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暂一段落

邓天逸先是带着宋言去打印了两份合同,随后又去了一趟财务部门。

“以后你想办什么事就来找他。”邓天逸指了指一旁表情恭敬的财务主管,说道。

财务主管则是对着宋言说道:“宋总好。”

“宋总?”宋言看了眼邓天逸。

“你在集团内又没什么职位,就先这么叫吧。”邓天逸摆了摆手,然后带着他又回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看着回来的两人,邓天华放下手机,“合同呢?”

邓天逸将两份合同都放在他的桌上,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去联系各部门,准备接下来的会议了。

“坐吧。”邓天华指了指椅子,然后掏出笔,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宋言接过合同和笔,大致看了看,便在乙方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邓天华打量着宋言,“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自然是以平成市为核心,然后开发绥廊......”

宋言的话刚说一半,就被邓天华打断了。

“我问的是你,不是你的计划。”邓天华问道。

听对方这样问,宋言有些惊讶的看了邓天华一眼。

在他的印象中,邓天华可不是个好奇心强的人,这一点与他的弟弟邓天逸截然不同。

生活上,邓天华也没有什么朋友,他好像一台精密的机器,时刻为了耀光集团而运转着,平时接触的也都是生意上的伙伴。

而且,马上他就要去开会了,怎么这个时候有心思和自己闲聊上了?

注意到宋言有些奇怪的表情,邓天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突然这样问不妥,便淡淡道:“要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

宋言又看了看邓天华,确认他只是想随便聊聊后,露出笑容,“没什么,邓总既然问了,那我就说说。”

同时宋言也注意到,邓天华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可眼神却是柔和了一些。

顿时,宋言便明白了邓天华的想法了。

这些年来,邓天华一直扛着耀光前行,背负了许多责任,而这段时间,他又一直面对王家的施压,虽然并不畏惧,但压力总归是有的,只不过这些话都无法与他人诉诸于口,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邓天华自然想聊上一聊,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想发泄一下心中的烦闷。

想通了这一点,宋言也不再犹豫什么,“我要先在市里站稳脚跟,然后以平成市为根基,向省里发展,最终走出W省。”

“然后报复王家?”邓天华突然说道。

宋言微微点头。

对于邓天华能看出自己和王家有仇,宋言并不意外。之前自己说服邓天华的时候,无意间透露出来的一点信息,就足够对方看破这点隐情。

如果邓天华连这一点都看不穿,那他也不配成为前世和宋言平起平坐的大亨了。

“王家的实力,比耀光要强很多。”邓天华如实说道。

宋言轻轻一笑,“那又如何?”

邓天华一怔,随即笑了出来,笑声爽朗,似乎心中的许多烦闷也随之消散了。

“说得对,那又如何?”

说完这句话,邓天华的气势陡然一变,再次散发出锋利的气场,“宋言,你很不错。”

“邓总也是。”宋言笑着回应。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邓天华看了眼号码,是邓天逸。

“我要去开会了。”邓天华起身,将合同递给宋言一份。

“等计划成功之时,你我再把酒言欢。”邓天华最后说道。

......下电梯的时候,宋言的脑海中还在不断重复着和邓天华聊天的每一个画面。

不得不说,真的是造化弄人,前世自己和对方地位相当的时候,反而因为猜忌和顾虑,没有坐下聊过天,而这一世两人地位悬殊,却又阴差阳错的有了一次谈心的机会。

宋言其实也能感觉到,邓天华的身上有一些地方和自己十分相似,也正因为如此,两人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默契。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知己,无需多说,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

可惜,前一世没有机会结识,不过好在这一世能弥补遗憾。

电梯到了一楼的时候缓缓打开,宋言一眼便看到张不二正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表情十分烦闷。

收起思绪,宋言笑着朝这个神秘的家族子弟走了过去。

“不二,想什么呢?”

张不二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来往的行人,同时也在回想刚才那人恶劣的态度,越想越气,忍不住锤了几下沙发。

见到宋言终于下来了,张不二眼睛一亮,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宋哥,邓大哥怎么说的?”

宋言笑了笑,“他现在忙得很,没时间搭理你。”

“真的?”听到宋言这么说,张不二高兴地欢呼一声,挥了挥拳,看起来十分雀跃。

显然,邓天华在他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宋言也被他的兴奋感染,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虽然这个男孩儿的背景复杂,宋言也不想和这些大家族牵扯太多,但是对方的热情和活泼,都让宋言对这个单纯的大男孩儿印象很好。

“好了,该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了吧。”等张不二开心了一会儿后,宋言开口道。

说起这个,张不二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宋哥,你干嘛要认识那个不懂礼貌的人啊。”

虽然十分不满,但张不二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交给了宋言。

宋言接过纸条后打开,上面写着一个人名,同时后面还有一排号码。

“张震,呵呵......”宋言眸光闪烁不定,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见宋言又自顾自的陷入沉思不理自己,张不二咬了咬牙,拍了他一下,“宋哥,你这样不回答别人的问题也很不讲礼貌。”

宋言回过神来,看着气愤的张不二,歉然道:“不二,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以后再联系。”

见宋言说走就走,张不二一愣,连忙说道:“以后怎么联系啊,还有,那个人都走远了,你追不上他了。”

宋言想了想,觉得张不二说的有道理。

不过,既然已经有了对方的联系方式,短时间内对方也不会离开锦口,那自己也不用着急。

“这是我的号码。”张不二将电话号告诉给宋言,待宋言掏出手机记下后,他才继续问道:“宋哥,你接下来有什么事要做吗?”

宋言沉吟片刻,发现好像却是无事可做,便摇了摇头,“还没确定。”

张不二听后立刻兴奋起来,“宋哥,那你先和我回我家待着吧,一会儿我去请你吃顿饭。”

看着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张不二,宋言有些哭笑不得,可看着对方那期待的眼神,宋言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见宋言没反对,张不二马上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

“小少爷......”

电话那边的人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不二兴冲冲的打断了。

“老张,快给我在凤凰大酒店安排一个包间,我要请我朋友吃饭!”张不二对着电话一阵大呼小叫。

看着这一幕,宋言不禁有些感慨,“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自来熟吗?”

电话挂断后,张不二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便拉着宋言上了车。

车辆渐行渐远,而先前离去了的张震,此时却是从一个角落里缓缓走了出来。

“宋言......”看着离去的出租车,张震眯了眯眼,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