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暗藏玄机的对话

董事长办公室内。

两人一站一坐,隔空对视。

宋言嘴角微扬,面带笑意,邓天华面无表情,眼神凌厉。

气氛一时间陷入沉寂。

好在,一旁的邓天逸适时地打断了二人。

“宋言,你别傻站着了,把策划文案给我哥看看,然后说说上面那几个重点区域是怎么回事。”邓天逸抿了一口茶水,然后说道。

宋言笑了笑,从茶几上拿起策划文案,来到了办公桌前。

“邓总,请过目。”

邓天华拿起文案,开始仔细翻看起来,宋言则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他说话。

越往下看,邓天华的表情越严肃,同时眼中的光亮也愈发锋利,等看完最后一页的时候,他抬起头,缓缓说道:“你想要什么。”

宋言微笑道:“邓总不先问问上面写的东西是否可行吗?”

邓天华淡淡道:“能不能用,我还看得出来。”

“那邓总难道不好奇我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吗?”

邓天华表情淡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只要能有效,我不在乎你的方法是什么,而且......”

他看向宋言,眼神第一次出现变化,“像你这样的人,恐怕想要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职位吧。”

看着邓天华眼中的探究,宋言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这次征集策划文案,耀光对外给出的条件是可以在集团内部选择任何一个除董事长之外的职位,条件十分诱人。

尽管给出的报酬足够丰厚,但当邓天华看到这份策划文案第一眼时,他就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绝不是那种甘心屈居人下的人。

不仅如此,在刚刚的对视之中,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和自己是同一种人,而没有人不了解自己,所以邓天华才清楚宋言谋求的东西绝不简单。

果然,听完邓天华的话后,宋言轻笑一声,说道:“邓总果然还是那个邓总。”

邓天华微微皱眉,从宋言的话中,他能听出对方似乎和自己认识已久,只是自己却记不起什么时候认识过宋言这号人。

确认自己之前没有见过对方后,邓天华也就不再浪费时间,开口道:“说说你想要什么,看看我给不给的起。”

宋言直接给出了自己的条件,“我想获得耀光集团的代表权,成为这次区域建设的负责人。”

邓天华眸光一凝。

而沙发上的邓天逸也是震惊的放下了茶杯,不可思议道:“宋言,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

宋言微笑道:“我觉得比起与王家之前的争斗来说,这点让步并不算什么,邓总觉得呢?”

听到宋言这样说,邓天华的表情反而恢复了平静,他注视着宋言,淡声道:“你知不知道负责人的分量是什么?”

“当然。”宋言点了点头,语气镇定,“对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耀光集团,稍有不慎就会给耀光集团带来巨大损失,对内则可以调动集团内部的众多人力物力,影响力极大。”

邓天华微微颔首,“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提这样的条件。”

宋言轻笑道:“耀光开出的条件可是随意挑选职位。”

没等邓天华说话,邓天逸率先否认道:“那是在集团内部!”

宋言笑着摇了摇头,忽然间,他的脸色一正,表情严肃道:“邓总,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今耀光集团和王家僵持不下的主要原因就是双方都不能提供一份足以说服上面的计划书,现在谁都不能肯定王家什么时候就会忽然交出一份完美的策划,要知道王家家大业大,这样的可能性极大,不然的话,你们也不会向外征集策划文案了,对不对?”

邓天华微微点头,然后说道:“只不过你漏算了一点,我们和王家并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如果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完全可以达成合作。”

宋言当然知道这一点,前世的的结局就是耀光集团和王家达成共识,最终双赢。

只不过,既然宋言重生过来,自然不会任由结局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合作?”宋言轻笑一声,表情多了一抹嘲弄,“黑白双子出道这么多年,竟然沦落到和他人妥协的份上了?”

此话一出,房间内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邓天逸放下茶杯,盯着宋言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已经完全不见,像极了一头伺机而动的老虎。

邓天华却是十分平静,他看着宋言,声音淡然,“激将法没用,拿出你的凭借来说服我。”

宋言不急不躁道:“邓总是聪明人,应该明白,一步让,步步让,王家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的老板,既然派了人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捞够足够的资本回去,蛋糕就这么大,你分走一块,他们就少得一块,仇就这样结下了,就算达成合作,可日后等对方根基稳定了,难免会反咬耀光一口,邓总觉得呢?”

说出这样一番话,宋言自然是有所依据,要知道,耀光如今可是W省的龙头产业,根基遍布全省,可谓是昌盛至极。

而就是这样的企业,却在二十年后,从W省销声匿迹,要说没有王家在背后作乱,打死宋言他都不信。

邓天华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吟片刻,思索着得失与利弊。

看着陷入沉思的邓天华,宋言表情淡然,丝毫不担心对方会拒绝自己的条件。

无他,就是凭借这份策划文案,就足以打动邓天华。

这段时间,宋言将全部精力都灌注到这份计划书当中,未来十年的经济走向以及城市发展路线全部凝聚成了这几张纸,其中的分量,宋言相信,邓天华一定清楚。

果然——“我答应你的条件。”邓天华轻轻吐出一口气,说道。

“哥?”看着下定决心的邓天华,邓天逸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

黑白双子中,只要邓天华下了决断,他就会执行,这么多年都是如此。

宋言微微一笑,“多谢邓总的信任。”

看着面前这个从进门起就一直镇定自若的年轻人,邓天华有些恍惚,从宋言的身上,他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却又比当时的自己更加沉稳。

扫去杂念,邓天华沉声道:“如今局势十分动荡,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既然下定决心,那就放手去做,天逸,带着宋言去打印合同,然后马上开全体会议。”

宋言笑了笑,对着邓天华微微欠身,随后便跟着邓天逸离开了办公室。

望着宋言离去的背影,邓天华轻声道:“好一个潜龙在渊。”

从始至终,邓天华都没有问宋言是从哪里知道王家的事,也没有问宋言的来历,又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而宋言也没有解释。

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一样,心照不宣的确认了很多没有说出口的事情。

而在跨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宋言伸了个懒腰,表情轻松。

布局终于要开始了,接下来,要开始办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