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宋言的应对

市商盟这边。

宋言坐在沙发上,魏一鸣就站在他的身后。

陈庸紧皱着眉,“这么说,王家已经开始反击了?”

宋言微微点头,“应该是准备对两边同时动手。”

魏一鸣此时也冷静下来,分析道:“王家应该是准备从耀光与其他集团的合作上入手。逼迫邓总他们无暇顾及平成这边,然后再慢慢对付宋总。”

陈庸点了点头,“看起来应该是这样......王家毕竟资本雄厚,即使一心二用也游刃有余,他能够这样,我们却不能,所以目前我们只能先顾一头了。”

顿了顿,陈庸有些感慨道:“好一招围魏救赵。”

宋言摇了摇头,“王天泽这人心高气傲,仗着王家的势力庞大,一定想以碾压的姿态战胜我们,而这就是机会所在。”

陈庸目光闪烁,有些明白宋言的意思,可想到省里那边的情况,他不禁有些担忧,“能这样的话最好不过,可是耀光那边还能撑得住吗?”

魏一鸣回答道:“宋总在来之前已经和邓总通过电话了,邓总说暂时无碍,集团内部的流动资金还算充足,应该可以再坚持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陈庸沉吟片刻,把目光转向宋言,“表弟,说说你的计划。”

魏一鸣也看向宋言,表情有些期待。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宋言一直看起来十分平静,就像是早有预谋一样,再加上这段时间宋言说的话频频应验,因此魏一鸣对这个年轻的宋总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宋言微微一笑,朗声道:“既然王家想要双管齐下,那咱们就将计就计。即使王家实力再强,两边同时施压,总归是不如集中力量逐个击破的强,所以我们才有一战之力,我已经和邓天华说了要把事情搞大,吸引王家的绝大部分火力,咱们就在这边慢慢布局,等王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来不及了。”

陈庸微微点头,“你说的不错......可具体应该怎么办?”

宋言看向魏一鸣,魏一鸣立刻会意,介绍道:“王家的金融团队已经来到了平成,此时正准备对老城区的众多厂子进行投资。”

陈庸听魏一鸣这么一说,马上就明白过来王家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和21世纪逐渐放宽的市场经济、国企全面改革,到处都是下岗的工人不同,九十年代,下岗还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只有像南方的一些沿海发达地区才有所谓的买断工龄,自主创业的说法。

因此,绝大多数的工人还都想着死死抱着国家的铁饭碗不放,对上面抱有幻想,等着国家来救他们。

王家就是清楚这些工人心中的想法,才会想到这样的办法。只要他们给厂子们注资,就能暂时延缓厂子倒闭的时间,工人们有了稳定的工作,自然不会有下海单干的想法,这样一来,宋言他们想要在平成进行改革,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且,就算事后这些厂子依旧会倒闭,可王家已经争取到了足够多的时间,到时候腾出手来再来解决这边的问题也不迟。

这样一来,既能打断宋言的计划,又能重新夺回平成这块地盘,为王天泽积累政绩,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么一想,陈庸也有些担心起来,看着一脸淡然的宋言,忍不住问道:“表弟,那应该怎么应对?肯定不能正面阻拦王家投资,不然的话被那些工人们知道了,只会怪咱们不给他们活路,到时候他们要是真的闹起来就麻烦了,以后也不会有人再听咱们的了。”

魏一鸣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十分焦急。

拦的话会遭到群众的反对,可不拦就会落入对方的圈套,似乎自己这边已经被对面牵着鼻子走了。

看着担忧不已的两人,宋言微微一笑,“慌什么,既然他们想投资,那咱们就让他们投资!”

陈庸还没说话,魏一鸣忍不住抢先开口,“到时候主动权就在对面手上了!”

宋言淡淡道:“他们觉得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可在我看来,这无疑是把他们自己逼上了死路。”

陈庸一怔,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宋言冷笑一声,语气不屑,“王天泽认为只要拖下去,咱们就会着急,所以肯定会不惜成本的进行投资,这样一来,他们就会被老城区这些厂子死死拖住。老城区的这些厂子的问题根本不在于缺乏资金,而是创新动力不足!这样一来,王家就会深陷无底洞当中,只会越陷越深。”

魏一鸣忍不住说道:“可王家的目的就是不让咱们进驻老城区,即使亏钱,可只要咱们的改革计划不能开展,那王家肯定是心甘情愿赔下去的啊!”

宋言轻轻一笑,“谁说我非要去老城区了?”

魏一鸣一怔。

陈庸先是有些疑惑,随即马上明白过来宋言的意思,顿时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表弟,你真是......”

魏一鸣百思不得其解,见宋言和陈庸对视一笑,急不可耐的问道:“宋总,陈秘书,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啊?”

陈庸笑了笑,缓缓说出一句话。

“平城区不是只有老城区。”

魏一鸣眼睛一亮,脱口而出,“新城区!”

紧接着,他看向宋言,脸上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敬佩,“宋总,你真是太厉害了!”

宋言淡淡一笑,眉宇间尽是洒脱,“咱们就配合对面演下去,看看谁更着急。”

......“王少,已经和七家厂子谈好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微微躬身,十分恭敬的说道。

王天泽坐在沙发上,手里摇晃着红酒杯,脸色晦暗难明。

一旁,一位管家打扮的银发老人缓缓说道:“二少爷,预算已经花了一半了。”

看着杯中上下起伏的红酒,王天泽表情淡漠:“只要能拖住宋言,等最后拿下平成,得到的收益是现在花出去的十倍不止!”

银发老人有些犹豫,“可是二少爷,这项计划的成本是不是太高了些?万一对方不上钩呢?”

“不可能!”王天泽语气笃定,“想要在平成进行改革,老城区是不可能绕开的,而且新城区那边情况十分复杂,宋言他们在那边的影响力甚微,所以只能从老城区开始。”

看着满脸自信的王天泽,银发老人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王天泽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对于自家少爷的性格,他最是清楚不过。王天泽刚愎自用,又十分傲气,一旦认定了什么事情便不会听从别人的意见,所以,他也不打算再白费口舌了。

只不过,想到那个和自家少爷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银发老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忧虑。

计划真的会顺利进行吗?

在王家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在耳濡目染之下对于人心的把握以及商业上的事情也有一定的了解,从他得知宋言的计划起他就知道,自家少爷和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

只希望不要让二少爷输的太惨吧......银发老人默默祈祷。

而此时的王天泽,还沉浸在对成功的幻想当中,丝毫没有意识到,失败,正在前方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