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柳叶村事了

“哎哎哎,听说了吗,柳家那个女婿,今天又干了件大事!”

“嗨!你还不知道啊,那个宋言把村长家那个当官的儿子给狠狠踩了一遍!”

“真是大快人心,我早就看村长他们家不顺眼了....”

这话刚一出,就被身旁的人拉住了,同时还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不远处的贾家父子。

本就在柳家吃了瘪的贾家父子回家的路上听了一路村民们的议论,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僵硬,贾远方有心想要和他们对骂几句,可想到接下来自家的处境,顿时又垂下了头。

见到贾家父子这幅窝囊的样子,原本还有些忌惮的村民们顿时放开了声音,无所顾忌的嚷嚷起来。

“怕他们作甚!要我说啊,还是得跟着柳厂长混,这才叫长出息的大事!田大爷就是太老了,怕这怕那的,能成什么事!”

这次再说起田大爷,便没有人阻拦了,毕竟就在刚才,人们刚亲眼见证了一出精彩大戏,相互对比下,田生民的过于保守显然引起了村里部分年轻人的不满。

这些话也传进了田生民的耳朵里,只不过,此时的他也只能苦笑两声,没办法说些什么。

毕竟,宋言想要的就是将村里人的心聚拢到叶家一家身上,为此不惜花费这么久的时间来布今天这盘棋,要是自己这时候再说什么不得当的话,被对方误以为自己是拆他的台,恐怕制砖厂就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想到这儿,田生民不禁叹了口气,本就老迈的脸上更添几分苍老。

自从宋言来到柳叶村起,村子里数十年不变的格局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先是贾家的一言堂被拿下,现如今自己在村里也是越来越不受重视了......不过,这也是好事情,毕竟之前的村子实在是太穷了,穷到村里的年轻人根本不敢离开,否则的话再回来的时候恐怕就见不到这些熟悉的老人了。

如今,随着宋言的到来,制砖厂的出现给村里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让这个垂垂老矣的小村子焕发出勃勃生机。

自己这些年来舍不得离开这里,为的不就是看到这一幕吗?

田生民脸上多了一抹欣慰,先前有些失落的心情也渐渐恢复过来。

自己已经老了,已经帮不了村子太多了,今后的柳叶村还是需要这些年轻的后生们啊!

......叶天朔家。

围在外面的村民逐渐散去,此时临近傍晚,夜幕低垂,喧嚣了一下午的叶家也终于恢复了宁静。

“妹夫,又麻烦你了。”陈倩不好意思的说道。

宋言和叶天朔坐在炕边,听她这么说,宋言还没说什么,叶天朔先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挥手,“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客气个什么劲儿!”

宋言也是笑了笑,“嫂子,别这么客气。”

陈倩和叶天朔这两天一直为这件事烦心,因此连饭都没怎么顾得上吃,如今事情解决了,再加上宋言也在,陈倩当即便杀了一只老母鸡,给宋言和叶天朔做下酒菜。

“这次来柳叶村准备待几天?”

饭桌上,叶天朔夹起一口菜尝了一口,然后对着宋言问道。

“这次回来不全是为了解决贾家的事儿,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

陈倩这时也刚好端着一盘菜走进来,听宋言这么说,顿时也来了兴致,连忙擦了擦手,坐到了桌边。

“说说吧,是什么事。”叶天朔说道。

宋言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哥,嫂子,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发电站已经快要建成了,制砖厂的生意恐怕会越来越难做,对不对?”

叶天朔点了点头,表情也严肃起来,“说的没错,虽然你之前派人和瑞城那边联系过,但是毕竟咱们是小型厂子,又是刚刚起步,根本无力和其他大厂子争夺市场。”

陈倩也是面露忧色,“说起这个,还有一个麻烦,之前刚刚建厂的时候,其他的村民都只是观望,可随着咱们厂子越做越好,不少的村民已经把他们在外的亲戚都叫回来了,现在咱们厂子里的劳力已经远远超过生产了,人力成本太沉重了。”

宋言微微蹙眉,这种村子的人际关系最是复杂,往往每家每户都会沾着点亲戚关系,这样一来,今天张三二舅想来试试,明天又是李四家里想来人,大家都是亲戚,叶天朔和陈倩也不好拒绝。

但是,前世作为大集团的掌舵人,没有人比宋言更清楚,一个集团如果出现沾亲带故的利益集团体出现,就会出现拉帮结派的行为,到时候会非常不利于管理者发号施令。

看来,这个恶人还是得自己来做。

沉吟片刻,宋言坚定道:“以后进厂必须设置门槛,不能谁想进就进,我们的厂子肯定会越做越大,这种行为必须杜绝!”

“这......”叶天朔有些犹豫,他毕竟是柳叶村的人,村里面许多人都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儿时玩伴,真要让他毫不留情面的拒绝,实在是有些难为他。

但见宋言态度坚决,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看自己大舅哥这幅模样,宋言心里叹了口气,叶天朔说到底也只是个淳朴的农村小伙子,对于商场上这些龌龊的事情,想不明白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无论是叶天朔还是自己,都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下定决心后,宋言便不再纠结,他看向叶天朔,认真道:“我想了想,咱们的厂子必须扩大规模!很快就会迎来一次发展的机会,所有没做好准备的企业都会在这次风波里被淘汰出局,咱们厂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也没法抢占先机。我从市里给厂子拨款两百万,嫂子担任酒厂的会计,掌握财政大权,哥你就从你信的过的人里面选一个,让他当保卫科的科长,至于之前的哪两个制砖工人,我会让人把他们找回来,让他们尽快给厂子培养出一个生产科的主任来,他们的技术和经验是目前制砖厂最缺的,而且,只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技术,制砖厂才能长远的发展。”

陈倩有些担心的问道:“田大爷怎么办?他之前可是咬定了要当财务主管的。”

宋言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经过这次的事,田生民应该也会懂我的意思,所以他不会妨碍你上台的,至于销售科的主任....”宋言看向叶天朔,“我对柳叶村的村民了解不多,所以没什么信得过的人,其他人当销售科主任我怕他会在售货渠道上动什么手脚,所以还是得麻烦哥你来兼任。”

叶天朔重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吧,交给我!”

宋言想了一下,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完了,便露出笑容来,“哥,嫂子,厂子就交给你们了!”

见宋言没什么别的话要说了,叶天朔立即端起酒杯,开始灌宋言酒来,宋言也不甘示弱,一杯接一杯的一饮而尽,很快,两人又醉倒在炕上,只剩下陈倩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第二天一早,叶天朔便来到了厂里,向所有的员工们宣布了宋言之前说的话。

随着一条条的计划颁布出来,村民们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到最后,更是有人站出来直接反对。

“叶厂长,之前你开厂子的时候兄弟们可是都支持你来着,现在你们家大富大贵了,就想把兄弟们踢走,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本以为只要这样说,叶天朔就会像之前一样心软,可没想到,这次叶天朔却出乎意料的绝情,反复重复一句话。

“是我妹夫说的,我说的不算!”

作为厂子里最大的控股一方,宋言在厂里说一不二,因此,其他的村民就是再不情愿,也只得乖乖听令,一些想在厂里混吃等死的村民纷纷卷起铺盖卷走人。

而随着市里的资金到位,厂子的改造也稳步开始了。

一星期的时间转瞬即逝,看着日益壮大的制砖厂,宋言缓缓伸了个懒腰,表情轻松。

“最后一件心事也完成了,接下来,要开始下一步计划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