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如今形势

夜已深。

来到门口后,保安伸手将宋言拦下,宋言早有准备,将事先在邓天华哪里得到的邀请函拿了出来。

保安看到金箔烫字的邀请函三个大字后,态度立马转变,毕恭毕敬的邀请宋言进门。

进入会所后,看着会所内极尽奢华的装饰,宋言啧啧的咋了咂舌,有些感慨。

走过长长的走廊之后,在前面的尽头左拐,宋言来到了会所招待客宾的大厅,大厅灯光闪烁,花团锦簇,长长的红地毯一铺到底,数不尽的名胜文画挂在墙壁上,餐桌上面则摆满无数山珍美味,其中更是有许多外界难得一见的名贵食材,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一眼看去,都让人胃口大开。

此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来客,各个都衣着华丽,手里摇晃着红酒杯,三五个人聚在一起,互相攀谈着些家族的现状,表情有的骄傲,有的则有些黯淡,显然是在和别人的比较之中落得下风,从而陷入到自卑和自我怀疑当中。

平日里,这些家族们的贵公子都在只在自家的地盘作福作威,一下子环境忽然变得不一样了,周围全都是和自己地位相当的人,一时间,这些富少小姐们还有些不太适合。

不过,攀比之余,这些富少们也在为俱乐部的这次大手笔而啧啧称奇,先不说天骄俱乐部用来吸引各大家族的噱头,光是将这些分散在南北各地的家族子弟凝聚在一处,就不是一般的俱乐部可以做得到的。

可以说,整个华国,也只有太子和天骄这两家俱乐部有这样的号召力。

宋言的到来引起了一些人的主意。无他,宋言的衣着打扮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同时,他身上那种清冷脱俗的气质,更是让他无论身处何地,都会变成场上的焦点。

W省和O省毗邻,因此,在场中的家族子弟中,一些出自O省本土以及W省的都一眼认出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而不认识宋言的人,也是纷纷和身边的伙伴们打听起此人的身份来。

能成为一个家族的代表,光有外表可不够,无论是心性还是手腕,都不容小觑。因此,在场上突然冒出来一个陌生的新人起,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宋言的身上。

“钱兄,这个新人是谁啊,你可认识?”

“我也不认识,应该不是北方圈子的。”

“难不成南方的那帮家伙里又出了个了不得的新人?”

来自北方家族的子弟们此时聚在一起,对着宋言指指点点,眼中满是探究。

如果宋言真的是南方的新秀,那么这次的格局,恐怕又要发生变化了。

而南方家族的子弟们,也是相互打听,其中来自W省的子弟们便一口道出宋言的身份。

“他不是什么家族子弟,但是此人心思深沉,不能小瞧了他!”

其他的人听到前半句后,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至于后半句话,则被他们下意识忽略掉了。

“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也敢和咱们争?怕不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哈哈哈,就是就是,都说他们W省没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家族,一个不知道从哪个穷乡僻壤冒出来的乡巴佬,也值得我们小心对待,他们以为这小子是那两位?”

说到“那两位”时,说话的人明显声音小了一些,脸色也不复之前的傲慢和嚣张。

好心提醒众人却反被嘲讽,来自W省的子弟们都是一脸愤愤,只不过,对于宋言的事迹,他们早就耳熟能详,因此,他们心里都是暗暗窃喜,期待到时候这些人小看宋言的人会吃了他的大亏。

这些人议论的声音并不算小,因此都被宋言听入耳中,只不过,对于这些人,宋言并未把他们放在心上,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寻找来自京城的人身上。

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京城的人,宋言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不怕和这些大家族的人对上,但是如今他初来乍到,贸然让自己陷入众矢之的的局势并不利于接下来的发展,而且,他此行的最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个。

场上的讨论声十分刺耳,见宋言一声不吭,这些平日里便目空一切的少爷们更加猖狂,声音越来越大,说起话来也愈发口无遮拦。

“看这个乡巴佬,从乡下来到大城市之后,都害怕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哈哈哈,真是好笑!”

“害怕到说不出话”的宋言表情淡漠,径直来到餐桌前,端起桌上准备好的食物,开始吃了起来。

他赶了一天的路,此时早已饥肠辘辘,因此,吃起俱乐部准备的食物来,更加觉得美味。

宋言并不打算和这些人起什么冲突,非是他胆怯,而是他知道,要不了多久,这些洋洋得意的富少和小姐们就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变得一无所有。

二十一世纪之初,国内的环境会迎来一次大幅的变动,到那时,这些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背地里早已千疮百痍的家族都会遭到清洗,而这些啃老的人,一个都不会幸免。

至于他们口中的“那两位”......宋言轻笑一声,三个人名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些家族子弟所说的正是这次俱乐部新招成员中最有希望入选的三人中的两位,分别是庞家的庞子晗以及萧家萧天睿。

这两个人都来自南方家族势力,而另一位,却来自当年京城最传奇的家族北家。

北子轩!

只不过,相较于庞子晗和萧天睿,这位的支持率可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低的可怕。

南北之争,从数百年前延续下来,早就融入到每个家族的血脉当中。因此,这些来自南方家族的子弟,更愿意去相信并支持同样出自南方的庞子晗和萧天睿,而不是北家大少。

不仅是他们,就连同为北方势力的家族子弟们,也对这个被赶出大陆的北家信心不足,因此,这样一来,这个北家大少竟沦落到无人帮助的境地。

想到儿,宋言嘴角扬起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这些富家子弟们恐怕到死也不会知道,就是这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北家大少,才是主导本次骗局的最大幕后黑手!

只不过,宋言可没有闲心去提醒这些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见无论怎么挑衅,宋言都无动于衷,慢慢的这些人也失去了兴趣,也开始继续聊起天来,只不过,自从提到庞子晗和萧天睿后,这些人的心思便明显不在场上了。

这些人虽然狂妄自大,但心里也清楚,这次俱乐部招人,大概率只会在这三个人里面选择一位,而他们,则是被当成太子侍读,一同陪跑罢了。

因此,他们的家族把他们派来,更多的只是想对他们进行历练,并不指望他们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大厅里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此时已经临近十点,这些子弟们也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多小时,之所以还没有离开,只是在等那几位种子选手的出现。

就在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时候,忽然——“来了来了,萧家和庞家的两位少爷来了!”

此话一出,原本已经变得沉寂的大厅再一次吵闹起来,所有的公子和小姐们纷纷看向大厅的入口处。

宋言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饶有兴致的抬起头,看向众人目光汇聚的地方。

他的表情十分平静,并没有被场上骤然变化的氛围而影响到,看着入口哪里的方向,宋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棋子挨个进入棋盘,接下来就该布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