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最后的考验

平成的局势随着王天泽的离开而最终稳定下来。

耀光集团经历了与王家的博弈之后,虽然元气大伤,却是打响了自己的名声,原本只是在W省内地位超凡,现在却是逐渐为外界所知,声名远扬。

宋言继续留在平成,监督最后工程的完成。

谭观福和崔永升也不负宋言的期望,在王天泽离开当天给出了自己的设计图纸。

宋言一看,果然是前世的天水大酒店以及小区的建设模板,而二人在交出图纸后也坦言这恐怕是自己这辈子最杰出的作品了,即使之后再创作,也不可能再画出更优秀的作品了。

听二人这样说,宋言也打消了将这两人收入阵营当中的打算。

半个月后,平成这边的局势也暂时稳定了下来。

方明毕竟是商盟的盟主,即使这次在与宋言一方的争斗中落得下风,却也不是说被推翻就被推翻的,这么多年来他所属的派系在平成盘根错节,因此只能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架空他,等到几个月后的领导换届中一举将他拿下。

柳诚家族也在此次行动中获益匪浅,随着平成区域的建设成果初见成效,陈家在W省的地位也日益稳固下来,即使没有陆为先从中制衡,方家也不能轻易挑起争端了,因此,柳家作为陈家的附属家族,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先前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老城区和新城区的厂子基本都加入了和耀光合作的阵营,一时间,平成达到了空前的统一。

而当所有的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宋言便随着一行人来到了耀光。

“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两个月不见,邓天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一副冰冷的外表,眼神犀利,只不过,比起之前第一次见面,现在他与宋言说话的语气明显要柔和得多。

宋言坐在沙发上,表情轻松,他四处看了看,“邓天逸呢?”

“他这些天一直在忙,确实有些累了,正好绥廊那边的景区需要有人看着,我就把他派过去了。”邓天华回答道。

说到这儿,邓天华不禁多看了眼宋言,“那片景区的价值,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宋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问道:“上面又传出风声来了?”

邓天华微微眯眼,目光在宋言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顿了顿,他开口道:“情况基本定下来了,三个月后陆总督调任中央,进入宣传部,至于谁继任他的位置目前还没有消息,不过肯定不会是陈、方两家,新的总督一上任,就会宣布新的文件,正式以平成为核心,成立经济特区。”

宋言微微点头,这一点与前世基本符合。

说完以后,邓天华十指相抵,直视宋言,“现在可以说你的要求是什么了吧?”

宋言轻轻一笑,“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对于你来说不难。”

邓天华不为所动,以他对宋言的了解,越是这样说,恐怕接下来的要求只会越苛刻。

见邓天华毫无反应,宋言遗憾的摇了摇头,不再卖关子,“我的公司要和耀光达成长期的合作关系,关于平成地区的开发,由我们两家共同完成?”

邓天华嗤笑一声,“共同完成?你说的是你的那家农机公司?”

他知道宋言的要求恐怕不会简单,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天方夜谭。哪怕宋言才智过人,可他一家农机公司,如何能够与耀光这种大集团共享开发权?如果面前坐着的不是宋言而是其他人,他早就让人把这乱开玩笑的人赶出去了。

宋言却是十分认真,他表情坦然,“我会成立一家地产公司和农机公司合并,然后与耀光集团签署合同。”

邓天华眯起眼睛,“你认真的?”

宋言耸耸肩,“谁和你开玩笑了。”

邓天华讥讽的说道:“就算你有地产公司,可你就没有看到两家公司之间的实力差距?论出力我耀光出的最多,你凭什么来分一杯羹?”

被邓天华这样指责,宋言也收起了笑意,语气淡漠道:“我只知道邓总答应过赌约,难不成是想反悔?”

邓天华蹙眉,“那股神秘的资金来源到底是不是你?如果真的是你的话,你又何必与耀光合作?”

宋言没有作答,他坐直身子,目光紧逼邓天华。

见宋言不肯透露,邓天华也不势弱,“景区的股份你交出来百分之五。”

宋言嗤笑道:“凭什么?”

邓天华眼神一冷,压住怒意,解释道:“先前与王家的争斗虽然我们取胜了,但同样损失惨重,为了尽快恢复过来,我们拿出景区作为筹码,和其他集团达成合作,如今我们手里也只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了。”

听邓天华这样说,宋言倒是有些佩服他。哪怕先前不知道绥廊景区的价值,可如今上面已经透露消息出来,可在这种情况下,邓天华却依旧舍得抛出百分之三十九的股份,不愧是黑白双子中的领头人,这种壮士断腕的手段,让人钦佩。

不过,宋言是商人,不可能因为私人的情感而影响判断,他语气坚决,“和我没关系,我只要属于我的那份。”

见宋言态度如此强硬,邓天华的表情也冷了下来,他身为耀光的掌舵人,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与王家这种庞然巨物对上都不曾退后丝毫,面对宋言,哪怕知道对方可能背景通天,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让步,“没得商量,我不可能因为我自己一个人而损害整个集团的利益。”

片刻前还谈笑风生的两人,因为利益冲突,瞬间陷入针锋相对当中,两人都是不肯让步,一时间,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而就在这时,邓天华的手机响了起来。

宋言表情淡然,对邓天华隔空对视,十分镇定。

许久——“我答应你的要求。”邓天华忽然说道。

宋言心里一惊,表情却依旧如常,“最好不过。”

“你先回去吧,等集团内部的事情处理完我再通知你。”邓天华下了逐客令。

宋言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邓天华,却没能看出什么异样来,只得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就在宋言离开不久,本该在绥廊监工的邓天逸,却是从办公室的休息室中走了出来。

“哥,你为什么答应他的条件?”邓天逸的脸皱在一起,捧着心口道:“他很明显就是在狮子大开口,只要你在坚持一会儿,宋言肯定会松口的。”

邓天华笑了笑,“我知道。”

“你知道?”邓天逸眼睛一瞪,“那你还答应?”

邓天华向后一靠,眼神深邃,“O省那边的俱乐部传来消息,要开始吸纳新的成员了。”

闻言,邓天逸表情一怔,“终于要开始了?”

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看向邓天华,“哥,你是想让宋言加入?”

邓天华微微点头。

“可是......”邓天逸表情有些纠结,“俱乐部已经五年没有加入过新人了,宋言他行吗?”

邓天华嘴角一扬,“所以我送他一个顺水人情,把平成这块的收益分给他一半又如何?只要他真的加入进去了,咱们现在对他投资,将来会十倍收获。”

“可他行吗?”邓天逸有些怀疑的问道。

邓天华表情淡漠,“这是我对他最后的考验,如果他能通过,那将来......”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因为,看着邓天逸的神情,他便知道,自己的弟弟明白自己想说什么。

果然,在听完邓天华的话之后,邓天逸神情骇然,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宋言,不要让我失望。”邓天华看着宋言先前坐着的地方,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