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尘埃落定

挂断电话,宋言的表情若有所思。

一旁的魏一鸣,此时正沉浸在耀光扭转死局的兴奋当中无法自拔。

倒是陈庸注意到了宋言的异样,忍不住问道:“表弟,你怎么了?”

宋言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没事。”

陈庸又看了他两眼,发现宋言神色如常,才放心下来。

看着欢笑的众人,宋言也是轻轻一笑,心里松了口气。

他赌赢了!

从一开始让耀光对上王家,到今天耀光被逼到绝境后的逆袭,其实都在他的计划当中。

宋言从来都没有忘记,一直有一双神秘的手,隐藏在背后,想要操纵他。

耀光虽然实力不俗,可对上王家,还是远远不足,因此,宋言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通过让耀光和王家火并,来逼迫他背后的人现身!

宋言敢这样计划,自然是有把握的。

首先,从一开始的撺掇张学成来找自己就能看出,这个神秘的力量似乎是想逼着自己离开丰宁,走向外面的世界,尽管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不想宋言滞留在原地,停步不前。

如今,宋言的命运和耀光紧密相连,一旦耀光落败,那么宋言无论如何也不会逃得过王家的清算,所以,如果想要帮宋言,就必须先救耀光。

宋言丝毫不怕那个藏在暗处的人会察觉到自己是在算计他,因为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阳谋。

想要利用我,就必须听我的下来帮我,要不你之前的那些算计和心血就全部白费了!

这就是宋言想要告诉他背后的人的话,直白得丝毫不加以掩饰。

从一开始起,他就没有把王天泽放在眼里,他真正想要算计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藏在暗处的那股势力!

自从离开丰宁起,宋言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对方,哪怕对方并没有展露出敌意,可宋言并不喜欢超出自己掌控的东西,因此,他要抢在对方前面,逼对方先沉不住气,而赌注就是他自己。

也正因为如此,他和王天泽才一直纠缠了这么久,不然的话,就以王天泽的水准,宋言早就送他回京城了,哪还有这么多事发生。

除此之外,宋言还想借助这次机会,看看藏在暗处的这股势力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到底能帮到自己多少,也方便他心里有个数,今后算计起对方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并不比王家逊色,至于强不强,强多少,那就得等今后一点点试探了。

收起心思,宋言伸了个懒腰,表情轻松,他看向还沉浸在欢乐当中的魏一鸣,笑着说道:“事情还没完呢,让新城区那些人开始向老城区那边散出消息,该收网了。”

魏一鸣忍着激动,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办。”

陈庸看着离去的魏一鸣,又看了看宋言,语气感慨,“又让你办成了一件出人意料的大事。”

宋言笑了笑,打趣道:“刚开始的时候你可一点也不相信我能行。”

闻言,陈庸并不在意,反而是注视着宋言,表情似笑非笑,“哦?表弟要不要和我具体讲讲最后耀光是怎么翻盘的?”

看到陈庸这幅表情,宋言就知道,他肯定是猜出了些什么。

要非要说有谁能察觉到蛛丝马迹,那只能是一直关注着宋言的陈庸了。这些年来,是他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宋言,宋言的身边有没有别的陌生的势力出现,他最清楚不过。

而宋言的变化,就始于张学成偷了那笔钱,陈庸对此不闻不问,不代表他不知道,只不过,出于对表弟隐私的尊重,他才没有说而已。

只不过,以他的才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张学成是受人指示呢?

陈庸察觉归察觉,宋言却不打算解释什么,其中牵扯太深,连他都看不真切,贸然让别人知道,百害而无一利。

不过,这样一来,这场持续一个多月之久的算计,终于可以彻底结束了。

思索片刻,宋言对着陈庸说道:“你现在就回商盟,去和董汉林说一声,趁着这个时机,把方明一派狠狠打压一下,不要再给对方留任何机会了。”

陈庸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酒店内。

“咣当”

王天泽狠狠地踹在桌腿上,桌子上的名贵花瓶摔落在地,瞬间四分五裂。

助理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神情慌张。

“刷”

王天泽手一扬,文件漫天飞舞,散落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王天泽表情狰狞,额上青筋暴起。

他忽然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助理,眼神凶厉,“你告诉我,为什么耀光会忽然多出一大笔资金来!”

“这....这.....”助理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够了!”王天泽低吼道。

房间一下子陷入沉寂,只有王天泽沉重的呼吸声在屋子里回荡。

这时——“叮铃铃”

王天泽抬起头,看向助理。

助理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我是王助理。”

“王助理,大事不好了,老城区这边全乱了!”

电话那头十分喧闹,声音十分嘈杂,听起来像是在人群当中打的电话。

助理脸色一白,顾不得王天泽还在一旁,喝道:“镇定!发生什么事了,你说清楚!”

“新城区那边忽然传出来消息,说是和耀光合作,在科技园区打造一片智能自动化基地,商盟那边十分支持!”

王天泽眼前一黑,他抚住沙发,缓缓坐下。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一口气说完。”

王天泽嗓音沙哑,表情不喜不悲。

电话那边的人一惊,显然没有想到王天泽就在旁边,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快说!”看着王天泽越来越暗沉的眼神,助理心一惊,催促道。

“新城区在老城区这边高薪聘请工人,同时还邀请其他厂子参与进来,与科技园区交好的三家厂子带头加入,现在越来越多的厂子想要加入,我们已经压不住了!”

助理身子也是一晃,他强自镇定下来,追问道:“我们投资那么多,他们想走就走?”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随即愤慨道:“我们的投资本来就是为了留住他们用的,签署的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我真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起草这种合同,这不是平白给人家送钱吗!”

“啪”

助理连忙挂断电话,生怕王天泽听到接下来那些不好的话。

他偷偷看向王天泽那边,却发现王天泽的表情诡异,好像在笑,却又好像在哭。

“少爷......”助理咬咬牙,还是走到了王天泽身边,刚想开口安慰他,就被王天泽打断了。

“王助理,我看起来真的那么蠢吗?”王天泽眼神空洞,神情十分麻木。

看到自家少爷被打击成这幅模样,助理心里有些发涩,他赶紧安慰道:“少爷,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只不过对方太狡猾了而已!”

“狡猾......”王天泽神经质般笑了笑,他忽然看向助理,咬牙切齿道:“可是他和我差不多大,我为什么会不如他!”

“少爷......”助理还想说什么,却被不知何时走进来的江管家伸手打断了。

“我来吧。”老人对着助理温和的笑了笑,随即看向失魂落魄的王天泽,“少爷,现在没时间悲痛,老爷让你马上回去。”

听到“老爷”这两个字,王天泽的神情一变,眼中闪过一抹畏惧。

他看了看江管家,见老人表情坚定,就知道自己肯定躲不过家族的惩罚了。

“我和你走。”王天泽艰难的说道。

......“叮”

短信提示音响起。

宋言掏出手机,定睛一看。

信息界面上,一条未收短信赫然在目。

宋言点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们并无恶意,但这样的行为仅此一次!”

叹号极为醒目,看得宋言忍不住微微眯眼。

“我们?”宋言轻轻一笑,将手机重新收起来。

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