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各方云动 抵达O省

京城,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都,这里有千年岁月遗留下来的不朽痕迹,也有新时代的春风吹过满城。

南有昆海,北有京城,这就是如今华国的格局。

而在京城中,有许多古老的家族,他们从百年前便扎根这里,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如今更是成为了京城中极具话语权的势力,各行各业的领导人都有他们的成员,家族实力之强盛,无需多言。

在众多家族中,有那么几个家族,有着更加超凡的地位,他们横跨多个领域,势力遍布全国,是华国当之无愧的霸主。

这几个家族分别是赵孙宋王、东方欧阳,以及在十年前被迫离开京城,远渡大洋的北家。

而王家,即使在这些顶尖家族中,也足以排在前列。

可以说,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王家的子弟们完全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在祖辈的余荫下,享受着无人敢冒犯的生活。

原本王家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这种认知,却在他们的二少爷归家的那一刻被打破了。

王家大院的祖堂内。

王天泽低着头跪伏在地上,脸上满是汗水,眼中闪烁着不甘。

“知道错了吗?”

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王天泽抬起头。

他的父亲王卫阳,端坐在茶椅上面,凝视着他。

这套茶椅是由百年金丝楠木打造而成,是和祖堂同时建造的,而这把椅子,正是王家的家主座椅。

王卫阳一身黑色唐装,手里把玩着一串古董文玩,看起来十分有年头了。

王天泽咬咬牙,“孩儿知错了。”

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了,因此,话刚说出口,声音极为沙哑,同时身体还传来一阵阵剧痛,不过,即使是这样,他硬是咬紧牙关,撑了下来。

因为他最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所以,他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

果不其然,面对着已经脸色苍白的儿子,王卫阳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同情,反而露出一丝笑意,“不错,有进步。”

王天泽昂起头,尽管汗水已经模糊了双眼,但他依旧能看见自己父亲那副冷酷的模样,好在,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

“父亲这次来,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王天泽倔强的样子被王卫阳尽收眼底,他敛起笑意,脸色重归平淡,声音平淡。“因为你在W省的失败,让家族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机会,现在家族里已经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不过全都被我压下了,但是你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不付出代价的,你是我的儿子,我可以为你做一些事情,不过,你也要拿出相应的成绩来向我证明你有这个价值。”

王天泽脸色铁青,他低下头,咬牙道:“我明白,父亲。”

王卫阳没有在意他的反应,自顾自的说道:“你的大哥最近又得到了上面的赏识,很快就会再次晋升,即使你没什么作为,也不影响我们这一脉在家族中的地位,不过,你应该知道,你大哥可对你这个窝囊弟弟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想和宋家那个废物宋二少一样拖家带口的被赶出京城,就拿出点像样的成绩来。”

说完这些后,王卫阳站起身,朝着祖堂外走去。

“O省那边传来消息,天骄俱乐部要开始招新的成员,天骄俱乐部一直是我们太子俱乐部的劲敌!南北之争这么多年一直十分严重,我们也没有机会往对方那边埋下眼线。不过这次天骄俱乐部放出话来,所来之人,皆能参与,没有地域的限制......去吧天泽,这是我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你自己把握时机,等到时机成熟时,你代表王家去O省,切记,不可落了我王家的威名!”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王卫阳的声音咬的很重,显然,不光是家族里的人,他自己对王天泽在W省的表现也十分不满意。

待王卫阳走远后,王天泽才缓缓抬起头来,一张俊逸的脸庞此时已经铁青无比。

“O省,天骄俱乐部......”

想起王卫阳那丝毫没有亲情可言的眼神,王天泽死死咬紧牙,心中下定决心。

这一次,他一定要代表王家夺得胜利,让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

忽然间,他记起来O省距离W省并不远,这样的话,是不是宋言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想到这儿,王天泽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宋言,你最好别来淌这趟浑水,否则的话,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与此同时,除了王家,其他的各大家族也通过自家的消息渠道得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原本沉闷死寂的京城,因为一个消息,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各方势力纷纷让自家最优秀的子弟做好准备,一旦时机成熟,这些大家族的种子们便会远下南方,去为了利益厮杀。

而这时,一个家族的举动,却和其他家族格格不入。

“哥,咱们孙家应该怎么办?”

孙家家主孙满信看着向自己发问的弟弟孙满然,有些头疼。

他们孙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丁火却一直不旺,这么多年来,家族第三代中也只有孙不二这一只独苗。

“二弟,你又不是不知道不二的性子。”

想起自己那个不省心的侄子,孙满然也叹了口气,“那这次我们就不参与了?”

孙满信虽然有些不甘,可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

见自己大哥也无能为力,孙满信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孙家双杰,却被一个小辈弄得头疼不已,不得不说,孙不二也算是有本事了。

就在京城这边各方势力纷纷行动起来的时候,宋言已经无声无息的到了O省。

飞机穿过重重云层,落在了O省的机场。

“各位乘客,此次航行已经结束,请各位乘客解下安全带,带好随身的行李,有序离开机舱。”

喇叭里,空姐温柔的提示音不断在机舱内重复,宋言背好自己的包,跟着人群下了飞机。

出了机场,看着四周的高大建筑物,宋言啧啧不已。

O省不愧是沿海各省中最富饶的省份,昆海作为O省的省会城市,看起来比锦口要先进不知多少。

走在宽阔的马路上,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宋言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报出地名后,他便专心欣赏起风景来。

司机见宋言自己一个人,便和他搭起话来,宋言一边和司机聊天,一边在脑海中推演着此次的计划。

司机是本地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南方口音,十分热情。

在和司机聊天的过程中,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一眨眼就过去了。

到了地方后,宋言结付了车费,便下了车。

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会所,宋言惬意的伸了伸腰,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不过,我的到来,应该会让这场大戏更精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