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稳步推进

锦口。

耀光集团顶楼,董事长办公室。

王天泽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两名黑衣保镖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

在他对面,邓天逸朝着王天泽吹了个口哨,手里把玩着一个苹果。

邓天华低头看着工作报告,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屋里多了几个人。

“咔嚓”

邓天逸将苹果掰成两半,递给王天泽一半,嬉笑道:“王少爷,吃苹果吗?”

王天泽接过苹果吃了一口,“多谢小邓总。”

他脸上满是笑意,丝毫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不满。

邓天逸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有点意思。”

这段小插曲过去之后,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只有邓天华翻动文件时响起的“沙沙”声。

“叮铃铃”

房间里,忽然想起一阵手机铃声。

“王少不接电话吗?”邓天逸指了指王天泽的裤兜,提醒道。

王天泽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不需要接,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邓天逸笑了笑,“王少倒是未卜先知,”

王天泽表情不变,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毕竟小邓总和邓总已经替我算好了,不是吗?”

邓天逸学着他的样子耸了耸肩,故作疑惑地问道:“王总这是什么意思?”

见对方装傻,王天泽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今天一早,他就带着两名保镖来到耀光集团,想要向邓天华要个说法,结果邓天华就一直专心的处理工作,把他晾在一边。

如今,两个小时过去了,邓天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不仅如此,还让邓天逸来一直恶心他,不是冷嘲热讽,就是装傻打岔。王天泽就算再有耐心,也被磨出了火气。

而当他马上就要忍不住怒意时,邓天华忽然放下了文件,看向了这边。

“王少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邓天华淡淡道。

见对方一点想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王天泽额头上青筋凸起,他咬咬牙,硬是将怒气憋了回去,面无表情的答道:“我来是想问邓总几个问题。”

邓天华身体笔直,眼神锐利,整个人像一把宝剑一样,语气低沉,“我没义务回答你。”

“邓天华!”

王天泽被邓天华这幅盛气凌人的样子彻底激怒,大喊一声后便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两名保镖也跟着向前迈出一步。

“干什么干什么,这是想在我耀光闹事?”邓天逸不急不慢的站起身,懒洋洋的说道。

邓天华稳稳地坐在那里,表情依旧淡漠,他看向王天泽,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王少,想撒泼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王天泽冷笑一声,“邓天华,邓总!我敬你是前辈,才一直忍让至今,但并不代表我怕你!你和你弟弟三番两次和我王家作对,难不成是觉得我王家的脸容易踩不成?我来这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你却无视我,这是什么意思?”

邓天逸摊了摊手,有些无辜道:“王少,这话说得就有点过分了吧?大喊大叫的又不是我们,怎么能说我们打王家的脸呢?”

邓天华淡淡道:“只是踩你比较容易,而你还代表不了王家。”

已经撕破脸皮,王天泽也不打算再啰嗦下去,他脸色阴沉,冷声道:“邓总,既然你们耀光是这幅态度,那我想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谈的。”邓天华悠悠说道。

王天泽被他打断,脸色更加难看,只不过他理智尚在,知道自己是在对方的地盘,因此只得咽下这口气,继续说道:“我只问你一句话,宋言你保还是不保?”

他的语气冰冷至极,甚至可以听出他死死压抑着的怒气。在场的人都毫不怀疑,如果谁再刺激王天泽一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倾泻怒火。

而早就调查过王天泽的邓天逸见他这副模样,更是有些吃惊。

据京城圈里的人描述,王天泽此人性子桀骜,脾气十分火爆,同时肚量还很小,任何一个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而现在王天泽竟然能在面对邓氏兄弟的双重侮辱之下保持理智,不得不让人心生警惕。

邓天华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他抬了抬眼皮,看着王天泽,语气依旧平淡,“你动他一下试试?”

“好好好!”王天泽气极而笑,整个人反而平静下来。他看了眼身前的邓天逸,又看了看坐在那里的邓天华,嘴角扬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动不了耀光,我还不信连宋言我都动不得!”

邓天华眯起眼睛,表情第一次出现变化,他盯着王天泽,一字一句道:“你动宋言,我不会放过你。”

这一刻,即使他坐王天泽站,可王天泽却依旧产生一种被俯视的感觉。

不过,既然已经放出话来,王天泽自然不会服软,“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护得住他吧。”

“我们走!”王天泽对着身后的保镖冷声道。

等王天泽离开后,屋子中只剩下邓天华和邓天逸兄弟二人。

“哥,你为什么要这么护着宋言?”邓天逸不解道。

邓天华淡淡道:“虽然宋言已经表明立场和王家有仇,但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一直的敌人,如果宋言临阵倒戈,我们耀光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邓天逸明白过来,恍然道:“所以你先激怒王天泽,让他放弃拉拢宋言,这样的话宋言就只能和我们一伙了。”

看着桌上宋言离开前让人转交给自己的报告,邓天华轻声道:“我有一种直觉,我和宋言会是一路人,所以,我不想他这么早就被断了前程。”

看着自己的哥哥,邓天逸忽然觉得他有些陌生,又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对方。

这一刻,他从邓天华的身上只看到了两个字,孤独。

毕竟,承担着这样的重任,同时还要应付那个冷漠无情的家族......邓天逸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血脉。

......“所以说,种植业要搞,旅游行业也要搞?”严学友放下计划书,看向宋言,问道。

宋言点了点头,“只有实现多途径发展,绥廊才不会出现发展障碍。”

魏一鸣也跟着说道:“耀光已经承包下整片林区,同时会和政府合作,将这里改造成旅游景区,致力于将绥廊景区打造成绥廊的一块金字招牌,为当地的经济提供巨大助力。”

思索片刻,严学友缓缓说道:“这一点我不能给出保证,毕竟事关重大,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决定的,我得和其他人开会讨论,才能给你们答案。”

宋言微笑道:“这是当然,不过,我相信其他人也能看出来这是为了绥廊好,严书记不必担心这个。”

严学友点了点头,但脸上还是有一抹忧色挥之不去。

魏一鸣敏锐的注意到他的异样,询问道:“严书记,难不成还有什么阻碍不成?”

严学友看了眼宋言和魏一鸣,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宋言不动声色的说道:“严书记,我们现在是一条战线的人,难不成都不能做到相互信任吗?”

听宋言这样说,严学友叹了口气,苦笑道:“倒没什么不能说的......这项计划虽然好,但是现任的绥廊县长和我政见不合,我担心他会唱反调......”

政见不合?

宋言心一动,脸上多了一抹笑意。而一旁的魏一鸣更是看起来十分吃惊,连忙看向宋言。

注意到魏一鸣看过来的目光,宋言嘴角微扬,眼神明亮。

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