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踩灭贾前程的野望

早在贾远方第一次踹门的时候,宋言就已经到了。

只不过,宋言想看一下自家大舅哥会如何应对,因此便没有第一时间露面。

一开始叶天朔的应对方式还算不错,用语言使得对方先出现情绪上的波动,从而占据上风,宋言也是看得微微点头,对大舅哥的评价也高了一层。

可随着贾前程的出现,叶天朔便开始一退再退,根本不敢与对方正面交锋,这样一来,局势又重新回到了对方的手里。

看到这里,宋言便知道,自家大舅哥想要堪大用,还需要再磨炼磨炼。

只不过,比起两个月前,这段时间叶天朔出任厂长,能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因此宋言也没有太过失望。

又看了一会儿,眼见叶天朔马上就要抵挡不住对方的气势,宋言便不再继续看下去,出声打断了场上的对峙。

“宋言......”

贾前程眯了眯眼,开始打量起正朝这边走过来的年轻男人,也就是自己的对手。

他敏锐的察觉到,从这个男人现身的那刻起,场上的氛围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自己的父亲和大哥眼中多了一抹忌惮,而围观的村民则更多的是敬畏。

注意到这一点后,心性谨慎的贾前程不由自主的升起几分警惕。

比起贾前程如临大敌的模样,宋言看起来要悠闲的多,他背过手,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踱步,来到了叶天朔的身边。

“妹夫,我......”叶天朔欲言又止,有心想要和宋言解释一下自己没有他看到的那么窝囊,只是因为贾前程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太大,可看到宋言的侧脸时,叶天朔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什么,只得灰心丧气的垂下头,嗡声道:“让你失望了。”

宋言微微一笑,拍了拍大舅哥的肩膀,“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还需要再进步进步而已。”

说完以后,他看向对面的贾氏父子,表情玩味,“就是你们找我?”

贾大观心里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先前在自己家时,宋言就是这样,在自己以为稳操胜券时,给了自己致命一击,现在又看到了对方露出这幅熟悉的模样,他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可看到身前的二儿子,贾大观又觉得底气足了起来,声线也拔高了几分,“宋言,你未经允许,擅自在柳叶村开办厂子,严重损害了村民们的利益,我身为柳叶村的当家人,有义务也有权力让你为此负责!”

看着贾大观那张老脸上满是正气,宋言嘲笑道:“哦?未经允许?经谁的允许?损害村民们的利益?村民们就在一边围观,你大可去随便找一个人问问,看谁会帮你说话,至于柳叶村当家人......”宋言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容,声音低冷,“你也配?”

“你!”

看到自家老爹受辱,贾远方顿时火冒三丈,双眼怒瞪,看向宋言。

贾前程虽然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他的眼神也明显冷了几分。

贾大观却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当然是经过我的允许,村民们也不用去问了,谁知道里面有多少人已经被你收买了!”

看到贾大观这幅厚颜无耻的样子,饶是宋言心性超凡,此时也不禁生出几分火气,他脸色一沉,声音冷了下去,“老东西,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

“哗”

此话一出,无论是叶天朔,还是围观的村民,都是脸色一变。

“这下双方该不死不休了......”田生民喃喃道。

见宋言这样不留情面,贾前程也撕破了伪装,不复先前的镇定,他注视着宋言,语气不善,“宋先生,我敬你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才和你以礼相待,可现在你却不识抬举,几次出言羞辱家父,莫不是不把在下看在眼里?”

“啪啪啪”

宋言拍了拍手,称赞道:“不愧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明明已经气的要死了,发起火来还是一副文绉绉的模样,真是——”

宋言语气一转,神情冰冷,声音如同九幽下的万年玄冰,“真是让人作呕。”

“你!”

泥人还有三分气,更何况在贾前程看来,自己和宋言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被远不如自己的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辱,贾前程也不准备再忍下去了。

“宋言,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的厂子倒闭!”

宋言嗤笑一声,讥笑道:“我不信。

看宋言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贾前程怒极而笑,“好好好!一个区区的镇级企业的厂长,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大难临头都不知道,我今天就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站在他身后的贾大观和贾远方此时也是一脸气愤,“儿子,快让你的下属来查封了他的厂子!”

宋言双手环臂,看着眼前的这一群跳梁小丑,忽然觉得有些兴致缺缺。

配得上做自己对手的,少说也得是王、宋两家的水准,至于贾家父子,只不过是蝼蚁罢了。

“贾前程,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回来就能改变一切了?”宋言淡声道。

贾前程冷着脸回答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

宋言表情淡漠,语气不起不伏,“你一直把我当成敌人,可有没有想到过,从始至终,我都没把你放在眼里?”

贾前程一怔,多年来的官场生涯造就了他极为谨慎的性格,听宋言这样说,他下意识就感觉到事情可能有变。

果然——“给你的局长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你一个小小的科长够不够资格来管我。”

说完这句话,宋言转头看向叶天朔,笑着说道:“哥,咱们进屋吧。”

见宋言两人要离开,贾大观脸色焦急,刚想伸手去拦,就被一旁的贾前程拦下了。

“儿子,这是为何?”

贾前程表情惊疑不定,刚刚宋言的神情太过笃定,以至于他不得不生出几分怀疑来。

难道这宋言还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可来之前,自己的父亲已经和我自己说过他的身份了啊,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别的背景?

忽然,他脑子里灵光乍现。

对啊,自己的父亲也只是个普通的小村长罢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又怎么会听说!

想通这一点后,贾前程的额头上顿时冷汗直流,他隐约间记得,这段时间的平成因为一个人而彻底乱了起来,而那个人的名字好像十分耳熟。

“宋言......难不成就是他!”

贾前程心里咯噔一下,顾不上一旁疑惑地父亲和哥哥,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自己最敬仰的上级电话。

“小贾,什么事?”

贾前程咽了口口水,强压下不安,问道:“刘主任,你听说过宋言吗”

“当然了,他可是平成的大名人,哈哈哈,不是我说你,小贾,你就是太专注工作了!连这些热门的消息都不注意听,这可不行啊!”刘主任哈哈大笑,说道。

贾前程的心已经冷了下来,可他还抱有最后一丝期待,不死心的问道:“刘主任,那个宋言多大岁数?”

“二十五六,比你小不了几岁,怎么了,你出什么事了?”刘主任隐约觉得贾前程异常,出声询问道。

电话里往日听起来和蔼可亲的声音如今听起来却是如此刺痛人心,犹如寒风凛冽,让贾前程浑身冰冷。

看着脸色骤变的弟弟,贾远方即使再蠢,也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劲了,他连忙问道:“弟,怎么了,你上级怎么说?”

贾大观也是一脸急切的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小儿子,生怕他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贾前程心如死灰,他挂断了电话,看向自己的父亲和大哥。

“哈哈,完了,这回什么都没了!”

“什么!”

听贾前程这么一说,顿时,贾氏父子都陷入到惊慌之中。

往昔种种,在眼前一闪而过。从考入大学时的意气风发,到初进官场时的兢兢业业,再到如今的小有成就......“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

贾前程似哭似笑,神情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