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制砖厂再起风波

回到丰宁后,宋言在家里一连休息了一周,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这一周以来,许多人听说他从平成回来,都迫不及待的登门拜访,想要让他指点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两个多月里,平成市大事不断,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赚足了人们的眼球。不仅引起上面的高度重视,在省内也备受关注。而作为布局者和亲历者的宋言,更是走进了大众的视线里,一时间,宋言的名字为人们所周知。

对于这点,宋言早有心理准备,既然他去了平成,亲自踏入这趟浑水,就做好了曝光在众人面前的准备。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面对宋家和王家两个顶级家族只能是以卵击石,可偷偷摸摸从来不是宋言的性格,与其躲起来被动迎击,不如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占据主动权。

老程来过一次宋言家,和他汇报了一下这两个多月以来钢铁厂的发展,随着钢铁厂的不断扩招和发展,丰宁地域狭小的缺点逐渐暴露出来。之前钢铁厂规模太小还没什么,可在宋言上任后。如今的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如果不能及时想出办法,恐怕钢铁厂的未来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老程向宋言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担忧,同时向宋言介绍了一下自己正在带了技术班,这一期已经有十三位成熟的技术人员,随时可以投入正式的工作。

听完老程的话后,宋言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已经了解。

见又有人来,老程也不再多待,向宋言告辞后就离开了。

看到新来的人,宋言眯了眯眼,没等对方说话,他就率先开口道:“怎么,今天你们是约好了一起来给我找事情做的?是不是觉得我这几天在家太清闲了。”

赵严笑了笑,“看来你已经想到了。”

宋言耸了耸肩,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钢铁厂在丰宁已经发展到极致了,赵县和丰宁情况差不多,你机械厂又能好到那里去。”

赵严咳嗽一声,直接道:“那你给个办法吧,机械厂现在已经开始压仓了,再没有个办法,产品只会越积越多,到时候想要回本都是个问题。”

宋言悠然道:“这还不简单,你把厂子抛出去,问题不就解决了?”

赵严脸色一苦,“你现在腰包鼓了,看不上机械厂这种小厂子了,可机械厂对我来说却是全部,如果没有机械厂,我拿什么当晋升的资本?”

与愁眉苦脸的赵严不同,宋言神情轻松,靠着椅子,双手枕在脑后,“机械厂如果一直在你手里,早晚只会变成烫手的山芋,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脱手,还能捞个好名声。”

以赵严对宋言十分了解,如果没有准确的消息,对方肯定不会这么说,因此,听他这么说,赵严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你有什么消息了?”

见赵严一脸急切,宋言笑了两声,直接说道:“再有三个月上面就会换届,到时候平成区的格局会迎来一次大洗牌,商盟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当真?”赵严不复先前的镇定,惊喜的叫道。

宋言微微一笑,“自然是真的。”

原本只是想找宋言寻求帮助,可谁曾想竟然收获这么大的好消息,赵严脸上满是喜色,他看向宋言,忍不住搓了搓手,“那你觉得我应该把厂子给谁?”

“刘丰,你应该还记得吧?”宋言问道。

赵严想了想,记起来有这么一号人,“之前跟在你身边做事的那个年轻人?”

宋言点了点头,“你把厂子交给他,他现在在平成的峻峰公司任职。”

稍一思索,赵严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玄奥,再次看向宋言时,他的神情有些恍惚,“原来你一开始就打的这个主意,所以才找上我的。”

宋言淡淡一笑,没有解释什么。

平成在接下来会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对此十分清楚的宋言,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将平成区周边所有的市场整合在一起,牢牢把控在自己的手里。

虽然有些震惊于宋言的野心,但得到了答案的赵严依旧十分兴奋,又聊了几句后,他便带着对未来的期望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里,老程应该是听说了赵严这边的消息,也向宋言申请想要把厂子和市里合并起来,宋言本就这样打算的,只不过担心老程和那些老员工会心生抵触,现在见他主动找上门来,便没了顾虑,同意了他的请求。

同时,手里还有空闲资金的宋言还让人去和先前与钢铁厂有合作关系的建材厂进行沟通,看看他们是否有意加入峻峰实业。

平成周边的建材厂大多规模小且零散,见宋言竟然主动抛来橄榄枝,顿时激动得不行,争先恐后的加入到峻峰的阵营中来。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机械厂和钢铁厂以及许多小型的建材厂接连并入峻峰实业公司,峻峰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提升,在平成内也足以排得上前列,距离进军省里的目标也更近了一步。

而这一天,宋言正在家里悠闲的品着茶,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时,柳叶村那边却忽然传来消息。

贾前程回来了!

当叶天朔忧心忡忡的说起这件事时,电话这边的宋言却是轻轻一笑。

终于来了!

原本以为前两个星期对方就会找上门来,没想到对方竟然又拖了这么久,想来应该是平成那边的局势刚刚稳定下来,贾前程不愿意因为这边的事情耽误了正事。

不过,既然和自己对上了,那他的“前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安抚了自家大舅哥几句,宋言挂断了电话,缓缓坐直了身子。

“就剩这一件事了,办完以后就可以安心离开了。”宋言轻声说道。

和叶婉柔知会了一声后,宋言开上车就朝着柳叶村赶去。

......“怎么样,妹夫怎么说?”

见叶天朔放下手机,一旁的陈倩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连忙问道。

村长家的二儿子刚一回家,就听说自己的父亲被叶家的女婿折辱了,顿时火冒三丈,立刻就来到了叶家要讨个说法。碍于对方在市里的地位,其他的村民都不敢出声,他们夫妻二人势单力薄,只能一拖再拖,可贾前程却是放下狠话,今天下午便是最后的期限,如果到时候还不能给出个说法,他就要让制砖厂开不下去。

“他说不用担心,等他来解决。”叶天朔说道。

听丈夫这么说,陈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想起宋言那运筹帷幄的样子,自从贾前程回来后便再没有笑过的陈倩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妹夫不是一般人,他这么说肯定就是没问题了。”

叶天朔轻吐一口气,感叹道:“咱们这边一直不敢松懈,可到最后还得妹夫来救场。”

看着有些羞愧的丈夫,陈倩安慰道:“不要多想,宋言是婉柔的丈夫,和咱们是一家人,不会在意这些的,而且,你也已经很努力了,制砖厂能有今天离不开你。”

听妻子这么说,叶天朔的心情也舒缓不少,他看着窗外,笑了笑说道:“那就等我们的妹夫来扭转局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