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遗落的明珠

时间匆匆,转眼间宋言来锦口已经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里,邓天华先是将宋言的策划案复印了一份,上交给省商盟,待审核通过后,耀光集团在与王家的争斗中暂时取得了胜利。

紧接着邓天华便举行了多次会议,当着众多董事和经理面前确定了宋言作为此次城区建设的负责人。

同时,张不二又联系了宋言好几次,想要约他出去玩。宋言将来打算进驻锦口,也准备搜集一下相关信息,便答应了对方的邀请,这三天里将锦口逛了个遍,也了解了个大概。

陈庸也给他打了电话,询问他事情的进度,宋言将情况和他说了一下后,陈庸也放心了不少。

金德利的到来给柳诚解了围,这几天,这两个人一起凑在一起,商讨着接下来的打算,宋言留下的计划,也给二人带来了很多指导。

丰宁那边,钢铁厂的发展一如既往地稳定,留守的老程和宋言简单汇报了一下工作后,便继续监督起新招收的员工。

又一次来到耀光集团,和邓天华简单聊了几句后,宋言正准备离开,邓天华却叫住了他。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宋言想了想,如实说道:“不太清楚,但应该不会太久。”

对于宋言的答案,邓天华显然并不满意,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来锦口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没有做完?”

宋言点了点头。

邓天华看了他一会儿,沉吟片刻,然后说道:“我不问你的私事,但别耽误太久。刚刚得到消息,王家知道了是你提供的方案,如今十分恼怒,恐怕要对你动手,你留在这里并不安全。”

宋言轻笑一声,神态镇定,丝毫不见慌张,“既然敢动手,就不怕被报复。”

“话是这么说,不过没有必要以身试险。”邓天华说道:“等你离开之前先告诉我一声,我会从集团派一部分人和你一起回平成。”

宋言点了点头,笑道:“谢谢了。”

“你帮助耀光拿下这个项目,这个团队暂时也就由你领导了。”邓天华摆了摆手,说道。

从大厦走出来后,看着来往的行人,宋言轻轻吐出一口气。

以王天泽的作风,会做出报复这种事并不奇怪,因此宋言也并没有很意外。

只不过,这一次王天泽似乎格外的羞恼,动起手来比宋言预想的要快得多。

只是,宋言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因此他只能再等一段时间。

“真麻烦啊......”宋言伸了个懒腰,轻声道。

......下午三点,人力资源市场。

看着人山人海的场景,宋言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这儿找人,这不是大海捞针吗?

三天里,每天到了市场开放的时候,宋言都会来这里找上半天,一直到市场关门了他才会离开。

没错,宋言之所以留在锦口,而不是回去主持大局,就是为了找一个人,有财宝宝名号的风投师崔秀秀。

崔秀秀虽然名字有些娘气,但那些敢笑话他名字的人也都被他一一惩治了。

张震的手下有一员大将,足以与宋言手下的上帝之手王冰相抗衡,那就是有财宝宝之名的崔秀秀。

前世张震从W省回到京城的时候,除了聚拢了一大笔启动资金外,最大的收获恐怕就是之后帮助他征战四方的得力助手崔秀秀了。

原本宋言并未动过找他的念头,只不过既然在W省见到了张震,那就说明,崔秀秀恐怕也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

不过,宋言毕竟不是亲历者,因此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所以他也只能用最笨的法子,每天来人力资源市场等待崔秀秀。

不过,毕竟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不出名的人实在是太难了,强如宋言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留在锦口碰碰运气。

天色渐晚,人力资源市场也逐渐空旷下来,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人还在坚持着。

“唉,又是无用功的一天。”宋言揉了揉大腿,无奈的摇了摇头。

按照事先的计划,如今他应该已经回到平成了,可现在却一直在浪费时间做无用功。

“不能再拖下去了,最多再待两天,这周必须回去。”宋言不再犹豫,确定了最终的行程。

暮色昏沉,喧嚣的市场此时也陷入了沉寂。

“只能回去了。”宋言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转眼间,两天的时间一闪而逝,宋言却依旧没有找到崔秀秀。

看着又慢慢便黑的天空,宋言皱了皱眉。

尽管十分不甘心,但如今局势并不乐观,没有更多的时间留给耽搁了。

“算了,哪能事事都如意。”宋言摇了摇头,选择了放弃。

这次来W省,能偶遇张震,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事情了,他也不能太贪心,要求更多了。

出了资源市场,宋言掏出手机,想要给叶婉柔打个电话。

离开家里已经好几天了,他有些思念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这是前世从未有过的体验,不过宋言却乐在其中,忽然,一个衣着邋遢的身影进入了宋言的视线。

宋言微微眯眼,注意到那个人看起来十分年轻,恐怕是刚刚成年的年龄,面容稚嫩,只不过看起来有些消瘦,似乎很久没有吃过饱饭了。

男孩儿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宋言,只不过,看到宋言穿着得体,同时有一种让他莫名害怕的气质,因此他才只是在旁边远远观望。

但当宋言掏出手机的时候,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慢慢的来到了宋言身边。

“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吗?”宋言看着对方那双澄澈的大眼睛,轻声问道。

那人嗫嚅半天,偷偷地打量了一眼宋言,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哥,你能借我用一下手机吗,我想给家里报个平安。”

宋言没有犹豫,直接将手机给了他,“打吧,别让家里着急。”

男孩儿满脸感激的接过电话,“谢谢大哥,我不是骗子,你不用担心。”

宋言报以微笑,点了点头。

男孩儿打通了一个号码,没过多久,那边便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女声。

“秀秀啊,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打来电话啊?”

老人可能有些耳背,因此嗓门格外的大。

在一旁的宋言清楚的听到了“秀秀”二字,顿时心里一动,表情变得十分玩味。

男孩儿看了一眼宋言,小声的对着电话说道:“奶奶,我刚刚在忙工作,现在才有时间......”

男孩儿掐着时间,在差不多三分钟的时候和那边说了句“奶奶,我先忙了,明天再和您联系。”便挂断了电话。

看了眼宋言,男孩儿将手机还给了宋言,看那眼神,似乎还有些依依不舍。

宋言轻笑一声,将手机装进兜里,问道:“一个人出来打工?”

男孩儿羞涩的点了点头,“没考上大学,不想家里担心,就想着出来找找机会。”

看着这个格外单纯的男孩儿,宋言笑了笑,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儿又偷偷瞥了一眼宋言,见对方眼神平和,不似坏人,才表情腼腆道:“崔秀秀。”

听到这个名字,宋言这些天苦苦寻人不得的心终于送了下来。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喃喃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财宝宝崔秀秀,终于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