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让方明无话可说

对于宋言这个名字,方明早有耳闻。

早在之前,方明就知道,导致自己在与董汉林的竞争中失利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只不过,当时他还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单纯的认为是王涛办事不力。

可就在前两天,省里忽然传回消息,和王家僵持不下的耀光竟然忽然凭借一份计划书一举翻盘,狠狠压制了王家,而这份计划书,竟然就是宋言提供的!

这下子,方明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小觑这个年轻男人了,同时他还知道,不仅是他,就连自己的家族以及王家,都对宋言动了心思。

只不过,王家似乎有意要拉拢宋言,因此自己也不好太过放肆,免得日后宋言万一真的跃了龙门,还要因为自己今天的失礼而怀恨在心。

想到这里,方明眼睛一转,语气立刻软了下来,“宋言,你想怎么样?”

宋言是何等人精,从他的细微神情变化就能猜出方明的心思,不过,方明虽然担心他会投靠王家,宋言自己却没这种想法,因此他并不需要顾忌什么。

一旁的柳诚和陈庸见宋言刚一回来就压制住了不可一世的方明,顿时都大吃一惊。

柳诚更是小声嘀咕道:“我的乖乖,宋言这下子可牛气了。”

宋言嘴角上扬,似笑非笑道:“方盟主为什么要问我?难道不是应该您先说说您想干什么吗?”

见到宋言这幅样子,饶是方明再能隐忍,此时也有些恼怒了,他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悦,“宋言,我和陈庸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安排,你在场恐怕不合适吧?”

宋言嗤笑一声,表情淡漠,“方盟主这样说可就错了,据我所知,省里新下发的文件是重振济州内的两市八县吧,而且着重强调要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加强与民营企业的合作,重整国营企业,这种情况下,您身为平成市的盟主,却对一位有心为家乡做出贡献的企业家这种态度,是不是不太妥当?”

听到宋言的话,陈庸眼神一动,心里开始算计起来。

照这样发展下去,双方接下来会把重点放在经济调整上,这将决定谁能有足够的政绩攀升,所以即使王家再嚣张,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阻拦地方的政策实施,那么只要有耀光在前面顶着,平成和周边地区就不会脱离掌控。

想通这点后,陈庸的表情也放松下来,脸上再次恢复了先前从容的笑意。

而一旁的柳诚虽然想的没有陈庸透彻,但见先前还忧心忡忡的好友现在却不再担忧,柳诚也醒悟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方明眉头紧皱,他当然知道上面的政策是怎么说的,但宋言明显是和陈庸他们一伙的,如果这时候自己没能压得住对方,那今后的工作还怎么展开?

“宋言,你要听从商盟的安排,而不是自己为所欲为!”想了半天,方明都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应对,最终只得梗着脖子说道。

宋言微微一笑,神情不急不躁,“我当然会听从商盟的安排,只不过,方盟主确定可以代表商盟,代表所有人吗?”

陈庸这时候也在一旁适时开口,“方盟主,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只能代表你的个人。”

方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面对宋言和陈庸两人的夹击,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只能期盼着王家早点来到平成,来替自己解围。

可惜,上天似乎偏偏不如他意。

“咚咚咚”

陈庸看向宋言。

宋言朝着他微微点头,示意他是自己人。

“进来。”

魏一鸣抱着一沓文件走了进来,他左右打量一下,见到宋言后便走了上来。

“宋总,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宋言微微颔首,看向方明,语气有些玩味,“方盟主,您应该不会阻拦我为家乡做一点贡献吧?”

而魏一鸣似乎刚刚察觉到方明在身旁,不急不慢的转过身来,对着方明问好道:“方盟主好。”只不过,语气中却并没有什么尊敬。

方明咬了咬牙,尽管心中早已怒火翻涌,但表面上却只能装出一副笑脸,“当然不会,你能为家乡的经济做出贡献,这也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啊!”

听到这句话,宋言轻笑一声,“方盟主这样想最好,我还有事,就不耽误您和陈秘书交代工作了。”说着,他对陈庸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开了。

魏一鸣紧跟其后,连忙推开门离开,只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他离开后,地上却多了一张被他弄掉的文件。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地上的白纸上面。

陈庸轻咳一声,对着柳诚说道:“柳诚,捡起来看看是什么。”

柳诚点了点头,走到门口处弯腰捡起白纸,仔细读了起来。

方明脸色晦暗变化,见柳诚半天也没有说话,便忍不住问道:“柳厂长,上面写的是什么?”

柳诚抬起头,表情有些异样,他似乎想笑,可注意到方明还在一旁,最终只得忍住笑意,一本正经道:“是宋言写给陈庸的信,信上面就一句话。”

“信?”方明有些疑惑,催促道:“写的什么,读出来。”

陈庸也看向柳诚,只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满是无可奈何,“读吧。”

柳诚清了清嗓,一字一句道:“陈庸,你怎么这么完蛋,还得我来救你,我先去绥廊搞搞事情,等回来再和你算账!”

陈庸扶额不语,上扬的嘴角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看了眼憋笑的柳诚以及偷笑的陈庸,饶是方明脸皮再厚,此时也有些待不下去了,他扔下一句“走着瞧”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待方明离开后,两人才彻底放松下来,双方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陈庸,宋言他绝对是故意的!”柳诚笑的眼睛里都泛出泪花了,他擦了擦眼睛,吐槽道。

陈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临走前还得摆方明一道,就是没安好心。”

柳诚撇了撇嘴,“对他们不用安好心。”

说完之后,两人又看了眼那封所谓的信,顿时又笑了起来。

压抑多天的两人,此时才算是真正放松了下来。

......车上,魏一鸣看了眼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的宋言,忍不住说道:“宋总,你可真够坏的。”

宋言没睁开眼睛,嘴角微扬,“杀杀他们的威风,省的这些人总觉得背靠大树就好乘凉了。”

“难道宋总不是在背靠耀光这颗大树吗?”魏一鸣问道。

宋言睁开眼,从后视镜中与魏一鸣对视上。

看着对方充满质疑的眼神,宋言表情淡然,缓缓说道:“我依仗的从来都只有我自己。”

看到宋言平静的表情,魏一鸣一怔,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绥廊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宋言问道。

谈到正事,魏一鸣的态度明显严肃许多,“我们派去的人已经和邓总先前留下的人会面了,随时可以展开工作。”

宋言微微点头。

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宋言轻声道:“太慢了,该有人推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