光集团的门口停下了,结了账以后,宋言径直来到了门前。

耀光集团不愧是W省的龙头企业,抬头望去,二十多层的高楼大厦,在整个锦口都算是鹤立鸡群。

“你好,请问你找谁?”大厅的招待人员注意到宋言后,立马上前问道。

宋言拍了拍自己的口袋,“你们还收策划方案吗?”

招待人员一听,便点了点头,“当然,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叫我们经理来。”

不一会儿,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来到了宋言面前,表情温和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来递交自己方案的吗?”

宋言点了点头,从口袋里直接掏出事先写好的方案书,给对方看了看。

看到宋言如此随意的动作,经理表情一僵,马上又换上一副笑脸,“先生请跟我来,我们的策划部在八楼,其他的人都在八楼等结果。”

跟着经理上了电梯,很快就到了八楼。

此时走廊里还有两位人员,应该是同样递交方案书的,见到经理又带来一个人,都纷纷看向宋言,眼神中带着一丝审视。

“先生,您把策划书交给我,我会为您递交上去的。”经理看向宋言,说道。

待宋言将策划书交出来以后,经理微微欠身,随后推开了身后的门,走了进去。

见经理离开了,另外两人中年纪较小的那个男人凑了过来,“老兄,你也来碰碰运气?”

宋言不动声色的和他拉开距离,语气淡然道:“来试试。”

年轻男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似乎是遇到了知己,他更加热情起来,“老兄一看就是实诚人,和我投缘!不和旁边那个人似的,装的一本正经的,我和他搭话他也不理我,还真觉得自己能成功似的。”说话的同时,他还瞥了眼坐在等候椅上闭目养神的男人,表情有些气愤。

宋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忽然一怔,紧接着连忙认真起来,仔细看向那人的脸。

那人似乎注意到有人看他,睁开眼后看向宋言这边,见到是新来的人在打量自己后,也没有理会宋言,而是微微侧过脸,继续闭上了眼睛。

“看了吧,他就这个死态度,也不知道神气个什么劲儿!”旁边,年轻男人还在叨叨着。

宋言却是半个字也听不下去了,刚刚那人看过来的一瞬间,他虽然表情未曾变化,可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竟然是他!宋言连忙转过了头,恢复起有些震惊的心神。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等平静下来以后,宋言才表情有些复杂的再次看向那个人,前世的一些疑惑此时也终于解开了。

“老兄,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看到宋言神情有些恍惚,年轻男人顿时提高了嗓音,喊道。

宋言回过神来,意识到身边还有人在,便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我有点走神,不好意思。”

年轻男人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想来你也是有点紧张,不过也是,耀光集团在W省也算得上是第一企业了,你这样也无可厚非。”

宋言这时才认真打量起身边的年轻男人,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一头利索的短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一双眼睛极为灵动,一看便是那种爱交朋友的人。

不过宋言却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只有大家族子弟才具有的气质,不过,宋言也不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淡笑道:“是啊,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我养,只能想办法寻找出路啊。”

听到宋言这么说,年轻男人表情有些同情,“可惜,你来这里碰运气也不一定能成,光我看到的就有好几批人失败了,你不知道,邓天......”他忽然表情一呆,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转移话题道:“等天气好点了,我再陪你去别的地方碰碰机会。”

宋言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位不知是那个家族跑出来的年轻后辈,“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家里知道你出来找工作吗?”

被问及年龄,年轻男人下意识挺了挺胸,“我二十三......二十了。”在宋言的目光下,他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声音也逐渐小下来。

只不过,宋言后面的那句话,明显被他忽略了。

看着这个明显谎报年龄的小孩儿,宋言摇了摇头,不打算再深问下去。

毕竟他现在自己的事儿还不少,并不想再沾上别的什么大家族的家务事。

年轻男人见宋言不说话了,挠了挠头,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张不二,你叫什么?”

不二?宋言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浑身上下冒傻气的傻小子,表情有些怀疑。

张不二脸色一僵,显然明白宋言的意思,顿时气急败坏道:“是说一不二的不二!”

宋言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不过对方已经自报家门,他也不好不说,只得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宋言。”

两人谈话的声音明显有些大,另一边的男人睁开眼,不满地看向这一边,“小点声!”

张不二毫不示弱的回应道:“怎么就你事儿多,别人怎么不说话?”

宋言看了看走廊,除了他们仨,也没有别人了。

另一个人显然懒得和一个小孩儿计较,冷哼一声后,便继续闭起眼睛。

张不二得意洋洋的朝着对面做了个鬼脸儿,随即似乎意识到这样太不稳重了,马上又装出一副成熟的表情,只不过一切都落在了宋言的眼里。

看着这个小孩儿,宋言心里对他印象还算不错,虽然不知道是那个家族偷着跑出来的,但看起来为人还不错,没什么心机,待人也十分热情。

张不二看着宋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经理推开门走了出来。

“各位,结果已经出来了。”经理看了眼在场三人,等目光落在张不二身上时明显多停留了几秒,随即又恢复了笑脸。

旁边的男人此时也坐不下去了,起身来到了这边,等待着结果。

宋言倒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落选,他的注意力现在全在旁边那个男人的身上。

经理笑了笑,没有卖关子,直接宣布,“这位先生,我们总经理想见您,请吧。”说着,他对着宋言露出了笑容,“请跟我来。”

随着话音落下,张不二和另外那个男人都同时看向了宋言。

张不二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宋言耸了耸肩,轻笑一声,“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