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王家的措施

宋言到了县长办公室的时候,陈晓东和严学友正在研讨着计划书。

见宋言进来后,严学友连忙招手,“快过来,和陈县长仔细说说。”

宋言看向陈晓东,“陈县长好。”

陈晓东点了点头,眼神有些热切,“你说能解决种植自动化问题,是真的假的?”

宋言微笑道:“当然是真的,我在市内有一家农机公司,就是生产各种自动化农业机械的。”

陈晓东笑容满面,“如果这样的话,你的计划就没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宋言又将计划和严学友和陈晓东解释了一遍,两人更是不断点头赞叹。

最后,严学友感慨道:“宋先生,你要是早点来就好了。”一旁的陈晓东也是认同道:“是啊,我来到绥廊三年了都没能做些什么,你一来就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完善的计划,我实在是不如你啊。”

宋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早一点或者晚一点来,都不会有现在这样完美的时机了。

......绥廊林区外,两辆黑色奥迪停了下来。

宋言和魏一鸣从前面的车上走了下来,同时其他几位来自耀光集团的人员也跟着下了车。

“宋总,魏顾问,你们终于来了。”

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说道。

他的身旁还有几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此时也是一脸热切。

来之前宋言就了解了这些人的信息。这些人都是邓天华前段时间派来绥廊和当地的官员和企业打好关系的人,带头的胖子则是营销部的副总监郭笑天。

“郭总监,你好。”宋言笑着说道。

同时,他还注意到有两个人没有和耀光集团的人站在一块,而且看起来与这些商人的气质截然不同。

“这两位是?”

郭笑天连忙给宋言介绍,“您左手边的是省里招商引资部的副主任李卫国,另一位是文科长,是市税务部的。”

二人也是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男人来自耀光集团,背景深远,因此也是态度十分友善,“宋先生。”

宋言笑着一一回应。

省里为了支持平成地区的经济建设,不但在政策上大放绿灯,而且在干部配置上也是十分重视,因此特意选派了两位优秀干部来配合宋言的工作。

不仅如此,宋言还知道,用不了几个月,等领导换届之后,新的政策就会颁布下来,到时候会在W省重点成立经济特区,到时候上面会大批拨款,提供相当优渥的资金福利。

“宋先生,耀光集团的资金拨款已经到位了。”一个人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宋言知道这人的身份,是耀光集团的财务总监,邓天华特意派来协助自己的工作。

“和建筑公司联系好了吗?”宋言问道。

魏一鸣向前一步,来到宋言身边,“随时可以开工。”

宋言点了点头,大手一挥,“那就开始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绥廊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就是农机具的换代更新。

早在宋言收购农机公司时,宋言就将农机自动化和机械化的设计图纸交给了金德利,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发展,农机公司在平城内已经小有名气,而和严学友谈完之后,宋言便将这边的消息告诉给金德利,同时让刘丰做好准备。

半个月的时间里,公司的营销额甚至超过了过去一年的总额,甚至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金德利更是喜出望外,更加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相信宋言。

与种植业相关联的就是水渠的开凿,在严学友和陈晓东的共同支持下,由县商盟为主导,向民间发出号召,一时间,整个绥廊都被调动起来,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其中,在不久的将来将会转化成巨额的收益。

并且,林区的改造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耀光涉及多个行业领域,旗下便有两家建筑公司,承包了整个景区的改造,只不过,绥廊林区实在太过辽阔,半个月过去了,连一点雏形都没有看到。

宋言并不着急,他清楚的知道当景区建成之后,将会是一颗多么巨大的摇钱树,会给耀光集团带来多大的收益。

不过宋言并不眼红,因为在上个星期,他刚刚和邓天华修改了合约,宋言将持有这个景区的百分之十的股份。

宋言的计划带来的收益之大远远超乎了邓天华的想象,在其他人都在观望的时候,只有耀光集团抓住机会,在这场改革当中抢占了先机,出尽了风头,也正因为如此,邓天华才会同意宋言的要求。

酒厂的产权还握在宋言的手中,但宋言并不着急出手。眼下的改革只能算是试水,真正的大环境到来还要等到几个月后领导的换届,到那时候绥廊才会真正的实现华丽蜕变,而这块地皮才会体现他真正的价值。

与宋言预想的不错,王家果然派人和陈晓东暗中联系,想要拉拢他,只不过陈晓东早已和宋言达成一致,因此并没有答应王家的条件。

而在此之后,王家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似乎是放弃了与耀光和争夺。

只不过,对王天泽十分了解的宋言自然不会相信他会放弃,以王天泽阴冷的性子,此时一定是在暗中偷偷观察,只要被他抓住机会,就会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因此,宋言才没有急着进行下一步,而是谨慎的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

只是,比起前世,这一世的王天泽似乎更加沉得住气,眼看着绥廊这边已成定局,宋言都没有察觉到王家有什么异动。

市里那边,因为宋言在绥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一时间陈庸一方再次占据上风,方明一天比一天焦躁,可王家不动,他也没有办法,只能不甘的看着董汉林一点点蚕食自己剩下的势力。

而这一天,一个电话忽然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什么!”

听完电话那边说完话后,魏一鸣脸色大变。

看着魏一鸣这幅样子,宋言心一动,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果然,挂断电话后,魏一鸣看向宋言,张了张嘴,表情十分难看。

“发生什么事了?”宋言问道。

魏一鸣沉声道:“集团出事了!”

宋言脑海中思绪飞速运转,他眯了眯眼,开口道:“是不是与其他集团的合作出了差错。”

魏一鸣瞪大眼睛,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宋言冷笑一声,表情有些不屑,“两辈子了,还是只有这一招吗?”

“宋总,你说什么?”魏一鸣有些没听清宋言说的话。

“没什么。”宋言摇了摇头。

沉吟片刻,宋言穿上衣服,朝着门口走去。

“和我去一趟市里。”

魏一鸣疑惑道:“难道不应该先回省里吗?”

宋言淡淡道:“回省里就正中对方下怀了。”

一边说着,宋言一边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要回去了,做好准备,一次性解决。”

电话那边,陈庸醇厚的嗓音传了过来。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