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移花接木

“怎么样?宋言怎么说?”

邓天逸坐在对面,看着邓天华挂断电话后,连忙问道。

“他让咱们竭尽全力拖住王家,同时再把事情搞大一点儿。”邓天华淡淡道。

“还......还嫌事情不够大?”邓天逸眼睛一瞪,震惊道。

邓天华表情淡漠,微微点头。

“啪”

邓天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急败坏道:“他在平成倒是悠闲,天天使唤这个使唤那个的,现在还使唤到咱们头上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谁是老大!”

喘了两口粗气,邓天逸逐渐冷静下来,“宋言知道省里现在的情况吗?”

“应该知道。”

“知道还敢提这种要求!”

邓天逸深吸一口气,有些幽怨,“哥,你说这能怪我发火吗?原本咱们耀光和王家还没到鱼死网破的程度,都是宋言出的主意,结果现在王家铁了心和咱们干到底,不禁联系商盟那边对咱们施压,就连和咱们合作的集团也受到他们的威胁,一个接一个的和咱们取消合作了。”

“是他们违约,通知律师团去索要违约金。”

邓天逸愁眉苦脸道:“哥,王家家大业大,那点违约金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且我们就算有这笔违约金也解决不了燃眉之急,现在最重要的是没了那些集团,先前的项目就进行不下去了,而且我们的股价已经下滑了。”

邓天华蹙眉,没有说话。

见自家大哥思考,邓天逸也不敢打扰他,只得在心里暗暗的咒骂宋言。

许久——“就按宋言说的做。”邓天华思索片刻,然后说道:“让公关部去撰写文章,对外声明耀光集团寻求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新拿下的那块景区,同时追讨那些集团的违约金,最后和商盟那边我们的人说一下,尽量争取时间。”

“会不会太强硬了?”邓天逸有些担心。

邓天华神情严肃,眼中尽是冷漠,“既然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和解,那不如争到底,就按我说的去做,替宋言那边吸引火力。”

邓天逸也不是什么拖沓的性子,当即点头道:“我这就去吩咐下面的人。”

待他离开后,办公室中只剩下邓天华一人。

看着电脑屏幕上股市的波动情况,邓天逸眉头紧皱。

“只能等那边出结果了,宋言,你可别让我失望......”

......总督办。

“陆总督,你怎么看?”

说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是陈家当代的家主陈海波,同时也是省商盟的副盟主。

他身旁是一位头发有些斑白的枯瘦老人,面容和善,正是W省的一把手陆总督。

“王家太过托大,耀光不一定输。”陆总督缓缓说道。

陆总督全名陆为先,在W省已经任职十二年了,如今任期已满,即将调任回中央,也正因为他的离开,才有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别看这位老人面目慈善,可知道他的人都不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陆为先做事风格果决,仅凭一人之力,就压住了方家和陈家两个家族。

要知道,在他来之前,这两个家族之间可谓积怨已久,明争暗斗更是不断,而在陆为先上任以后,这两个家族便消停了下来。

由此可见,这位老人的手腕究竟有多强硬了。

“平成那边,要不要插手?”陈海波问道。

陆为先嗓音低沉,“上面有意在W省建设经济特区,这次就是拿平成做实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这里!”

“那我应该怎么办?”陈海波眼底闪过一抹急切。

到了他这个层面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已经是基本要求,可眼看着王家与耀光开战的同时还在扶持方家,而方家又与陈家是积怨已久,事关陈家生死存亡,这让他如何不着急?

“陈副盟长!”陆为先低喝一声。

陈海波一怔,随即恢复了平静,同时歉声道:“陆总督,是我失礼了。”

见自己的得力干将如此忧心,陆为先的语气柔和下来,“海波,我知道你担心陈家,可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马上就要调任离开,偏僻这时候上面又选中W省进行定点实验,我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记录下来,所以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

陈海波低声道:“我明白,陆总督不必愧疚。”

陆为先叹了口气,“方家是W省的本土家族,实力比你陈家要强,再加上王家在背后的扶持,你的担心我也能理解,不过,现在咱们只能等,我只能出手一次,再多就会提前被调走,所以只能等最佳的时机。”

“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陈海波不甘的问道。

“只能等平成那边的结果出来了。”陆为先说道。

“平成......成也平成,败也平成啊。”

陈海波的心里却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名。

宋言!

“庸儿那么相信你,或许你真的能创造奇迹也说不定。”陈海波默默道。

反观宋言这边,此时,宋言正在几人的陪同下游览平成的新城区,表情十分悠闲,丝毫不见担忧。

魏一鸣就跟在他的身边,不时的拿出笔和纸来,记录些什么。

“宋言,新城区大概可以分成三块区域,我们科技园区和其中的两块区域都有合作,关系十分密切。”说话的正是科技园区的负责人,叶天禾。

宋言微微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你身为科技园区的三把手,竟然一次都没有回来过,是不是太失职了。”叶天禾忍不住埋怨道。

宋言耸了耸肩,“反正也没什么实权,再说了,我这么忙,哪有时间回去?”

“你......”叶天禾一时语塞。

“叶主任,宋言,都少说两句,办正事要紧。”一旁的田玉泽打起了圆场。

同时,旁边的郭笑天说道:“宋总,集团的汇款已经到位了。”

宋言点了点头,转过头和叶天禾说道:“你去跟那些和科技园区交好的企业打声招呼,告诉他们耀光集团准备提供和他们合资,问问谁有意向,就和魏一鸣联系。”

叶天禾有些疑惑,“为什么不让你的人直接出面?”

宋言摇了摇头,“我的人现在不方便露面,而且,你出面更有信服力。”

魏一鸣解释道:“宋总打算和那些企业合作,在科技园区内共同租下一块基地,进行技术研究,提高产品质量。”

田玉泽问道:“那我能做些什么?”

宋言笑着说道:“这块基地将和市钢厂的那块进行重组,由你来担任经理,进行管理。”

“我?”田玉泽有些吃惊。

宋言点头,“你管理经验丰富,我相信你。”

同时,宋言和身后的另一名来自耀光的人吩咐道:“你跟着叶主任一起,和那些厂家说明情况,给出咱们的条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时间紧急,便没有再继续逛下去。

回去的路上,魏一鸣看向宋言,“宋总,这样真的行吗?”

宋言淡声道:“既然王家想固守老城区,那咱们就从新城区开始做起,把老城区的那些企业都给吸引过来,到时候王家空有地盘,同时还得负责养着那些工人,而咱们越做越大,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魏一鸣点了点头,赞叹道:“宋总果然智谋过人。”

宋言没有应声,而是抬头看了眼天空。

临近傍晚,天色暗沉,夕阳慢慢消失下去。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都要你一点点失去一切。”宋言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