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功成身退

从耀光离开的时候,宋言还在思考为何邓天华又会那样的异常举动。

他相信,以邓天华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自己是为了有谈判的余地而故意抬高要求。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邓天华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事出无常必有妖,可邓天华所求是什么呢?

宋言回忆了一下,当时的电话那边的人声似乎是外地口音......“南方人?”宋言蹙眉,忽然,前世的记忆在脑海中骤然闪过。

“九八年,南方的大事件,O省的天骄俱乐部的骗局!”

宋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

“原来是准备让我加入他们。”宋言轻笑一声,明白为何邓天华会前后变化那么大了。

无论是九十年代,还是二十年后,华国的经济中心一直都是沿海地区。而众多沿海省份又以O省为最。作为南方最富饶的省份,国内最大的两所俱乐部之一的天骄俱乐部就在O省,而另一所俱乐部毋庸置疑落座于京城,名为太子俱乐部。

俱乐部存在的意义便是将周边地区和经济和人脉整合起来,以供内部的成员使用,是精英人士的集聚地,更是被誉为进入上层社会的最后一扇门,而天骄和太子两所俱乐部一南一北遥相呼应,更是将国内大部分的名人招入其中。可以说,即使你身家过亿,如果你没有加入这两所俱乐部,那么你的社会地位必定不会太高。

所以,说这两所俱乐部掌控了南北的经济命脉,丝毫不为过。

上一世的宋言曾受邀加入太子俱乐部,只不过被他一口回绝了。

为什么会有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就是因为富人们习惯于通过抱团来巩固自身的地位,彼此之间人脉、资源共享,达到利益最大化,前世的宋言虽然看穿这一点,可就是由于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因此性格过于孤傲,这才放弃了令无数人眼热的机会,不过,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这一世的宋言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强大,也比不上集体的底蕴。

正是因为俱乐部背后的潜在利益以及超然的地位,才使得无数人挤破了头想要加入进去。

能加入俱乐部固然非常好,可如果这一切都是个巨大的骗局,那么又会引发多少腥风血雨呢?

对于未来有着清晰认知的宋言自然不会被骗,可想到前世这场闹剧最后的结局时,以宋言的心性都忍不住有些脊背发寒。

“这些不是现在的我应该考虑的,还是想做眼下的事情吧。”宋言摇了摇头,将杂念排出脑外。

距离天骄俱乐部的扩招还有一个半月,巨大的风险背后便是巨大的收益,因此宋言不打算错过这次难得一遇的机会。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整合自己现在拥有的资源。

从他离开家开始算起,过去了也有两个半月了。这两个半月,他一直在奔波中度过。,从来没有休息过一天,不断往返于锦口平成和绥廊,忙的像个连轴转的陀螺。

不过,虽然劳累,但收获也同样丰厚。

首先最大的收获就是绥廊景区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虽然当下不能马上转化成实际的金钱,可在不久的将来,景区就会变成一只源源不断下金蛋的母鸡,到那时股份的价值才会真正体现出来。

其次就是与耀光合作开发平成区,未来几年,平成市将成为W省建设经济特区的桥头堡,甚至在全国范围内都十分有名,能参与到这里的建设,对于宋言来说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最后就是在绥廊的这次改革中赚的盆满钵满的农机公司,如今绥廊的改革也暂时告一段落,前两天刘丰汇报上来的这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上便记载了这次的收获。

整整一千万!

面对着前所未有的业绩,金德利激动得不能自已,每天叨叨着跟对人了,更是恨不得再对宋言表达忠心,生怕宋言会把自己从公司里踢出去。

而随着上千万资金的陆续到位,宋言的资产也达到了重生以来的巅峰。而且,就在昨天,他将之前买入手里的三只股票中的最后一支卖出,净利润就达到了三百万!

去证券公司的时候,接待宋言的还是之前的那个员工,面对宋言,那人的眼睛都红了,甚至顾不上脸面,想要拜宋言为师。

的确,宋言虽然只买了三支股票,却收获了巨额利益。只不过,这三只股票当年可是让无数人扼腕叹息,甚至许多人一度生出退出股市的念头。因此,他的行为不可复制,所以,宋言直截了当的拒绝了那人的请求,拿上了钱便离开了证券公司。

既然有足够的启动资金,宋言也就不再犹豫,他找来刘丰和金德利,简单和他们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后又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等两家公司进行合并之后,一家真正属于他的公司就正式成立了。

峻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看着金灿灿的几个大字,宋言轻轻一笑。

重生以来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他拥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资产千万,同时还在科技园区中任职,拥有绥廊景区的股份,以及绥廊最佳黄金地段的地皮......可以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宋言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一切。万事开头难,如今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根基,将来只会越走越快,实力会越来越雄厚,到时候,无论是仇人,还是隐藏的真相,他都会一一解决。

锦口那边,张震也传来消息,在这段时间的努力下,风投公司已经在锦口小有名声了,相信用不了半年就能达到他们之前定下的目标。

比起两个多月以前,张震的语气中少了一丝冷漠,多了一丝亲近,最后,他和宋言说,不要忘了两人之间的约定。

想起京城,宋言的心也跟着热了起来。

哪里是他前世土生土长的地方,也是这一世一切故事发生的源头之地。无论如何,他都会去到京城,去做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

只不过,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回家。

黑色的奥迪在公路上飞速行驶,宋言归家的心十分急切。

终于,在天快黑之前,宋言赶到了家。

当宋言来到家门口按响门铃的时候,叶婉柔熟悉的面容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看着背着包,风尘仆仆的丈夫,叶婉柔微微一笑,“欢迎回家。”

同时,从她的背后还钻出一个小脑袋来,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儿。

那笑容十分温婉,只一个微笑,就轻而易举的拂去了宋言一身的疲惫。

看着自己的妻子以及女儿,中宋言嘴角一扬,牵起两人的手,径直走进了家,将所有的阴谋和算计都关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