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计划落定

来到绥廊之前,针对王家可能出手的种种可能,魏一鸣和宋言提出过许多种自己的猜想。

他认为,王家可能会投入大笔的钱阻击宋言的行动,又或者会运用各种手段让宋言的计划实施不下去,等延误了时间,错过了上面给的期限,那么宋言的计划就算再好,也不会奏效。

但宋言认为,王天泽既然是想来W省捞政绩,自然不会脑子糊涂到明着和自己作对,毕竟他不是来搞破坏的,因此,宋言预想王天泽会特意扶持那些想要与宋言合作的人的对手,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摘取成功的果子,将政绩据为己有。

不过魏一鸣也提出疑问,绥廊这么偏僻的小地方,王家这种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会把眼光投向这里,而且,他们选择的是县委书记,哪怕有其他人和严学友作对,也意义不大。

但宋言认为,对于王家而言,选择的人官职高低与否根本不重要,因为他们只需要能有人代表他们在明面山站出来,至于他们本身的身份,对于王家这种势力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因此,当听到严学友说真的有人和他政见不同的时候,宋言就知道,王家肯定会钻这个空子。

毕竟,他的行踪一查便知,以王天泽谨慎的性子,哪怕不清楚他的计划,也会先提前做好准备,不让自己落了下风。

魏一鸣询问道:“绥廊的现任县长是什么来头?”

严学友回答道:“绥廊县长名叫陈晓东,之前在平远县任副县长,主抓经济,政绩斐然,因此特意被派到绥廊来,想要解决这里的难题,只不过绥廊的底子太差,基础建设更是几乎一穷二白,因此他一来就是三年,却没有什么成效。”

这倒是有些出乎宋言的意料,没想到,这个中途转来的县长竟然还颇有些才干。

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能白白便宜王家了。

宋言大脑飞速运转,一个新的计划便浮现出来。

看着烦闷的严学友,宋言问道:“那您和陈县长又是因为什么产生分歧的?”

严学友皱了皱眉,语气有些无奈,“三年的时间里,陈晓东试了许多种办法,都没能改变绥廊的状况,因此他把心思放在了种植业上面,他想大量引进先进技术,实现种植业的自动化生产,但是县政府的财政预算根本不够他这样挥霍,而且一味的扩大生产,粮食价格就会下降,人民的收入同样不会提高。而我则主张发展当地特色产业,以产酒业为样板,大力推广,时间一长,我和他就产生了矛盾了。”

宋言忽然笑了,笑声清朗,“哈哈,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

魏一鸣略一思索,便明白宋言因何而笑,脸色不禁也浮现一抹喜色。

原本他和宋言计划让严学友和被王家扶持的人在明面上对峙,虽然最后也能取胜,但总归会浪费不少时间和精力,但听完严学友的一番话后,魏一鸣便知道,这个陈晓东可以争取一下,拉到己方阵营当中。

“宋先生,你这是?”严学友有些不解的看着宋言,问道。

宋言止住笑声,说道:“陈县长的观点是对的,您也是对的,你们都没错,至于解决的办法,我已经有想法了。”

闻言,严学友精神一振,忽然想到宋言背后可是耀光集团,这样的话......?

见严学友一脸的恍然,宋言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我马上去组织开会!”严学友一刻都不想耽误了,他立刻起身,留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淡然自若的宋言,魏一鸣情不自禁的赞叹道:“宋总,好算计。”

他从国外学成归来,本以为会在耀光内大展身手,却被告知要来辅佐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而且还没有什么学历的年轻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十分不满。

不过,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下来,魏一鸣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邓天华会如此器重宋言了。

宋言微微一笑,自信道:“等着吧,有趣的马上就要开始了。”

......会议室内。

以严学友、陈晓东为首,十一位政府内的常务人员举行会议。

“情况就是这样,同志们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严学友简洁的介绍了一下他和宋言的计划,然后说道。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工作会议,却没有想到严学友竟然放出一颗炸弹。

县委书记竟然同意县长的改革计划了!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同时偷偷看向坐在一旁的陈晓东,想听听他会怎么说。

可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以往经常和严学友唱反调的陈晓东,今天却一反常态的一言不发。不仅如此,有人注意到,陈晓东似乎并没有把心思放在会议上,反而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报告,表情有些震撼。

这下子,所有人更加好奇了。

那份报告是严学友刚进来时递给陈晓东的,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

平时起带头作用的县长没有说话,其他人也都闭口不语,一时间,会议室内的气氛有些沉寂。

严学友目光炯炯的看着陈晓东,等着他的回答。

时间紧急,他没顾得上和陈晓东解释情况,只得将宋言的计划书交给了他。

他相信,以陈晓东的才能,不可能看不懂这份报告意味着什么。

“嘀嗒嘀嗒”

摆钟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内十分明显,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陈晓东的身上。

许久——“我赞成。”陈晓东放下报告,沉声道。

看着神色坚定的陈晓东,严学友心里松了口气,脸上也多了些笑容,说道:“这份文件大家都传着看一下,看完再发表意见。”

其他人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了,听严学友这样说,便接过陈晓东手中的文件看了起来,这一看,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

“这份计划书是谁写的?”

“真是厉害!”

“我赞成,照计划发展的话,绥廊肯定会腾飞的!”

当所有人都看完以后,严学友缓缓问道:“现在我再问一遍,赞成的人举手。”

“刷”

在场十一位常委都举起了手。

“好!”严学友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同志们,从今天起,咱们县就要推行改革了!”

......办公室内,百无聊赖的魏一鸣看着一脸平静的宋言,忍不住问道:“宋总,他们不会不同意把?”

宋言斜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

魏一鸣也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只是他在国外待久了,性子活泼好动,实在是没法做到像宋言这样半天不说一句话。

而正当他琢磨着该怎样套套宋言的话时,忽然敲门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宋言先生,陈县长和严书记在县长办公室等您过去。”

宋言笑了笑,和一旁的魏一鸣说道:“可以和他们联系了,这边已经搞定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跟着那个秘书打扮的男人走出了房间。

魏一鸣眼睛发亮,他挥了挥拳,兴奋不已,“终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