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听说这里有人找我?

转眼就到了下午,贾大观一家果然如期来到了叶家门口。

“儿子,宋言应该是赶不回来了。”贾大观踮起脚观摩了一会儿后,对着身边的贾前程说道。

“爹,要我说你就是太多虑了,我弟都亲自来了,宋言就是回来了又能如何!”一旁的贾远方大大咧咧嚷嚷着。

而贾前程就站在两人中间,此时正一脸淡漠的盯着叶天朔家紧锁的大门。

而贾家的身后不远处,不少村民已经围了过来,只不过碍于贾前程在场,因此只能遥遥观望。

“田大爷,我们不去帮忙吗?”有在厂里劳作的村中后生看不下去了,便看向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田生民。

田生民微微蹙眉,“这是他们两家的私事,与我们无关。”

“田大爷,叶大哥可是厂长!”有的年轻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如果不是身边的人拦着,恐怕已经冲了过去。

“对啊,我们既然拿着叶家发的工资,怎么能视而不见!”

“田大爷,你该不会是收了村长的钱吧?”

这话十分伤人,此话一出,饶是田生民心性极好,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恼怒来。

好在村民里还是明眼人说,没等他开口,就有人反驳刚刚那个说话的人。

“说什么呢!田大爷是为了咱们好,无论是叶家还是贾家,那都是有大背景的人,他们之间有冲突,不是咱们这种普通人可以插手的!”

那人明显也是一时的口不择言,听到别人这么一说,也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说的不是别人,而是为村子不计得失付出二十多年的田生民,顿时脸上多了一抹羞惭。

田生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见那人面生愧疚,也不再追究,他看着不远处气势汹汹的贾家,心里十分担忧。

脑海中,那个年轻的身影缓缓浮现,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张笑眯眯的脸。

“叶家女婿,真是好算计啊......”

之前他就提醒过宋言要提防贾家,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无动于衷,本来自己还十分不解,心里留了个心眼,可之后随着制砖厂的建成,自己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事务,渐渐地就淡忘了这件事。

现在看来,对方哪里是不管不顾,根本就是以退为进!

正是因为宋言的不作为,才给了贾家充足的时间准备,同时在这段时间里,叶家才得以聚拢了大量的人心,不说其他,在刚刚就有多少人为叶天朔一家打抱不平?换做之前,以自己在村里德高望重的地位,即使是这些小年轻的父辈和自己说话都得恭恭敬敬。可放在今天,自己竟然被当面指责了!

田生民心里生出几分无力来,整个村子,恐怕只有自己能猜到一点宋言的心思,可宋言的办法更是直接,你不是想要帮村子谋福利吗,那我就给你财务主管的职位,再让你负责制砖厂的大小事宜,你是接还是不接?

这就是赤裸裸的阳谋了,宋言就是抓住了自己对柳叶村割舍不掉的情感,才设下了这样的圈套让自己去钻。

可自己能不接受吗?根本不能,宋言对柳叶村的村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从他毫不犹豫的分走村民百分之七十的利润就可以看出,如果不是自己坚持,恐怕宋言真的会往死里压迫这些村民。

矛盾从一开始就种下了,现如今更是发展到了顶峰,村子里只能有一个声音,不是村长,就是制砖厂厂长叶天朔,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自古就有。

一个是数百年来在村里说一不二的存在,一个是能让全村人跟着受益的人,这两方对上,谁会取胜呢?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田生民更希望叶天朔能赢,贾家在村里作福作威太久了,不仅不能给村子带来什么改变,甚至还压迫村民们。而叶天朔不仅是制砖厂的厂长,可以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他的背后更是有宋言在。想到宋言,田生民的头又是一疼。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局面吗?你还要多久才肯出现?

村民这边的喧嚣并没有影响到贾家父子,看着紧锁的大门,贾大观眉头一皱,对着贾远方使了个眼色。

贾远方早就按捺不住了,得到父亲的首肯后,立马冲了上去,对着大门就是一脚。

“咣当”

叶天朔夫妇二人自然是听到了门口的巨响,叶天朔当场就变了脸色。

“真是欺人太甚!”叶天朔低喝一声,推门就要出去。

“再等等,妹夫还没到!”陈倩死死拉着丈夫的胳膊,不让他离开房间。

“咣当”

又是一声巨响,同时还伴随着贾远方的叫嚣声。

“叶天朔,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当起了缩头乌龟了!”

贾远方的嘲笑声十分刺耳,透过门窗传到了屋内。

“哈哈哈,叶天朔,离开你妹夫你什么都不是!”

听到这话,叶天朔当即挣脱陈倩的手,几步就来到了门口,推开了大门。

“你再狗叫一声试试!”

见大门打开,贾大观一喜,可当他看到叶天朔那赤红的双眼时,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胆怯,竟然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咳咳!”

看到自己的大儿子表现得如此不堪,贾大观忍不住咳嗽一声,觉得有些丢人。

听到背后父亲的声音,贾远方清醒过来,一想到村民们都在一旁围观,而自己却在他们面前出糗了,贾远方脸一红,随即便怒火中烧,他将这笔账全都算在了叶天舒身上,忍不住大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你妹夫呢,叫他出来说话!”

叶天朔气极而笑,“我妹夫也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想起宋言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贾远方一噎,硬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柳叶村地处偏僻,消息并不灵通,因此,宋言在平成大出风头的消息并没有传到这里来,不过,因为宋言之前在全村面前狠狠踩了贾家的脸,因此并不影响村里的人对他敬畏有加。

正当贾远方思索着该怎么找回场子的时候,贾前程却是上前一步,直面叶天朔。

“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见宋言?”

贾前程看起来三十出头,打扮的十分干练,看起来一幅精英的模样。

他看向叶天朔的眼神凌厉,语气却是十分低沉,隐隐间,叶天朔感受到压力扑面而来。

“贾前程!”叶天朔咬牙,一字一句道。

叶天朔和贾前程都是土生土长的柳叶村人,小时候还经常一起玩耍,只不过,从小时候起,叶天朔就一直被对方压一头,因此,在面对贾前程时,他下意识有些气短。

“怎么,才这么久不见,就不认识我了?”贾前程淡声道。

远处的村民看到本来已经占据上风的叶天朔在贾前程出面的一瞬间便被狠狠压制,顿时着急起来。

“怎么办,叶大哥不是贾前程的对手!”

“田大爷,我们还不参与吗?”

田生民也是眉头紧锁,他盯着对峙的两人,不禁为叶天朔捏了把冷汗。

面对着盛气凌人的贾前程,叶天朔情不自禁的攥紧双拳,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

“怎么,不会说话了?”

忽然——“听说这里有人找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瞬间,无论是叶天朔,还是贾家父子,亦或是村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处。

那是一个年轻人,穿着打扮十分得体,面目清秀,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俊雅,同时他的身上又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心生信任。

“宋言......”

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年轻男人,田生民神情凝重,目光紧紧地追随着那个移动的身影。

宋言,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