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和张震的约定

关于张震,这个人,宋言和他可以说是积怨已久了。

前世的宋言虽然前半段人生极为坎坷,但可能就是人们说的否极泰来,自从他成立公司以来,一切就顺风顺水,他凭借着过人的才智以及天赋,很快就聚拢了一大笔财富,一跃成为国内顶级的商界大亨。

在他成功的路上,也曾出现过许多对手和敌人,尽管在当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无一例外全都被宋言打败,踢出了圈子。

可就有这么一个人,和他相互纠缠厮杀,长达二十年!

而这个人,就是张震。

张震的人生可以说是十分精彩。张震无父无母,甚至连亲人都没有,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老院长见他可怜,就供他上学,结果张震在学校展现出了卓越的天赋,更是一举考上了国内的顶尖大学。

只可惜,老天对他的折磨并未就此结束,考上大学后,他遇到了心爱的女人,而当时的他,早就凭借自己的头脑,在股市中闯出了一片名声,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可以称得上年少有为。

本以为可以就此改变人生的他,却遭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苦难。

首先就是老院长的突然去世,张震陷入悲痛当中,可正当他料理老院长的后事时,女友却忽然背叛了他,并且裹走了他公司的所有财产。

暴怒的张震查明了事情的全部真相,才得知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女友,竟然是敌对公司派来的内奸,目的就是为了获取他当时公司运转的详情。

愚蠢的对手认为张震之所以这么成功,一定有什么秘密,可他怎么会知道,张震的成功仅仅只是因为他自己!

眼看搜集不到有用的东西,女友也等不下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老院长发现了她真实的目的,想要和张震揭发他,却被女友给推下楼梯,由她背后的人伪造证据,说老院长是失足坠楼。

不仅如此,在她和张震恋爱的这段时间里,她通过花言巧语蛊惑张震,自幼缺爱的张震根本抵御不住这种糖衣炮弹,便将自己的全部资产都给了她,同时公司的股份也全部归于女友的名下。

如今,恩人被害,女友背叛,自己还成了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一时间,张震的人生灰暗到了极致。

好在,张震既然能成为宋言的一生之敌,自身的能力自然是不用多说的。知道了一切的张震痛定思过,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击垮了对手的公司,同时还将女友和对手全部送进了监狱,完成了复仇。

而经历了这一切的张震,整个人都发生了蜕变,他变得愈发冰冷狠厉,手段残忍,凭借着过人的能力,短短几年里,他就将公司的规模扩大了好几倍,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公司。

之后他就遇到了宋言,由于涉足的领域相同,两人更是展开了长达十年的争斗。

而在争斗当中,双方也渐渐了解了彼此的故事,慢慢的,两人也成了故知,放下了恩怨,开始合作起来。

宋言记得,当初的张震在走投无路之下,曾离开了京城半年的时间,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积累了一大笔启动资金。当时宋言还曾调查过张震,可关于这一段历史却怎么也查不到,宋言知道,张震一定是特意遮掩了这段经历。

现在既然在W省遇到了张震,那么前世的疑惑自然也就解开了。

收回思绪,宋言看向张震,面带笑容,“怎么样,同意吗?”

反应过来的张震看着宋言,只觉得他的笑脸格外刺眼。

“你凭什么觉得你能驾驭得了我?”张震冷笑两声,说道。

宋言微微摇头,语气不急不慢,“我并不觉得我能驾驭你,你这种人不会甘心做别人的手下的。”

张震冷哼一声,表情桀骜,“那你为什么要提这件事。”

宋言脸色平静,“我想谈谈和你的合作。”

“合作?”张震狐疑的看了眼宋言,“我们并不认识吧?”

回想起前世两人相互厮杀又相互欣赏,宋言缓缓说道:“有些人,尽管从不认识,却早就命中注定不会是敌人,有些人,尽管相识多年,却仍旧看不穿对方心里的阴暗。”

听到这句话,张震的表情终于变化,他看着宋言,神情多了几分难以言明的复杂。

看着张震的样子,宋言知道,他是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便没有开口打扰他。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平静。

许久——张震吐出一口气,主动开口道:“宋言,说说你的要求和目的。”

宋言笑了笑,“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买你半年的时间,同时我会在锦口成立一家风投公司,这半年里,你要将这家公司的市值提高到三百万以上。”

“三百万?”张震被这个数字震撼到了,他盯着宋言的眼睛,“你不是在开玩笑?半年的时间,三百万?”

看着一向自负的张震此时被自己的计划惊住了,宋言心底十分快意,表情却十分淡然,他看着张震,语气平静,“你做不到?”紧接着,他有些嘲弄的扬了扬嘴角,“做不到的话,我又为什么要和你合作?”

看着宋言脸上的嘲讽,张震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人离去时得意的表情,顿时,他的眼睛变得一片血红,“我做到了以后,你又能给我什么?”

“我会给你无限的可能性,让你去做一切你想做的,甚至是......复仇。”宋言轻笑道。

张震一怔,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宋言。

宋言耸了耸肩,“很难猜吗,一个落魄的外地人,眼中全是压抑的仇恨和怒火,如果不是有血海深仇,谁又愿意背井离乡?”

张震沉默不语,宋言也不催促他,而是细细品味着咖啡。

过了许久,“你凭什么就靠三言两语就忽悠我给你卖命?”张震沙哑道。

宋言笑了,笑的畅快淋漓,眉宇间尽是自信,“因为你只能相信我说的话,你必须认为我能帮助你,也因为......”他盯着张震,一字一句道:“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听到宋言这句话,张震目光一震,随即闪过一抹决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我张震不是君子,十年太久,我只争朝夕!

“我答应你。”张震说道。

宋言收起笑意,表情郑重,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张震也伸出手,两人用力一握。

“不得不说,你是个很好的商人。”张震评价道。

宋言微微一笑,“或许也会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朋友......”张震轻声呢喃了一句,“我没有朋友。”

“现在你有了。”宋言耸了耸肩,语气轻松。

“你?”张震斜了他一眼,脸上全是怀疑。

宋言也不在意,表情十分坦然,“我不够格吗?”

张震眯了眯眼,“我怕你把我卖了。”

两人对视一眼,忽然都笑了出来。

这一刻,张震压抑许久的心,忽然放松了许多,他也露出了许久不曾有过的笑容。

看着这一幕,宋言嘴角微扬。

他看向外面的无边夜色,心里一片平静。

步步为营,聚少成多,他日便可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