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绥廊的改革计划

绥廊政府内。

“是这样的,严书记,我们会采取分工承包的方式。比如说修建水渠,干渠是由县政府主导,而支渠就是由各施工队分摊承包,如果花销太大,我们也会提供一定的补偿......方法还是有很多的,只要由政府带头,让下面的人放心,阻力就会小很多。”魏一鸣合上报告,对着坐在一旁的严学友说道。

宋言坐在沙发上,看着陷入深思的严学友,对着魏一鸣使了个眼色。

魏一鸣会意,从包里取出另一份文件,递给了严学友。

“我们结合了绥廊的当地情况,罗列出以下几种方案。”

严学友接过文件,仔细翻阅起来。

宋言开口道:“绥廊的支柱产业就是酒厂,只不过近两年的产业前景并不景气,甚至连第一大酒厂都倒闭了。”

严学友点了点头,说道:“嗯,情况确实如此,不过,目前平成地区的市场,依旧掌握在我们的手里,一些招待所,大一点的部门都引用的是我们的绥廊老酒,所以说尽管产业受损严重,但并不缺少市场。”

绥廊地属平原,大量的作物可以提供充足的原料,因此酒业十分适合绥廊。

宋言点了点头,绥廊毕竟是产酒的老牌县城,在济州地区内有着牢固的地位,即使这两年一直在走下坡路,但产酒行业的收入依旧是绥廊的经济大头,每年为绥廊创造了大量的利益。所以,严学友肯定不会同意放弃产酒行业,这一点宋言也清楚。

放着品牌悠久的酒业不做,转投其他的产业,宋言可没有这么傻。

思索片刻,严学友继续说道:“如今济州地区的市场接近饱和,所以下一步我们打算走出平成地区,向宁安市进军。”

宋言淡淡一笑,“走出平成,向宁安进军,这个目标确实不错,既扩张了市场,也能有效缓解绥廊酒业遇到的危机。只是,怎样走出平成,打开市场,还有待商榷。只凭绥廊产酒行业现有的力量和产品质量,要想真正扭转颓势,我觉得并不可能。”

听完宋言的话,严学友认同的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无奈,“但绥廊毕竟只是个小县城,无论是技术还是经济都不发达,想要从产酒业入手,达到提高经济的目的,恐怕很困难。”

宋言笑着说道:“困难不假,但并非没有办法,否则我们也不会找上您了。”

严学友眼睛一亮,问道:“你们后续的工作准备怎么展开,有没有完整的计划?说来听听。”

看着严学友这幅模样,宋言微微点头,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

严学友是绥廊的县委书记,同时也是绥廊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不像绥廊现在的县长是调任来的,严学友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绥廊,内心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不需多说。

也正因为如此,宋言才第一个找上了他。

就如先前和魏一鸣说的那样,宋言不可能让一个地方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条心,他既没那个时间,也没有这样的能耐,不过,他也不需要这样做。宋言要做的就是搞定最具话语权的那个人,这样就足够了。

魏一鸣在一旁说道:“严书记,平成地区七县一市,连带着平成市在内,百分之七十都是农村,绥廊如今连广大的农村市场都没有完全占据,就急着向外拓展,未免太着急了些。”

严学友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不是我们不想,之前酒厂发展受阻的时候,我们就在农村市场推销过,只是绥廊清酒的价格毕竟是针对中等收入的人群设的,农村......很多人都买不起啊......”

魏一鸣似乎早就预料到严学友会这么说,他不慌不忙的说道:“那为什么不从其他方面上想想办法?比如说包装,亦或者销售的模式。一整瓶买不起,可以分成半瓶,如果半瓶也买不起,那完全可以细化成半斤、二两的卖法。”

严学友一愣,随即马上摆了摆手,反驳道:“我们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逐渐消除大众对于绥廊酒的不好的印象,如果又开始散装卖的话,又该被人们叫廉价酒了,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摇头,态度十分坚决,“不行,绝对不行,这个办法想的很不好。”

看着严学友的反应,魏一鸣看向宋言,表情有些钦佩。

在来之前,宋言就和他预测过严学友的反应,当时他还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严学友能干到县委书记,不应该是目光短浅之辈,这种简单的小把戏应该一眼就能看穿,可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宋言说中了。

宋言哈哈大笑,边笑边摇头,“严书记,卖散装酒,亏你能想的出来,我会想出这种走老路的法子吗?这样的话还走什么高档路线,又凭什么打开外面的市场?”

严学友被宋言的大笑给弄懵了,呆呆的问道:“那还有其他办法?”

魏一鸣微笑道:“当然,我们宋总从销售的角度入手,设计出不同的包装,有的是半斤的,有的是二两的,同时和其他产品可以进行组合销售,将利润最大化。”

严学友听得一愣一愣的,下意识问道:“组合销售?”

魏一鸣点点头,解释道:“就是一种全新的销售模式,比如半斤量的白酒可以搭配一些看起来精美的小产品,作为一套礼品,对外主打的口号就是追求精致生活。”

宋言适时开口,“就是对于不同人群,提供不同的选择,是需要更加实用的,还是更加美观的,我们只负责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满足这些消费者。”

“对啊!我怎么那么笨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严学友拍着脑袋,恍然大悟。

魏一鸣继续说道:“这种小瓶装的酒,除了满足农村市场,各种乡镇和县都可以推广,比如在火车上,车上的乘客想喝酒了,随手买个二两装的,喝完了酒,觉得瓶子看起来很精致,自然会舍不得扔,就留下来另作他用,这样的话,火车跑到外面,咱们的绥廊牌子也就传遍四方了。”

严学友连连点头,脸上满是激动,“说的没错,说的没错啊......”

宋言轻轻一笑,说道:“严书记,这只是振兴绥廊的其中一个环节而已,想要真正实现经济跨越式发展,光凭振兴老牌产业肯定不够,还得发展新兴产业。”

“新兴产业?这又是什么?”严学友此刻只觉得一个脑袋不够用,根本跟不上宋言的思路。

魏一鸣将众多文件中的一份单独抽出来,递给了严学友,“严书记,上面就是关于绥廊资源合理利用的方案,请您过目。”

严学友连忙接过文件,刚看一眼,就注意到开头的几个大字。

“绥廊产业全面升级,旅游行业兴起?”

宋言轻咳一声,起身走到了严学友身边,他指了指计划上关于旅游业的开发这栏,“严书记,这才是绥廊最大的财富。”

严学友顺着宋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绥廊林区”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这是......”

宋言微微一笑,“想要福及子孙,就靠这个了。”

听到福及子孙这四个字,饶是严学友活了大半辈子,城府颇深,此时也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了。而宋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果不能先声夺人,又怎么能谈下这笔最关键的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