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背后的力量!第二次出现

两天的时间匆匆过去。

到了和孙不二约好的时间,宋言和手下的人简单嘱咐两句,就乘车离开了绥廊。

黑色奥迪在公路上一闪而过,宛如黑色的幽灵。

很快,宋言就到了平成。

当车子驶入平成的时候,看着这座处于老旧和崭新交界的城市,宋言轻轻吐出一口气。

这次就来做个了解吧,他心里默默想着。

到了科技园区后,宋言从车上下来,魏一鸣依旧跟在他身后,整个人看起来比一个月前要沉稳许多。

这段时间,他跟着宋言东奔西走,也经历了不少的事情,渐渐地成长了许多。

看着前面那个背影,魏一鸣心里有些慨叹。

第一次见面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年轻的男人,竟然敢和王家那种百年家族对抗,甚至还能占据上风。

而这次来,他也能猜到,宋言应该是想好了办法,进行最终的对决了,魏一鸣的内心无比激动。

叶天禾办公室,此时人也已经到齐了,两位来自省里建筑设计部的工程师正在和叶天禾聊些相关的专业知识,,叶天禾本身就是技术人员,因此双方聊起来十分投机。

见宋言终于到了,叶天禾便开始向两边介绍起来。

“这位就是宋言。”

叶天禾指了指宋言,和两位工程师说道。

同时,他也和宋言介绍道:“这两位就是从省里来的崔工程师和谭工程师。”

宋言笑着说道:“欢迎二位的到来。”

孙不二有话在先,因此两位工程师在面对宋言的时候,态度十分恭敬。

“宋先生好。”

宋言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两位主要专攻哪些方面?”

两人中,崔工程师看起来年纪稍大,此时也是第一个开口,“我是建筑规划。”

“我是酒店设计。”谭工程师说道。

酒店设计和建筑规划...宋言沉吟片刻,忽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

W省,改革,谭姓和崔姓的工程师。

“两位可是谭观福和崔永升?”

两人都是一脸诧异,“宋先生认识我们?”

宋言微微一笑。

何止是认识,前世的时候,自己可没少听闻这两位的大名。

他记起来,传闻中,这两位久负盛名的设计师,是在九十年代的经济特区建设中一举成名的。尤其是谭观福,他设计的天水大酒店,更是在二十年后遍布全国,盛极一时。而崔永生的设计图也成为了许多地产商的模板。

现在看来,这两人应该就是在几个月后的W省改革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才被世人知晓的。

而当下,这两位还只是省建筑设计部门中普普通通的两名技术人员。

命运还真是造化弄人,宋言轻笑一声。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帮这二人一把,让他们提前成名。

“谭设计,崔设计,这次叫你们来是为了什么,想必二位应该也知晓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谭观福开口道:“上面对建筑部下了通知,说要成立经济特区。”

宋言点了点头,“那我就直说了,我需要两位根据平成的情况,设计出与之对应的地产和酒店。”

崔永升微微皱眉,询问道:“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魏一鸣在一旁接过话题,“未来几个月,平成市将成为W省经济建设的桥头堡,因此肯定会吸引大批外地商人,而且W省临海,应该还会有国外的友商来投资,因此关于酒店的设计应该多一些世界性的元素,至于地产的设计,主要是符合新型生活主题就可以。”

崔永升和谭观福又再对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那我们好好设计一下,先做出一个设计方案让宋先生过目。”

宋言说道:“不需要多详细,只要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就行,我希望三天内就能见到成果。”

“三天!”

谭观福脸色微变。

宋言肯定的点了点头,神情坚定,“时间紧迫,希望两位能竭尽全力,帮助我等渡过难关。”

崔永升咬咬牙,一口应下,“没问题,宋先生尽管放心,这个课题,我们之前在省里的时候就讨论过,所以还是有思路的。”

宋言微微颔首,“那就拜托两位了。”

...... “王少,不好了!”

王天泽此时全神贯注盯着手上关于省里的报告,忽然,助理从门外跑了进来,打断了他的思路。

抬头一看,发现助理的神情有些慌张,不禁一惊。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慌张!”王天泽问道。

助理咽了口口水,“宋言那边传来的消息,据说他从省里请来两名工程师进行城市规划。”

“城市规划?”王天泽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表情有些阴鹜,“他就这么笃定自己能赢?”想了想,他有些不满的说道:“这有什么可惊慌的!”

助理解释道:“可是,那两位工程师是孙家那个小少爷帮他找来的,我担心宋言会不会和孙家有关系?要不然,孙家的小少爷为什么会帮他?”

“孙家小少爷,孙不二?”王天泽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那个小疯子,一向最怕麻烦,最近不是听说为了躲避家族的联姻,跑到外省去了吗?难不成是来了W省,怎么又和宋言牵扯上了...”王不二揉了揉眉心,语气烦闷。

“少爷,我们应该怎么办?”助理有些着急,“要是孙家也参与进来,我们根本抵挡不住啊!”

王天泽蹙眉,他思索片刻,“孙家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人的举动而随便出手!京城势力分布复杂,他孙家的对手也不少,要是被扣上干扰地方运转的罪名,就是孙家也得脱层皮。”他想了想,有了决断。

他看向助理,吩咐道:“不用管孙家,让省里那边加大力度,向耀光施压!耀光已经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了,只要耀光一倒,宋言就没了靠山,到时候他就不足为惧了!”

助理点了点头,“我去安排。”

房间再次安静下来,王天泽拿起报告,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省里,耀光集团。

“哥,我们快撑不住了。”

比起之前光鲜亮丽的样子,现在的邓天逸看起来有些颓靡,眼睛里满是血丝,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电脑桌前,邓天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神情有些疲倦,不过他的眼神却依旧坚定,他看着屏幕,语气淡漠,“还能再拖两天。”

忽然——“邓总,不好了!”

秘书冲了进来,神情焦急,“王家忽然加大的资金投入,我们的股市要跌破最低点了!”

“什么!”

邓天逸脸色一变,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

邓天华抿着嘴唇,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眼神冷冽。

“哥,我们该怎么办?”

邓天逸想了想,忽然说道:“要不我去求家族,他们......”

“闭嘴!”邓天华低喝一声,表情有些难看。

“你要是求他们,就不要再认我!”

邓天逸咬紧牙关,满脸的不甘,“可是,耀光是你的心血啊!”

邓天华眉头紧锁,看着一路下跌的股票,一言不发。

“哥,你就让我去吧!”邓天逸哀求道。

眼看着股价马上就要到最低点,邓天华却依旧没有松口。

见自家大哥如此固执,邓天逸跺了跺脚,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上涨了,上涨了!”

秘书惊叫道。

邓天逸脚步一顿,转过身,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

看着电脑上开始回升的数字,邓天华长出一口气,靠在了椅子上,表情有些融化。

“哥,这是你的后手?”

不知何时,邓天逸来到了他的身旁,他指了指电脑屏幕,问道。

邓天华摇了摇头。

“那这是谁的后手?”邓天逸困惑不已。

邓天华缄默不语,脑海中却是想起自己与宋言打的那个赌。

“如果耀光最后化险为夷,你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宋言自信的表情仿佛就在眼前,邓天华嘴角微微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