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开始行动

地皮底下有陵墓,这代表着了什么?

拿一个例子列举,八十年代时,在H省就出现过类似的状况,当时的哪位商人是珠宝商,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毅然决然的将全部资产投入了地产行业。

以这位商人的实力,自然力压群雄,很快就拿到了那块地皮,就在他踌躇满志,准备开启自己的房地产生涯时,噩耗却忽然降临。

原来,周边的村民在自家种地时挖出了一块金印,印章上面有着具体的年代,老汉没有多想就交给了当地的博物馆,结果当专家拿到金印的时候,瞬间便激动了。

紧接着,上面便成立了专家组,来到了那块地皮,进行当地勘探。

结果不出意外,地皮的下面存在着一片巨大的陵墓,而这块地皮也被国家征用,可怜的珠宝商刚刚一只脚迈进地产行业,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这次俱乐部竟然拿出一块这样的地皮来吸引大家去争夺厮杀......俱乐部是什么目的?

庞子晗惊疑不定的看着宋言,心里满是困惑。

他是怎么知道的?

宋言微微一笑,“庞少爷,这种事我没必要骗你,我相信你也有自己的渠道,你完全可以让人去查,只不过这样会耽误一些时间罢了。”

庞子晗淡淡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只要能确认消息是真,这点时间我还等得起。”

话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宋言将杯中的茶水喝完后便站起了身。

庞子晗挑了挑眉,看向宋言。

“庞少爷,这件事情的真假关系到我们的合作究竟能否实现,所以在你没有得到结果之前,我再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而已。”

庞子晗默然不语,不过,事实也的确如宋言所说,这件事事关重大,一牵扯太深,一旦属实,俱乐部的名誉将会遭到很大的冲击。

但俱乐部里的那帮老谋深算的家伙不会不清楚这点,这样的话,在明知会蒙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还要这样做,是不是背后还会有什么令俱乐部甘心冒险的利益呢?

庞子晗脑中各种思绪缠绕在一起,一时眉胸口有些烦闷。

这种事情超出掌握的茫然令他十分不适应,也很反感自己这种油然而生的无力感。

见庞子晗这幅模样,宋言仿佛并未察觉,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庞少爷,那我就先走了。”

庞子晗回过神来,见宋言要走,忽然记起此人的身份,连忙起身相送。

“宋先生慢走,今天庞某身体有些抱恙,就不多留你了。”

宋言微微一笑,朝着庞子晗点了点头,便推门离去。

宋言离开不久,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女人便走了进来。

看到盘坐着的庞子晗,女人表情淡然,“刚才那人在会所里逛了逛就离开了。”

庞子晗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女人想了想,问道:“需要派人盯着他吗?”

“多谢璇姨,只不过被他发现就不好了。”庞子晗开口道。

刚刚与宋言的对话在脑海中一一闪过,最终定格在宋言笃定的笑容上面。

庞子晗有了自己的打算,他沉吟片刻,望向这位醉竹轩实际上的老板,“璇姨,我想托您办件事。”

女人挑了挑眉。

“子晗,现在就动用人情的话,伟平那边不会同意的。”

庞子晗解释道:“我并非要现在和萧家对上......璇姨,我想让你去打听一下南城那块新地皮。”

女人表情缓和下来,却还是有些不解,“子晗,庞家的根基不在O省,你这是......”

看着刨根问底的女人,庞子晗有些无奈,不过,这位璇姨和自己父亲庞卫平是旧识,也是看在自己父亲的份上才对自己态度友善的,否则,以这女人在O省的地位,根本没必要亲自面见一位来自外地的家族子弟。

不过,庞子晗不可能把事情透露给对方,因此,他沉吟措辞片刻,才开口道:“璇姨,我是想着和俱乐部能有个交好的机会,这件事只是我自己的私人请求,并不是我父亲要求的,您可以拒绝。”

庞子晗一脸真诚的看着女人,光从表面来看,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是在说谎。

只不过,女人本就不是普通人,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强自镇定。

女人露出了一丝笑意,“小家伙,你在骗我。”

庞子晗一怔。

看着女人脸上似有似无的笑意,不知为何,庞子晗的后背上忽然渗出了冷汗。

他忽然意识到,由于刚刚和宋言的谈话信息量太大,他的状态一直比较恍惚,因此,在女人进来到现在,他一直有些松懈。

只不过,这女人可是名震O省的女罗刹,外号竹叶青的聂雨璇啊!

想到这儿,庞子晗的冷汗更加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如果被她猜出来些什么,从而在中间插手,那宋言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卖了他?萧家那边又会如何?

不过,想到自己父亲和这位璇姨的交情,庞子晗强自镇定下来,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璇姨,我说的是实话。”

聂雨璇勾了勾唇角,一张本就貌美的脸庞瞬间绽放出明亮的光采,一时间,连心里十分不安的庞子晗都有些看呆了,只不过,想到聂雨璇的实力,他连忙恢复了平静。

“咯咯咯”

聂雨璇抚唇轻笑,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眯在一起,“小家伙,虽然你骗了我,不过我愿意帮你这一次。”

原以为会被拒绝的庞子晗有些惊讶的看向对方。

“没办法,谁让我最爱投资年轻人呢!”

聂雨璇转过身摆了摆手,玲珑有致的身体包裹在墨绿色的旗袍之下,摇曳的背影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小家伙,明天给你消息,安心等着吧。”

说完这句话,聂雨璇便离开了这里。

一时间,房间里又只剩下庞子晗一个人。

看着空旷的屋子,庞子晗松了口气。

忽然,他发现,不知何时,他的后背已经彻底湿透了。

脑海里,聂雨璇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以及宋言那双淡然的双眸不知为何慢慢的竟重合在了一起......聂雨璇很守约,在第二天的下午,庞子晗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传来的消息。

看着信息上的几行字,庞子晗表情变化莫测,有惊讶,有迷惑,也有畏惧,也有释然。

最终,他关掉信息,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嘟嘟嘟”

电话接通。

“庞少爷,想好了吗?”

宋言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自信,似乎根本不怕庞子晗会拒绝。

实际上,如今的庞子晗,也的确没有了任何怀疑,也根本不会拒绝这唾手可得的机会。

他咽了咽口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就按照你说的那样,明天就开始行动!”

“合作愉快。”

宋言的声音十分愉快,通过电话传了过来。

挂断电话后,庞子晗看向茶几上那份昨晚送来的文件,上面写着宋言的计划。

想到上面的内容,饶是庞子晗心思沉稳,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这次,我看你萧家怎么赢!”