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没说你可以

高速公路上,两辆黑色奥迪一前一后,飞速行驶着。

“宋总,这是您要的预案。”

坐在副驾驶上的西装男人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后面的宋言。

接过文件后,宋言翻阅起来,同时,西装男人开始汇报工作。

“宋总,邓总吩咐这次项目由您全权负责,集团共为这次项目提供了一千五百万,您可以随意调配,同时还从公司当中为您选择了几位助手。”西装男人说道。

宋言微微点头,“你叫什么。”

西装男人微笑道:“魏一鸣,从国外留学归来,专业是资产管理。”

宋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同时将预案还给了他。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备出一份详细的预案,你的能力不错。”

魏一鸣答道:“宋总谬赞了。”

“说说你的想法。”宋言说道。

魏一鸣思索片刻,“宋总的计划十分详尽,同时想法也很大胆,我是万万也想不出这样的计划来的。”顿了顿,魏一鸣继续说道:“只不过,宋总的想法是不是过于理想化?您如何肯定当地的领导们会支持你的计划?”

宋言摇了摇头,“我无法肯定。”

“那您一定有解决办法吧?”魏一鸣说道。

宋言笑了笑,“县官不如现管,再大的改革红利,也不如眼前的利益,所以,我们只需要搞定一部分人就可以了。”

魏一鸣想了想,认同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按照计划实施,先从平成开始。”宋言说道。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宋言微微蹙眉,“加快速度。”

......平成市,商盟办公楼。

陈庸这两年来晋升极快,明眼人都能看出他背后有人提拔,同时他还是副盟主的秘书,因此有自己的办公室。

而此时在他的办公室中,柳诚面沉如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笑脸。

陈庸坐在椅子上,神色凝重,盯着手上的报告。

许久,他吐出一口气,嗓音有些沙哑,“王家恼羞成怒,开始施压了,董汉林要撑不住了。”

“咣当”

柳诚一拍茶几,上面的茶杯都震动两下。

“真是欺人太甚!”柳诚咬牙切齿道。

陈庸放下报告,看向柳诚,表情有些不忍,“你家那边的问题也被揪出来了,可能......”

柳诚脸色一黯,肩膀忍不住颤动了一下。

这一刻,无论是陈庸还是柳诚,都没有了外界所说的意气风发和年少有为,有的只是无力和沮丧。

“我早就告诉他们,不要急着站队,非不听......”柳诚恨声道。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陈庸缓缓说道:“陆总督马上要调走,而王家支持的方家将顺利上任,这样一来,陈家将无法压制住方家,与陈家走得近的一派都会受到打击,你柳家因为和方家有仇,更是会首当其冲受到打压,这样的话,你明年的升任恐怕就不会顺利了。”

柳诚撇了撇嘴,愤愤道:“我升不升任都无所谓,关键是你怎么办?”越往后说,柳诚越生气,到最后干脆扯了扯领带,恼怒道:“这可是陈家早就为你铺好的路!王家仗着家大业大,就因为没抢过耀光集团,就来拿我们撒气,凭什么!”

“凭什么?”陈庸自嘲的笑了笑,“就凭我们弱。”

柳诚张了张嘴,却又无从反驳,只得恨恨的拍了拍大腿。

相比之下,陈庸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但眼神却依旧坚毅,“我们还没输,王家这样做也给咱们透露出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们恐怕争不过耀光集团。”

柳诚有些疑惑的问道:“宋言前几天就说了这件事了啊。”

陈庸摇了摇头,“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王家之前并没有尽全力和耀光争,是因为他们认为即使耀光集团拿下这个项目,他们也不会空手而归,可如今耀光太强势了,甚至不愿意让王家分一杯羹,王家肯定会被激怒,但他们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不敢对耀光集团下手,这才转手来对付我们。”

柳诚也不傻,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然后有些惊喜的说道:“那这样说的话,是不是只要我们撑住一段时间,等宋言他们回来以后就没事了?”

陈庸叹了口气,“首先,宋言回来的时间还没有确定,王家的施压又太狠,我们能不能顶得住都是一回事,而且,就算他们回来了,也只是在另一片领域内和王家展开竞争,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柳诚皱了皱眉,“王家有这么强?”

陈庸解释道:“柳家是W省的本土家族,所以你对京城了解不多,即使在京城的众多家族当中,王家的排名也是靠前的,更重要的是,王家在商界也颇有影响力,我担心耀光会输。”

柳诚刚想说话,敲门声却忽然响起。

“咚咚咚”

陈庸和柳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担忧。

“进来。”

门被拉开,方明走了进来。

见只有方明自己,陈庸眼神微微变化,同时起身迎接,“方盟主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柳诚也跟着站起来,“方盟主好。”

只是,让两人感到意外的是,方明忽然冷笑一声,“陈庸,柳诚!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就没必要装下去了吧?”

陈庸微微蹙眉,脸上带着疑惑,“方盟主这是什么意思?”

方明眯了眯眼,语气有些嘲讽,“陈庸,真不愧是陈家的长子,事到如今还一副镇定的样子,还要摆出这样一副尊敬的表情,你不觉得虚伪吗?”

看着方明俨然一副撕破脸皮的样子,柳诚表情有些异样。

陈庸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方盟主,我待您一向尊敬,您这又是说的什么话?”

“放屁!”

方明骂了一句,眼中满是怨恨,“尊敬?尊敬我的话,你会在背后给我使绊子,让我输给董汉林?你不就是想把我拉下来吗,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是不是怪我挡了你的晋升之路,我呸!”

方明自顾自的发泄着,连表面的功夫都不愿做了。

被方明这样指着鼻子骂,陈庸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方盟主,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你这样只会丢自己的脸。”

“我丢脸?”方明指了指自己,哈哈大笑道:“我只是不愿意再装下去了!这些年,我对家族不敢有一句怨言,对你们还要摆出一副和蔼的样子,就连对王家,也要卑躬屈膝!”他喘着粗气,“我受够了!”

陈庸眯起眼睛,语气淡漠,“方明,你到底想说什么。”

方明咧了咧嘴,“陈庸,实话告诉你,省里的局势已经要定下来了,王家的话没人敢不听!你们斗不过我的,平成这块肥肉,你们吃不了!”

听方明这样说,陈庸依旧维持平静,心里却掀起汹涌波涛。

方家赢了?

忽然——“他们吃不了,谁能吃?”

一道人声忽然从门口响起。

柳诚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身,就看到宋言冷着脸,眼神直直看向方明。

“宋言?”

陈庸也马上反应过来,见宋言终于回来了,他忍不住松了口气。

“你就是宋言?”

方明盯着宋言,缓缓问道。

“我问你,谁能吃?”宋言淡声道。

“当然是我。”方明大声道。

听到这句话,宋言忽然笑了出来,笑声清朗,响彻整个办公室。

许久,他才缓缓止住笑意,一字一句道:“我没说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